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二百二十章 :无声警告
    两人一进一退下,白松就不用陷入腹背受敌的状态了,直接对着上前的玩家一个错身。。しbsp;   攻速对拼下,即便是自信瘦猴都不及白松,更何况这人还是一个偏肉的战士。

    没有悬念,三尸之戒属性的暴涨让白松的攻击力也达到了恐怖的速度,特别是70点附加的暴击,在白松弱点输出的手法上每一刀都是让人震惊的伤害。

    白松在一秒钟打出的伤害直接挂掉了这个偏肉的战士,光线太暗了,让人眨眼一看产生了秒杀的这种错觉。

    “一刀秒杀!”剩下的那个玩家看着自己同伴被秒杀,对于那个同伴的属性,他平时没少找他切磋。

    平时硬得和铁皮一样的同伴,现在给人“一刀”秒杀了,可想而知心中的震撼有多大,他没有看清白松具体打出的动作,在光线暗淡地情况下只能看到一刀。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也只是刚好路过这里。”那玩家心中已经失去了抵抗心里,眼前的白松给了他一种高级npc的感觉。

    对于这个算正当防卫的目标,白松之前不是没给过他机会,只是他们把白松当钞票,那就应该想过这个下场。

    面对没有斗志的玩家,白松没有多费功夫直接挂掉了他,两人都只是掉了一些补给品,没有掉落装备。

    “我本无意于你起纷争,毕竟你日后也算个人才。”白松眼中闪过一丝白光,白松也是特意展露出了自己的实力,白松看着白刃:“就看你怎么选择了。”

    正常这样“一刀”秒杀肉战士的盗贼,只要是个脑子不秀逗的人,都会有所思量的,到底要不要和这么个盗贼为敌。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得罪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盗贼高手,除了那些大公会或者自身有依仗的公会,普通公会根本不会脑残到去得罪这样一个盗贼高手。

    前世那几位顶级盗贼其中就有一位,一个人打散了一个二流末端公会,整个公会不要不是几十百人抱团出去,都会被那盗贼给灭掉。

    也围剿过几次,可是对方保命技能太多,几次的围剿都以失败告终,逃命的同时反手偷掉公会补等级的团队。

    后来会长再也顶不住了,答应道歉不说还赔钱赔装备,还到处托人请到了当时的一个超级高手当说客,可即便这样那盗贼也依然不依不饶。

    直到最后,被活生生的打散,当然那名盗贼也因此背负了洗不清的红名。

    白松也不跑,而是留给了战风足够的思考时间,要不要得罪自己,可要想好了。

    其实白松大可选择一走了之不理会战风毕竟自己有虚假的灵魂,战风是不可能知道自己是谁的。

    可现在战风带了人来围剿自己,那情况又不一样的,要知道白松还打算在白雪森林呆一段时间,要是无限度的避开战风那么自己将变得无比的束手束脚。

    白松想要全歼这些来围剿自己的人,必然是要使用到真本事,比如三尸之戒,那样一来总有一天战风会将这两个自己重合起来,分析出自己的身份。

    战风是一个前期默默无闻,在中后期异军突起的一个人物,白松不想给自己后面留下这么一个后患。

    白松现在给战风出了一个选择题,让战风自己选择。

    如果战风真的选择了固执己见,看不清情况,那战风这个人也没必要再忌惮了,哪怕他前世取得过成就。

    为了在白雪森林不束手束脚,白松即便得罪战风,也非要将战风给杀怕,不敢踏足白雪森林。

    “恩?你们发现盗贼了?快把坐标发过来。”

    战风看着通讯器,脸色一喜,可是过了一会脸色又凝重了几分。

    在战风旁边的那个女人看到了战风阴晴不定的脸色,有些好奇地凑了过来问道:“怎么了?不是发了坐标吗,现在过去啊。”

    “恩”战风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声。

    “恩?他到底说了什么?”女人看着战风,柔和地说道:“给我说说?”

    “没什么。”战风似乎是在骗自己一样,想要揭过去。

    可是这在女人的眼神中,战风还是松了下口风:“其实真没什么,就是对方把阿菜一刀给秒了。”

    “阿菜被一刀秒了?”女人顿时有点没反应过来,过会才说道:“阿菜虽然只是半肉战士,可是装备很好且偏防御,比起真正的盾战除了血量上少一些,防御力特别是对于物理防御,几乎和盾战持平了。”

    “我知道他和瘦猴对战不也是一刀秒吗,或许他有什么限制型技能呢。”战风的话,有几分自欺欺人的感觉。

    “瘦猴当时脱掉了护甲,被秒很正常,阿菜被秒,你真的清楚是什么概念吗?”女人带着分析的口味说道。

    “那你是要让我撤退吗!不可能!”战风心中有些烦躁,随即想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对了,他一定是有什么装备,毕竟他连鬼器都有,那个任务必须要有鬼器才能接到的,说不定史诗,次神器也有可能!”

    说完这句话,战风似乎是抓住了能让他坚持下去的稻草一般,原本撤退的念头一下子在心中烟消云散了。

    “战风你想好了吗?”女人直唿着战风的名字,语气中带着正式的语气。

    战风没有说话,躲开了女人的眼神,点了点头。

    女人叹了口气:“好吧,当初我说过,不管你的决定是否正确,我都会陪着你。”

    “洛洛,谢谢你。”战风感激地对女人笑了笑,她是副会长如果坚持己见反对,战风还真不一定能顺利执行他的想法,毕竟她是也是一个固执的人。

    洛洛叹了口气,当初选择从观兰退出,尽管她在观兰没有什么特别的职位,可和青衣石榴的关系至少前途是一片大好。

    可就是为了这个任性的大男孩,她义无反顾拒绝了青衣石榴的挽留,她认为这个男孩未来是有前途的。

    第一次,她对战风产生了一种叫做失望的情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