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任务
    《神话》中有没有魅力值这个属性?有人说没有,有人说是隐藏属性看不到,这件事一直都是一个争议点。

    为什么有的人npc根本不待见他或者就是很普通,该接到的任务能接到,至于什么隐藏任务或者剧情任务那是看都没有看到过。

    可是又有的人,一路上各种隐藏任务接到手软,剧情任务什么也是不会缺。

    有人用运气来解释,那些脸黑的经常把“算我求你们了,你们这些欧皇快点死好不好”这句话挂在嘴边,可这似乎有点牵强。

    运气影响的东西的确会有一些小影响,可老是用运气解释也会词穷的,一个人能那样或许应该是自身魅力的原因吧。

    这就是有关于魅力值的争论了。

    依白松之见其实这完全可以用现实思维来解释,你抓住了npc所想所需要,那npc自然是会发任务给你的,自身实力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这也是为什么,强者越强,弱者越弱。

    “冥界中经常会通过一些特殊手段将冥界中一些厉害人物送到这个世界来,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打开那些冥界之门。”托马士说完停顿了一下说道:“你昨天应该见识过了,冥界的特殊传送通道。”

    白松听着托马士的话,眼前托马士对自己,也就是满足了这些条件,所以才会说这些。

    而且托马士通过白松的鬼器升级,也能判断出白松去了哪个地方,这足以让托马士相信白松的不简单。

    白松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示意让托马士继续说,这些时候多说多错,不如看一看托马士怎么说。

    “根据密报,在一处隐蔽之地发现了一处被破坏的冥界通道,从破号的痕迹判断,应该是前阵子才传送过来的。”托马士说出这句话,语气中很是严肃。

    白松心中一咯噔,没想到对方早就传送上来进行潜伏了,冥界代言人竟然会来得这么快,这是让白松没想到的。

    即便从前世归来,可是不听托马士说,白松还真不知道情况。

    “可是,告诉我,又有什么用呢?”白松发出了很正常的疑问。

    托马士没有理白松的话,看起来像是自顾自的说着:“如果冥界代言人想要从白雪森林的冥界之门下手,有结界的保护他是突破不了的,就算有那个能力他也无法无声无息的突破。”

    “这样一来,我无疑就是第一道防线了,可是冥界代言人向来狡猾,我也没有把握能识破他,这个检测系统也不一定能成。”托马士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可我,你知道的,只是一个弱小的冒险者。”白松没有应话反问道。

    托马士看见白松这么反问之后,反而一笑,因为他从白松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倪端。

    一个人的表情可以骗人,可眼神却很难骗人,能够用眼神骗人的无一不是经过特殊训练或者是与生俱来的天赋。

    “如果你的意见能发现冥界代言人的伪装,成功之后我会告诉管理者大人,这件事在功劳上会报上你的名字。”托马士似乎是从眼神从看透了白松的心思,开门见山直接将好处给说了出来,似乎怕白松不清楚这份奖励的重要还补充了一句:“这事在王国中,可会被记上大功一件。”

    看着托马士对于这件事情如此看重,甚至自身都没有把握,白松心中不由得担心了起来:“难道战风前世也是在托马士的这个阵营?”

    这个想法一出来,白松顿时不能再淡定下去了,按照目前事情的发展,如果没有自己战风寻找到了那艘冥船。

    找到了那个地方的战风一个人虽然失踪了,但如果不是自己战风的身边还有那个盗贼和洛洛一起,三人一起未必不能顺利通过。

    通过后的战风,带着升阶成功的鬼器被托马士见到,托马士发布给战风这个任务

    “等等。”白松觉得头脑有点乱:“可是那个冥界代言人传闻是在森林之中开启门的时候被发现的这样一来,说不通啊!”

    搞半天,白松还是没有分析出战风前世的阵营。

    “好吧,我想想办法。”白松点头,接下了这个任务,任务栏中瞬间出现了一个叫“识破冥界代言人”的任务。

    白松有些头大,这个任务前世战风从来没有对外提及过,而且白松也不知道战风的阵容,也不知道成功还是失败。

    但这个任务,白松必须接下,本来白松计划中就要弥补战风离开的这个漏洞,冥界大军不能放出来!

    一旦放出来,前世的轨迹就会发生重大的偏差,游戏也会提前进入纷争时代,这对于白松来说太不利了。

    说到底白松还是不知道战风前世到底起了多大的作用,可前世的那个猜测也不无道理,也许战风就是因此转运的呢?

    如果就是因此转运的话,那战风起得作用就不言而喻了,就算没有任务白松这件事一样要做。

    做是要做,关键是怎么做?

    白松喝了一口又一口的酒,继续提高精神力,直到提升到这个酒所设的上限才停下来。

    在细碎凌乱的记忆中,白松无法第一时间找出有用的办法,托马士看到了战风脸上的无奈不像是装的:“没有一点头绪吗?”

    “有难度吧。”白松苦笑了一声,任务都接了基本也就是确定上了贼船了,不可能再临阵退缩了。

    这时一个卫兵敲了敲托马士的门,大概又有人要进行试炼之门了,一听说送钱的来了,托马士高高兴兴就走出去了。

    托马士也没赶白松走,虽然白松是个盗贼职业者但丝毫不担心白松偷他的东西,就让白松在里面。

    托马士走了,留下了白松一个人在思考,白松想了半天也只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也许找贝林会有用?

    贝林是个怪人不错,可却是个名符其实的大师,而且还是那种专门走偏锋的大师。

    “难道就只有这一个办法吗?”白松撑着下巴思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