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回到风萌
    找贝林的想法,白松想了想还是摇头否决了,先不说贝林有没有那样的技术,最关键的是凭什么?

    白松现在和贝林建立起来的关系还很脆弱,如果贸然开口又没有等量的报酬,那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看了一眼任务要求的时间,并没有明确的要求,就是大概冥界代言人到来之前解决就行了。

    “如果完成了,这份功劳报上去,奖励下来的金币都还是其次,关键还是声望值。”白松低头沉思着,这个声望值无疑是巨大的诱惑。

    《神话》中的声望值是很难获得的,平时的一些任务根本就没有声望值这么一说,都是比较高级的任务并且是为王国办事才会给声望值。

    给也是给很少的一点声望值,根本干不了什么事情,和这种阻挡冥界这种功劳的声望比,就更显得塞牙都不够了。

    虽说有一定的保持前世大势的目的,可这个巨额声望也是白松的目标之一,白松的记忆只是关于这方面的很模糊,可是模糊不代表没有。

    白松现在想不起来,也许过一阵子就能想起来。

    最关键这个任务,托马士为了展示诚意即便任务失败白松也没有任何的惩罚,没有惩罚的任务到时候大不了放手不做就是了。

    可巨额的声望值面前没有谁会轻易就放弃了,托马士也是因为这点没有设置任务惩罚,显示了诚意的同时也不需要担心对方不尽心尽力。

    “看来这件事情,也只有过阵子再说了。”白松站起了身,摇了摇头说道:“贝林那里暂时也不要去了。”

    说起来贝林也是胆子大,敢将生化病毒交给白松,有签下了那张卷轴不用担心白松说出去是不错可这一旦要要是因为一个不小心,被发现了不但白松要遭殃贝林也是要遭殃的。

    贝林敢将生化病毒交给白松,其实就说明了一点,白松被契约限制不能说出贝林的事,贝林有绝对的信心不让人查得到他或者说,他不怕被查到。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贝林就有点可怕了,白松想到这里惊道:“现在的贝林就有这样的手段,那以后随着他的研究成长怪不得到了后期贝林研究生化武器的消息走漏,却依旧活得好好的。”

    一款游戏除非到了超级大后期,不然最强大的永远是npc或者怪物,玩家那些超级高手在正在恐怖的npc面前,其实是翻不了什么波浪的。

    白松打开了屋子里的门走了出去,看了一眼试炼门那里,托马士正在忙着黑玩家的钱,白松也没有立即去找托马士。

    在白雪村找了半天,花了很廉价的价钱在商人那里买了个记忆地点卷轴,白松捏碎了卷轴这样白雪村的坐标就已经被记录了下来。

    下次再要来白雪村的时候,直接去购买传送道具就可以直接传送过来了,虽然价格比较贵可要是赶时间的话,也无妨不用长途跑。

    传送道具在《神话》中是消耗品,价格也不是很平民,再加上传送道具除非珍贵的定位传送道具,不然只能传送到你去过并且记录过的地方。

    所以,在《神话》中拥有一头适合赶路的坐骑还是很重要的,或者是类似滑翔翼船只之类的交通工具。

    白松忙完这些找到了托马士,这时候的托马士已经处理完手上的事情了,白松过去直接说道:“那个事我会想办法的,我现在要离开一趟。”

    听到了白松的话,托马士摆摆手示意知道了,接着就走回了他的小房子中了。

    白松拿出了回城卷。

    风萌镇。

    看着风萌镇那标志性简直,白松觉得有些亲切,风萌镇中少了一些高等级玩家。

    男人的内心总有一种出去闯荡的心思,风萌镇很好,可总窝在一个地方这似乎不太符合一个大丈夫的作为。

    高等级玩家的流失,取而代之的是,很多等级还很低的萌新加入,比起往日如今的风萌镇还更热闹了几分。

    白松短暂没有将回城点设到其他地方的想法,相比传送道具回城卷相当于是免费的传送,所以回城点的设立也决定你主要的发展地区。

    白松没有带面具,不是因为忘记了,他在风萌镇也就和荣耀有些过节,其他倒是没得罪什么人。

    荣耀现在就已经是自身难保了,从一路上部分玩家的聊天内容中就可以看出来这件事的严重性,白城哪里还有机会来管他的闲事?

    毕竟荣耀在风萌镇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公会,平时风萌镇的玩家多多少少都和荣耀的玩家接触过,或者什么朋友就在荣耀的。

    这时一个看起来像萌新的玩家,也许他看白松一副老手的模样于是凑上前问道:“这位大哥,我想加个公会,不知道加哪个公会好?对了,大哥,你公会叫什么不如我直接加你公会吧?”

    白松被这个萌新玩家一叫住,还没说话,就见旁边另外一个像萌新的玩家说了话:“我刚才看那个什么副本榜单,荣耀和幽灵好像都不错啊?要不去荣耀吧幽灵感觉这名字瘆的慌。”

    听完这句话白松略微有些汗颜,可白松似乎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旁边路过的一个老玩家也听到了这个对话立马上前说道:“哥们,你们三个新手吧,荣耀现在好多会员都退会了,你们还想往里加。”

    白松左看看有看看,除了那两个萌新外再看不到其他人了,不知道那个“老玩家”说的第三个新手在哪里。

    后面的对话,可以用几个字概括——老玩家实力装逼,萌新瑟瑟发抖。

    “看来教萌新这种事情,还是老司机最适合了。”白松远远看着那个老玩家一脸实力的分析,不由得有些汗颜。

    白松转过了头,不再理会这个小插曲,只是让白松有些不解的是,那人说的三个新手是谁:“难不成,他数学也是体育老师教的?”

    等等为什么要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