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三十五章 骑兵过来了(33章漏传,大家记得看)
    看到山洞之后,向伯停下了脚步,满脸疑惑,但他也注意到了朱达脸上的笑容和放松。

    “这里有盐?盐不是海里和湖里出来的吗?”向伯开口问道。

    大同这边盐货来源有两处,明路上是长芦盐场的海盐,还有一路则是来自塞外,蒙古部落控制的盐湖也出食盐,会有少部分进入大同,这两种是向伯知道的,但他从不知道山洞里还有盐。

    山洞不高,向伯就要弯腰才能进入,在进去前,大家又把兵器什么的拿出来,因为在山洞口蹄印爪印可不止是羊的。

    到现在朱达也不敢给出确实的保证,他弯腰进了山洞,里面的气味并不好闻,动物可不会讲什么规矩,但朱达根本不在意这些,他的注意力在山洞岩壁上,借着外面的光芒能看到岩壁闪烁着晶莹的光芒,朱达靠上去,用舌头在岩壁上舔了舔,咸的!

    “有盐!这里有盐!”朱达大声说道,在山洞中声音格外大。

    向伯弯腰进来看了几眼,也学着朱达在岩壁上舔了下,但没有立刻下结论,反而走出山洞鼓捣一会,弄了根火把进来,昏暗的洞内顿时亮了起来。

    洞内的岩壁并不是寻常的岩石,而是灰白色,看着倒像是品相不同的汉白玉,四壁经常被动物舔舐的区域很平滑,但够不到的区域很像是凝固的液体。

    向伯抽出刀来试着砍了几下,碎屑掉落,他拾起又是品了下味道,点点头说道:“这盐不差了。”

    “是不是有点不纯......”朱达念叨了句。

    “回去碾碎了用水泡过再晒,就能出好盐了!”向伯闷声回答,边上的周青云则是目瞪口呆的状态,他根本不理解为何山洞里有盐。

    向伯神色复杂的看了眼朱达,摇头说道:“那人还真是什么都教给你,我这个师父能教你的还真不多,你怎么知道这边有盐的,这里我和青云路过不知多少次,从不知道里面有盐。”

    “师父那里说话,那野道人没准有什么别的心思,他说鸟兽都要吃盐,而且鸟兽有灵性能找到有盐的地方,往往是山洞里面,禽兽能吃,人也能吃,我看张家那头羊总是朝着山里跑,就想到了这个,今天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碰上了。

    在那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朱达先知道的是山西有盐矿,有些矿脉会外露,外面的会被开采,但山洞中的很难被发现,山中野兽往往会靠这个来补充盐分,野外旅行中他自己没有遇到,却听别人讲过见闻,其中有补充盐分这一项,“别处要多喝兽类的血,因为里面含有盐分,在山西的话,进山多找找山洞,这边外露的盐矿不少”。

    这些事朱达没有太深的记忆,当年他野外旅行都准备充分,不存在缺盐的状况,可在这个时代,盐是一种紧缺商品,穷苦人家都是节省使用,私下贩运还能发财,这些见闻不断提醒着朱达,让他越来越多的想起和回忆。

    动物定期去某处补充盐分的逸闻朱达听过多次,但一直想不到这里去,但这次向伯提到缺盐,正好和这件事撞在一起,让朱达联系了起来。

    不过他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岩壁上的盐这么明显,如果含量不怎么高的话,那想要取得就很麻烦了。

    “谁能想到这里有盐?”向伯一边念叨一边摸着岩壁,不过他没有沉浸太久,拿过朱达的匕首在岩壁各处都刮了些粉末下来,放在口袋里小心放好,然后没有耽搁,带着朱达和周青云向山外走去。

    距离太阳落山还有段时间,而且他们所在的位置没有太深入山区,可因为山脉遮蔽阳光,周围已经很昏暗,山坡树林,偶尔响起几声鸟叫,显得格外阴森。

    “快走,以后再来得一大早出发!”向伯催促了句,带着两个少年快步离开,走的时候还特意叮嘱朱达和周青云,每走十几步就要回头和四下张望。

    这一路其实都很顺利,羊的蹄印没有被雪掩盖,没费什么周折就找到了山洞,更幸运的是,山洞里的盐纯度不差,不过向伯没有丝毫的大意和松懈,周青云也绷得很紧,他们两个的状态提醒了朱达。

    从山洞离开后,朱达就很是兴奋得意,超出时代的见识终归会发挥作用,但向家二人的表现让他很快冷静下来,山里有野兽也有贼兵,大意放松很可能给自家招来杀身之祸,小心谨慎时刻都不能放松。

    回到村子的时候天还没有黑,等进了向家院子,一路上都镇定戒备的向伯也露出几分兴奋神情,没有催促朱达和周青云练武,反倒是在院子里走了几圈,然后开口说道:“朱达,你去拿着鱼和粮食,让青云给你弄两块干肉,今晚去你家吃饭,有事要和你爹商量。”

    “师父,这个事能不能不和我爹说,就说是师父你自己找到,分给我家好处是为了让我爹出力帮着搬运。”朱达连忙恳求说道。

    向伯的兴奋收了几分,满是惊讶的盯着朱达说道:“我还没说我心里怎么打算,你这就知道了?这事和你爹妈说有什么关系,夸奖你几句不好吗?”

