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让苏秋雨进游戏
    白松没有出太多汗简单用湿毛巾擦拭一下也就可以了,苏秋雨白天忙着到处跑,出了不少的汗这时正在房东家借用浴室洗澡。

    嘎吱。

    门被打开了,苏秋雨换上了一身睡衣,长披着肩上湿哒哒的,凉爽的风一吹让白松觉得有些舒服。

    “这个夏天,看样子是快要过去了吧。”

    苏秋雨进来后白松冒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听起来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样子。

    “好像是吧。”苏秋雨似乎也记不太清日子,也没有心去算,也就按照印象中的想法回答了一句。

    “别去付了,我可不想当房奴。”白松神态轻松,看了苏秋雨一眼:“更何况,分期付款要比全款贵好多。”

    之前白松拍了拍她的手,以为白松是同意了,听到白松此时提出的反对意见苏秋雨柳眉轻皱:“我今天还特意去打听了离学校不是很远的租房价,快赶上分期付款了,我们这个地方校车都是不会经过的,你不会是想让女儿天天一大早就去挤公交吧?”

    这里与学校的距离,公交车摇摇晃晃都要半小时,如果堵车会更久,这意味着朵朵要六点就起床,吃了早饭马上就要匆忙去等车。

    白松不心疼,她苏秋雨可心疼着呢,白松烂赌的期间她和朵朵相依为命,朵朵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她的命。

    “我不是那个意思。”白松摇了摇头,见到苏秋雨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白松立马说道:“我意思是,分期付款要多出许多钱,我也不喜欢一直还钱的感觉,全款买就好了。”

    全款?

    苏秋雨愣了愣,回过神以为白松是不懂房价:“你以为现在房价是白菜啊?”

    “钱我来想办法,你先别去弄就行了。”看着苏秋雨摇摆的眼神,白松安慰了她一句:“钱都你保管着,你还怕我会拿去赌不成?”

    白松是直接把钱打到苏秋雨后来因为防着白松乱拿钱,自己去办的一张卡,那张卡白松是不知道密码的。

    苏秋雨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不是苏秋雨不相信白松,是她真的怕了,她真的怕白松再回到那条不归路。

    风还是停了下来,所幸刚才微风吹了好一阵子,让这个夜不再如往昔般燥热。

    熄灯后的房间,两人同床而睡,过了一会白松转过了头,现苏秋雨还没睡着。

    “你还没睡?”白松轻轻的问了一句。

    “恩。”苏秋雨答应了一声,也转过了身两人四目相对:“那个《神话》真的有这么赚钱吗?”

    这也是苏秋雨一直的疑问,在游戏中赚钱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可这样的事情一直属于新闻上的事情,真实的情况在身边还是少见的。

    就算能见到的,大部分也就和她的闺蜜秦琴一样,赚个几千块偶尔的,但据苏秋雨所知秦琴那妞充进去的钱可不少,根本连回本都没有。

    听到苏秋雨的这个问题白松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要和苏秋雨解释,白松清楚自己之所以能赚钱,是因为重生。

    可重生这种事情,别说出了人的认知,就算真的接受了而且他也充分信任苏秋雨,这件事也是不能说出来的。

    人有失言时,就像新闻中那样的,有人酒后吐露出了自己曾在二十年前杀过人,被一查直接完蛋了。

    失言不仅仅只是在酒后才会生,在情绪达到极喜极悲的时候,也会出现失言的这种情况,而且还有催眠这种神秘手段等

    给她解释了未必是好事,白松想了一会突然想起来苏秋雨在晚饭时看着自己那抹不经意的失落

    自己似乎在忙着赚钱的时候,忽略了对家人的陪伴,白松试探性地问了一句:“秋雨,要不你也来玩《神话》?”

    “我也玩吗?”苏秋雨听到白松的话有点惊讶,显然没想到白松会说这样的话:“可我没玩过啊。”

    “我可以教你啊。”白松手搭在在苏秋雨的小蛮腰上,在耳边小声说了一句:“手把手亲身教你哦。”

    “老不正经,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苏秋雨轻轻点了一下白松的额头,不过想起来,两人关系已经疏远了很久了。

    窗户传来哒哒哒的声音,白松看了一眼,原来是窗户没关好,又起身去将窗户关好。

    白松再回到床上,苏秋雨想了一会还是说道:“过阵子吧,我现在手上还有工作。”

    “辞了呗。”白松无所谓说道。

    “辞交接也要一段时间啊,你以为像你一样说走就走啊,雁过留声总还是要给人留点好印象的。”苏秋雨是一个有责任的人,其实也是担忧白松要是在游戏里出了什么差错,至少自己还有份收入不是?

    倒是白松,之前就是一个走一方黑一方的角色,从来不会考虑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就图个自己爽。

    再世为人,白松也明白了这些道理,白松点了点头:“也好,过一段时间吧,而且这个家里放两台也太拥挤了,房东到时候恐怕要牢骚了。”

    “曾姐是个好人。”苏秋雨辩声了一句。

    “恩,我就那么说说。”提到房东白松暂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了,直接拉了拉凉被:“时间也不早了,睡了吧。”

    “恩,晚安”

    一夜无话。

    没有闹钟的响铃,阳光懒洋洋地从玻璃照射了进来,鸟儿在窗前跳过来跳过去出悉悉索索的响声。

    白松睁开一道眼缝,视线中模糊不清看到了女人光滑的后背,白松睁开眼现苏秋雨今天没有上班。

    这时候苏秋雨也被白松的动静弄醒了,白松见苏秋雨也醒了问了一句:“你今天没有去上班啊?”

    “恩?几点了?”苏秋雨惊讶的叫了一声。

    白松看了看时间,有点懒散的说道:“好像九点四十了。”

    “完了,今天迟到了。”苏秋雨立马起了床,什么都没吃穿上了衣服就跑了出去,只是稍微简单打整了一下。

    昨天想的事情太多,上班闹铃都忘记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