<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三十七章 趁手的工具
    足足两担盐,一共二百几十斤,筐里的盐都很细碎,这说明岩盐的质地接近食盐,而不需要做太多的处理。

    朱达极少在父亲脸上看到这样的惊喜之情,每个人得到一大笔意外财货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惊喜,尽管总数并不多,可对朱家这样的贫苦人家来说就很多了。

    向伯同样喜意满满,贩卖私盐说起来很大,可只做一个村子的买卖就是小本生意了,现在有机会把这个生意的规模翻上一倍,怎么可能不高兴。要知道,他能拿下邻村的生意,而且还不需要进货的本钱,一来一去,这利润就大了。

    看着两位长辈的喜悦,朱达心里却有几分惭愧,自己枉有那二十几年超越时代的见识,能帮上家人和师友的却很少,钓鱼都说不上超越时代,也就是这岩盐的找寻占了些。

    自己在小学、中学、大学的课内课外所学和见闻,在那个时代算不得什么,人人皆知,但在这时代却价值千金,可价值千金不代表随时能换来真金白银,甚至还有巨大的风险,对贫苦军户来说有了发财的点子甚至赚到了钱,都是“小儿持金行于闹市”,非但不能改善,反而会招来大祸。

    朱达考虑的很周全,当年在福利院那么差的环境下,那么少的支持,都可以考上还算不错的学校,并且顺利入职,在这个时代,这么凶险的环境下,他自然要更加谨小慎微。

    “朱家小哥,你先回去歇着,晚上还得出来巡逻,这边让孩子们忙活就好。”经历过这件事之后,两家的关系已经亲近许多,毕竟有共同的利益和保守共同的秘密。

    父亲朱石头笑着答应了,又叮嘱朱达说道:“别偷懒,要听你师父的话。”

    朱达能看出父亲的心情不错,更能感觉到父亲不那么小心畏缩,性格舒展开朗了些。

    等人一走,向伯就让朱达和周青云停了练武,从库房里拿出锤子和碾子,三人要先把岩盐粉碎成颗粒,不然没办法按照份量贩卖。

    “这盐货成色不错,一镐头下去就碎开好多块。”向伯也很兴奋。

    筐里的岩盐没有太大的碎块,拳头大小的比较多,在岩壁上的时候看起来是灰白色的,但敲碎这般大小的时候就成了半透明的晶体模样。

    看到这个样子,朱达放心下来,这种他很熟悉,那些年餐饮业很喜欢搞某某地岩盐的噱头,说是更纯更有某种风味云云,当然,这岩盐不会比经过工业加工的盐更纯,所谓的“风味”则是因为杂质,无非为了迎合富裕起来的人们追求“自然原生态”的扭曲心态。但这种岩盐的含盐度已经足够了,到了可食用的程度。

    至于有毒与否,山羊吃了没事,山洞周围看不到什么鸟兽尸体,这就足够说明盐的安全。

    盐块比较脆,很容易敲碎,这也是食盐的特质,朱达和周青云处理起来并不吃力,用了一个时辰左右就全部碾碎。

    向伯把四筐粗盐里外取了几小把,又是仔细验看,嘱咐他们两个不要耽搁练武,自顾自的出门,等到晚饭时候朱达才知道向伯拿几把盐来了自家,缠在喂鸡的饲料里喂鸡,还答应如果鸡吃坏了他会赔。

    看来对山洞弄下来的岩盐,向伯心里没太有底,一定尽可能的证明安全才去卖。

    晚上向伯带着村里的民壮巡逻值夜,他打发周青云来朱家过夜,还叮嘱说道:“真要有什么事,你们两个小的只管跑,边跑边打,别近距离纠缠,别人以为你们是夜瞎子看不见,却不知道你们能看见还能射箭。”

    朱达的父亲朱石头也拿着家里的长矛去巡夜,周青云把弓箭和短刀都带了过来,现在朱达能用的铁制兵器还是那把匕首,不过他也给自己削出一根五尺长的木矛,按照自己的法子处理烤制过。

    弓箭木矛匕首短刀都放在院子里,等到睡觉前得个空子弄到炕边,不然让朱达的母亲看到,肯定会惊慌担心。

    两人忙碌了一天,吃过饭后也没有耽误,脑袋沾上枕头就昏睡过去,本以为这么睡到天亮,可半夜时分被狗的狂叫警醒,然后是梆子声和人生呼喊,两个人刚摸起兵器来,狗叫声就停了,就听到有人边走边喊道:“无事了,无事了!”