    “师父,那岩盐的份量不轻,你一个人挑担子弄不回多少,可这周围能放心找着帮忙的就是我爹了,师父你今晚去我家肯定为了这个,徒儿爹妈和师父您都很好,徒儿也不想要那些夸奖,只是这个发现要是让爹妈知道,他们恐怕又要想东想西,害怕什么邪祟上身的。”朱达苦笑着解释了几句。

    向伯盯着朱达摇摇头说道:“你何苦和我学本事,有这样的心思见识,将来什么干不了。”

    这顿晚饭大家都吃的高兴,朱达本以为父母听到私盐上的事会畏缩,自己还要劝几句,没曾想父亲朱石头听了向伯的提议后,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母亲那边都没有拦阻劝阻,不过朱达也很快想明白了,自家儿子都已经拜了私盐贩子为师,反正都已经受了牵扯,倒不怕多受,而且这半个村子的私盐收益,对家里当真是个很大的贴补,怎么会不愿意。

    向伯带着酒来的,本来要和朱石头喝几口,但今夜朱石头要去夜巡,不敢喝酒误事,下马村灶遭祸出事的消息已经在白堡村传开了,村民那还敢含糊巡逻的事。

    这边晚饭还没散,外面却有人拍门,本以为是喊朱家去巡逻的,没曾想却是李家的二儿子李和,而且还不是来找朱家人,反倒是来喊向伯去他家商量,看到朱达和周青云在,一并喊上了。

    白堡村内已经不像从前那么散漫,这十几天内发生了很多事,其他百户有的垮掉散掉,而白堡村反倒是凝聚起来,一听说公事,向伯也不摆什么架子,打了个招呼就带着朱达他们过去了。

    “你这徒弟真是帮了咱们百户大忙。”见面后李总旗先说了句,向伯很是摸不到头脑,朱达在边上干笑几声,估计要和自家师父解释几句了。

    李总旗李纪的精神比早晨看到的时候好了不少,喊向伯过来商量的事很简单,就是这巡夜的事要人带头,可村里懂点武艺,有几分胆量的也就是李总旗和向伯两个人了,也不能总是一个人熬夜不休,所以李总旗想和向伯定个轮换。

    这件事关系到全村,向伯又是倡议的人之一,自然不会拒绝,李总旗和向伯交待了几句,约定明晚由向伯带队,又夸了朱达几句,这才散掉。

    从李总旗家出来,天已经黑了,没等师父询问,朱达先把早晨出的主意复述了一遍,向伯听了倒没有李总旗那么惊讶,只是冷声说道:“看来教你那人就是教门的要犯,这一套是造反的本事,你向外说的时候要小心些!”

    斩木为兵,把日常可见的东西加工成杀人的工具,造反要发动民众百姓,仓促间又不可能拿出大批制式的兵器,加工木枪的法子就是用在此处的。

    夜里朱达睡得不太沉,梆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敲响,这也是村里的规矩,梆子声响起就说明安全无事,如果沉默下来那就各自在家小心了,他睡不着倒不是因为这梆子吵人,而是这几天里自己倾倒知识和见识的速度加快了,有些自己实践过,有些只是听闻见闻,这些东西教出去用出去,对改善自身和自家的处境都有各种好处,但从长远来看的话,朱达想得很多,最后想到渔具齐全自己怎么加工,趁着封冻前多钓几条鱼出来,冬天封冻后虽然也有抓鱼的手段,毕竟麻烦,就这么想着想着,在梆子声再响起之前,朱达沉沉睡去。

    第二日早起之后,发现天已经放晴,风比昨日大了些,风中带着寒意阵阵,天已经冷下来了,天际又出现了烽烟,按照向伯教的法子辨识,发现这次比前面几次更向南了,而且滋扰边关的敌人规模更大。

    但村民已经习惯了天际的烽烟,反正一天半天打不到自己这边来,理会他作甚,值夜的要好好休息,不值夜的要收集柴草,谁也闲不下来,到了中午时分,却发现几里外的地方有烟尘扬起,居然有骑兵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