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二百八十章 :买房
    白松从游戏舱中走了出来,桌上就只有简单的饭菜。

    “我以为你今天又是在里面,我已经提前吃了。”苏秋雨现了出来的白松,看着他微微一笑:“我去给你热热吧。”

    白松还没有说话,就见苏秋雨已经进了厨房了。

    白松看了下时间,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了,白天和黑夜的交际,地平线呈现出了橙灰色。

    白松打开了水龙头,现天然气的开关好像坏了出不了热水,白松也就只有将就用冷水敷了下脸。

    “天然气开关坏了么?”白松将毛经拧干,搭上了那一条简易绳的上面。

    “好像是这样,今天看样子是不能洗澡了。”苏秋雨在回家的时候就知道了。

    “这样啊。”白松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嘈杂的电视声模糊不清,白松换成新闻的频道,听着新闻看手机,今天的白松没有去逛论坛而是特地下了款手游。

    这款手游是比较出名的训练神经反应程度的,多玩玩不说提升多少,至少让自己的神经不至于僵化。

    饭菜很简单和平常差不多,白松放下了手机低头一个人吃着,而苏秋雨就在旁边看着他吃。

    白松看着苏秋雨什么也不做就这样看着自己,白松摸了摸自己的嘴:“我脸上有东西么?”

    “没有。”苏秋雨摇了摇头,依旧望着白松说了一句:“要喝饮料吗?”

    饮料?

    白松记得苏秋雨是不喜欢喝饮料的,再加上生活条件也不好,哪有闲钱去买饮料啊,朵朵也很懂事从来没闹着要买过。

    “喝点吧。”白松正好觉得自己有些口干,白松回答完后苏秋雨就转过身去打开冰箱了。

    打开冰箱的一瞬间,白松看到了还有其他一些食材,看起来颇为丰富。

    白松微微一愣,难道苏秋雨想和自己吃一顿简单庆祝下?的确,对于这样一个贫困的家庭来说,突如其来的六十万的确值得庆祝。

    可能苏秋雨看着自己还在游戏,也就没叫自己出来,想到这里白松稍微有几分愧疚,自己的陪伴实在是

    喝了一口饮料,白松看了一眼苏秋雨的后方:“那个开关,明天中午我叫人来修理吧。”

    “老公。”

    苏秋雨突然非常正式的叫了他一声,不知道为什么白松心中出现了一股暖流,重生以来苏秋雨还是第一次对他这样。

    虽说态度方面慢慢有好转,但白松觉得始终还是差点什么,也是,这么多年自己做的事情伤害太大,想要一下回到最初的状态还是很难的。

    通过这么长的时间,白松一步一步慢慢的改变,如今也算是有了收获。

    白松轻轻“恩”了一声,低头扒着饭掩饰着心中的激动,不让苏秋雨看出来。

    两人相濡以沫多年,白松的小动作怎么可能逃得过苏秋雨的眼睛,苏秋雨不知道白松为何会这样,也许这些事情本身就是无法理解的。

    在实在受不了这个曾经自己深爱的男人准备离婚的前夕,那个男人说要改变,让她一时间犹豫了。

    苏秋雨最开始不确定白松是否是谎言,等白松不管女儿打游戏时更是让苏秋雨失望到了极点,甚至想要再度提出离婚。

    可后面的事情,又出乎了苏秋雨的预料,他不但还上了刘景的钱,而且也不再出去鬼混了,也66续续赚钱补贴着这个家庭让她不用再加班熬夜到深夜

    直到今天中午的时候,白松赚取了六十万,苏秋雨高兴的不是六十万,不说她曾经的追求者。即便现在带了个女儿,也有一些开着豪车的成功人士追求他。

    六十万苏秋雨真的不是没见过或者很在意,她高兴的是,白松真的从一个烂赌鬼变成了拼搏的创业者。

    是什么能让一个烂赌鬼大彻大悟?浪子真的会回头吗?而且回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停挣钱,这简直是一场神话。

    白松低头扒着饭答应后见到苏秋雨一直不说话,白松几口将饭给吃完了:“有什么事想说的吗?”

    白松的话,将出神的苏秋雨给叫了回来,苏秋雨其实很想问白松为什么会改变得如此彻底,可话到嘴边苏秋雨又停下了。

    她怕自己一开口,白松突然对她说,这是一场梦梦醒了,她又回到了离婚那一天。

    这一切实在过于玄幻,由不得不让人产生这样的想法。

    苏秋雨换成了另外一个问题,她看了一眼已经坏掉的热水器:“老公,要不我们拿这个钱去付套房子吧,朵朵以后总要上小学的”

    这里离小学太远了,靠近学区的房子又总是比较贵的,学区附近的房子仅仅只是房租都快够每个月分期付款的钱了。

    而且这个房子也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隔三差五总会出现些问题,家具电器都是比较廉价比较老的。

    六十万看起来很多,付之后换上一批家具,也剩不下多少了,但不管怎样这个家总算是有模样了。

    白松听完没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看着白松不说话苏秋雨以为白松赚的是快钱,在担心以后分期付款的问题。

    白松这种情况一会找几千几万一会几十万,看起来就像是那种找快钱的,找了这一波就没有下一波了。

    手心中突然传来了温热,白松抬起头现苏秋雨正握着他的手:“后面分期的事情,总是有办法的,有我和你一起承担。”

    白松听完摇头笑了笑,拍了拍苏秋雨的手背然后站起来,拿起了碗筷准备拿去厨房清洗干净。

    看着眼前哗哗的流水,这一幕似乎无比熟悉,曾经两人也有这么一笔积蓄准备拿去付套房子。

    如果自己曾经没有拿拿笔钱去烂赌,前世的轨迹已经就会过着苏秋雨现在所说的生活轨迹,两人一起打工每个月还贷款,等到女儿长大也就舒了一口气了

    夜渐渐的深了,这座城市在夏日久违的降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