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飘香楼
    飘香酒楼,红石城最大的酒楼。

    嫩主鸡已经被白松买了个不透明的大口袋给装了进去,牢牢捆住之后让它不能动弹,夏夏张了张口还是没说话。

    带着夏夏走进了飘香酒楼,酒楼的生意非常的火爆,尽管出售的菜肴价格都不是很廉价,可这仍然阻挡不了食客的热情。

    白松看了一眼,npc是这里消费的主力,毕竟订下的价格都是偏高的,就连平民npc都没有那个闲钱会来这里吃饭。

    眼尖的白松在这些食客中,现了一些玩家,能在飘香吃饭的玩家,一定是在红石城有头有脑的人物。

    白松这个生面孔一下就吸引了这些玩家的目光,他们的视线虽然并非都在白松身上,可时不时余光都会朝着这里打过来。

    是过江龙还是新崛起的本土人员?这一切都在他们的脑海中飘过,甚至他们其中都有人准备给手下人打招呼了。

    在这里吃饭的玩家,不说全部都认识,可就算一时间想不起名字,那至少也面熟,不会像白松这样完全的深面孔。

    人到了一定的地位后,脑中想的会和普通人有很明显的区别,所谓在其位谋其事。

    白松很清楚的能感受到了这些观察的目光心中轻轻笑了笑,脸上却没表露出来,店里的服务人员立马就上前来问白松:“先生,请问要吃点什么吗?”

    “我不吃,谢谢。”白松客气的回绝了。

    听到白松的回绝,本来那些已经交代好手下要查人的又立马撤回了自己的命令,开玩笑这家伙完全就是个跑进来装逼的。

    为了这样一个小丑浪费时间?开什么玩笑,他们这些人不说都是很忙,但至少没有那种闲人的时间去调查这么一个跳梁小丑。

    感觉到了那一道道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白松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白松朝着二楼走了上去。

    那侍者想要拉住白松,白松明明没有跑可他就是抓不到,侍者心中不信邪又去拉小女孩,可结局也是一样的。

    连续拉了两次没有结果,这其中的时间已经够白松走上二楼,白松拉住了夏夏的小手稍微提了点度。

    这一幕若是那些高手一直注视看到,一定会惊讶的,可惜他们的视线早就已经收回了。

    白松也是确定了没有一道视线在自己的身上,才敢用出这种高级身法,至于夏夏白松本来想拉着夏夏躲的,可这小家伙不用白松帮忙自己就躲了过去。

    一想到夏夏的身份,白松也释然了,没有表露出惊讶,白松带着夏夏已经在二楼了。

    到了二楼,已经没有玩家了,有钱的玩家确实很多,可毕竟前期金币稀缺。二楼的消费还是很高的,不可能在这里花费巨额,哪怕二楼的高级食物甚至能增加属性也没有人来。

    和楼下的火爆相比,二楼显得清风雅静,而且很多都是隔断了的包厢。

    这就让只有几个座位的大厅,显得很空旷。

    “先生,您不能来这里。”侍者连忙追了上来,喘着粗气,也不知道这两人用了什么怪法,愣是让他使出了全都没有追到。

    空寂的大厅出的声音就如密室中的细针落地,很快就吸引出了一个看起来像是管理者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中年男子走出来,皱着眉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侍者一看,抹了抹头上的汗,可白松看到他的额头上根本没有汗,这个动作也只是为了掩饰内心的紧张:“是这位先生,不顾阻拦,非要硬闯上二楼。”

    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侍者用了“硬闯”二字,加重了白松行为情节上的严重性,也很好的掩盖了自己的失责。

    白松暗自摇了摇头,这么一个侍者都鬼精鬼精的,这个飘香酒楼也不愧算是红石城第一酒楼了。

    中年男人一听,打量了白松一眼:“冒险者?”

    看着白松点了点头,中年男人笑了笑:“对于冒险者我也素有听闻,听说冒险者不怕被打也不怕被杀,所以你就来闹事了?”

    “可是我们飘香酒楼能屹立不倒,自然也是有些手段的,想来吃饭我们欢迎你,如果想来闹事我想你可能来错地方了。”

    “我不是吃饭,也不是来闹事的。”白松看着中年男人的眼睛摇了摇头,提了提手中的布袋:“我自己带了食材,我想请你们飘香楼帮我加工成为一道菜。”

    让飘香楼帮忙加工食材?

    中年男人和侍者相互看了看,加工食材飘香楼不知道多久没有做过了,飘香楼的食材,只要你出得起钱深海巨兽,天空异兽都可以成为你的盘中餐。

    这时候二楼的主厨听闻了外面的争吵,也出来瞧个热闹,二楼的主厨负责二楼的生意,二楼的生意不多所以他也乐得清闲。

    他一出来就刚好听到了白松要让飘香酒楼帮他加工食材的事情,这时候中年男人秉着职业精神问道:“那你打算出多少加工费?”

    食客自己带食材的这种事情,古往今来也不是没有,只不过在飘香楼面前自带食材,不由得让人笑。

    中年男人觉得,自己这么一问已经是很有职业道德了,顾客带来的食材肯定会比飘香楼的差,但也许是图个省钱吧。

    “没有加工费。”白松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

    中年男人终于忍不住脾气了,他已经认定了这是个捣乱的人了,愤怒道:“你的加工我们拒绝了,拿着你的破东西赶快离开,你再不走我就把你当成捣乱的处理了。”

    白松也看到了主厨出来,听到中年男人的话白松也不气不恼,慢条斯理的打开了非透明的口袋。

    口袋慢慢滑落,慢慢的露出了一只鸡的全貌,那个本来看热闹的主厨当即失色道:“这这是嫩竹鸡!”

    嫩竹鸡?

    中年男人和侍者常年在飘香楼工作,对于这些也并非一无所知的人,他们当然知道嫩竹鸡是什么东西了。

    那可是城主垂帘很久都无法得到的美味!

    只有夏夏的表情,似乎不是很高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