    经过这么一闹,谁还能睡得安稳,就这么到了天亮,早饭时候,朱石头拽着向伯一起到家吃早饭,现在两家绑在一起,这也是应有之意。

    “还多亏村里养了几条狗,昨夜里狗突然叫起来,大伙都知道外面不对,可没几个能看清楚的,只能聚在火把跟前。”向伯闷声说道。

    大部分的村民夜间都看不清楚,贼兵们油水什么的肯定更足些,真要夜间杀进来,村民青壮一来没经历过战斗,二来看不清楚,肯定会吃大亏,昨夜那局面朱达也能想到,估摸着贼兵靠近,被狗发觉,然后又看到了村内的火把,听到了梆子声,贼兵能不能打不好说,但肯定怕麻烦,所以才迅速离开。

    整夜未睡的向伯脸色不太好,年纪大了熬不得夜,他面色阴沉的说道:“这局面不太妙,现在有两个可能,要么贼兵能打,一夜活动二三十里,要么贼兵就在这附近,咱们这几个村子贼兵来了几次!”

    贼兵躲藏在暗处,夜里劫掠各处村寨,可最近这些日子,白堡村发现异常就有三次,邻村下马村则是被突入血洗,虽然其他处也有消息传来,可这边未免来的太多了,所以向伯才有这般结论。

    这些话让屋中气氛立刻凝重不少,向伯很快吃完,闷声说道:“上午你们两个小子自己练武,我要去补觉,午饭叫醒我,下午去下马村问问卖盐的事!”

    说到这个,屋子里的气氛轻松欢快许多,刚才忧心忡忡的朱家夫妇脸上浮现笑容,向伯伸手摸了摸朱达的脑门,笑着说道:“有这么一处,三年我不用从上家进货了,这钱财都是白得的。”

    朱达的父母跟着笑出来,朱达咳嗽一声,看着向伯说道:“师父,上家的盐还是要买的,不然他们就发现不对了,咱们可以少买点多卖些!”

    屋子里一静,向伯立刻反应过来,用力拍了下朱达的肩膀,粗声说道:“师父我白活了几十年,居然还没你想的清楚周到。”

    说完却把脸板起来,故作严肃的说道:“这几天老汉不在,你们两个小子可不能偷懒,到时候我可是查的出来!”

    朱达和周青云连忙答应,向伯笑着走出门去,朱达的父母双亲表情复杂的看着自家儿子,脸上也有笑容。

    上午练武,朱达和周青云都不敢松懈,做好午饭,把向伯叫醒,一起吃完后,向伯背着二十斤盐出门,两个人这才拿着鱼竿奔河边跑去,这是第一天用鱼竿,就没有去喊李家兄弟一起。

    等到了河边之后,把野菜汁和杂粮饼碎屑做成的饵料放在钩上,然后甩出鱼线开始钓鱼,有钓竿的帮助,就可以在河流水深处捕鱼了,那边的鱼肯定要比河边捕鱼坑的肥大很多。

    向伯带回来的钓具部件中,竹竿是杂货铺里的存货,用得人不多,但时常要用,所以有备货,反倒是生丝缺货,向伯带回来的是桑皮线,这线也足够细足够坚韧,至于浮漂,朱达用了根细树枝代替,至于铅坠反倒容易弄到。

    这钓具很简陋,但却是个很标准的工具,再简陋的工具也比那种看天吃饭近乎原始的捕鱼坑要好用。

    实际上,效果好的出乎意料,钩甩过去没多久,鱼漂就开始上下浮动,甚至不用看鱼漂,朱达都能从鱼线鱼竿传导到手上的力度感觉到鱼咬钩了!

    没有渔线轮等部件,这简陋的鱼竿很多事做不到,只能用人的动作配合,朱达顺着传来的力道向前走了两步,鱼线绷紧,鱼竿弯曲,他顺着这么一走,鱼线略松,鱼竿也绷回来,在这个时候,朱达猛地抬起双臂,扬起鱼竿,看着一条大鱼被钓出河面,直接甩到了岸边河滩地上。

    周青云一直全神贯注的盯着,突然这钓鱼出水,让他激动的哇哇大叫,却没有反应过来该干什么。

    “你傻了,快砸鱼!”

    鱼很大,近二尺长,也很肥壮,落在河滩上就开始拼命蹦跳,眼看着就要回到水中,好在反应过来的周青云动作很快,一棍子狠狠的砸在鱼头上,鱼立刻不动了。

    无论钓鱼的朱达,还是砸鱼的周青云,都是仓促间爆发,确定收获之后,两个人都是喘了几口粗气,对视一眼,忍不住大笑起来。

    “大鱼,真钓到大鱼了,这法子好用!”周青云几乎是跳起来吆喝。

    “不是好用,是这边好钓,鱼都没人碰,太多了!”朱达笑着回答,任谁都会因为收获喜悦。

    正在这时候,听到身后有人说话:“两位小兄弟!”

    朱达和周青云都是愕然回头,钓鱼时候太专注,刚才又是高兴忘形,根本没留意到有人靠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