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一百九十章 :躺枪的白少
    重剑几人组成的队伍继续前行着,独自存活和豆腐乳走在黑风和重剑的后面。

    独自存活故意放慢了几分速度,用私聊的模式侧过头小声对着豆腐乳说道:“刚才的身法和操作,有没有点印象?”

    本来楞头青傻看着的豆腐乳一下子就像被点了一下,看了眼刚刚战斗的场景,然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想想,目前已知,有谁能和她媲美?”独自存活转回了头,淡淡的说道。

    豆腐乳沉默了很久,过了一会才回答道:“你是说,松哥?一米白松?这不科学啊刚才我们看到的很明显是女人。”

    “有时候,即便是亲眼所见,也不一定是真的。”独自存活没有看向独自存活,依旧低头说着。

    “你意思是?”豆腐乳有点动摇了。

    可是这时的独自存活的话锋又一转:“无须在意,世界上巧合很多的。”

    这时走在前方的黑风眯着眼睛看着后面正在窃窃私语的两人,然后微微斜过头微笑,接着又转过头。

    独自存活和豆腐乳说的话都是经过私聊加密的,就算是在周围也只能看到两人的嘴唇动,听不到声音。

    独自存活眉头一皱,这时黑风看着观兰队伍所在的地方轻笑着说道:“看样子,好像不太顺利呢。”

    “重剑,我们改变方向吧,现在我们需要寻找到一层的关键所在,从刚才的人影来看,这里好像已经被提前涉足过了。”黑风收起了笑容,眼缝中透露出几许精光。

    重剑听闻后也看了眼在透明晶盒前的石榴,那表情带着几分小失落很快又收了起来,也许是之前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如果是之前重剑还要怀疑石榴会不会是在用演技骗他,但是见了刚才那个强大的盗贼职业者的时候,重剑也知道那盒子中的东西可能没有了。

    当前的事情,的确是以找寻下一层凭证为重点,不管是探宝还是任务,现在即便知道了被人提前涉足也要强行走下去。

    打开晶盒的石榴舒了一口气做了个深呼吸,她需要梳理一下思绪,等她再睁开眼不由得笑了起来:“青衣,我回想了一下从开始到现在,我觉得冥冥之中有一双眼在窥探我们。”

    如果这句话是其他人说出来的,青衣多半觉得这人有病,可这话是从石榴口中说出的,顿时让青衣一惊。

    即便是石榴说出这句话,也让她觉得这有些太惊悚了,毕竟现在游戏才前期:“难道是守护这里的波ss的暗中阻拦?”

    她没有一点朝着玩家的方向思考,毕竟这种手段如果是玩家所掌握,那也未免太恐怖了吧?

    “我记得一开始你向我说过,你们攻略第一个守门波ss,即便是集合了重剑黑风他们的力量,都没有打过。”石榴没有急着向前走,她是一个心中有疑问就要分析出来的人,至少要把脉络理清。

    “是有这么回事啊”青衣说完又想了想说道:“石榴姐,你这么说,的确有点不对劲,今天的第一个波ss太弱了,相对于之前的来说。”

    面具男就在旁边看着,一言不发,石榴青衣也不多管他。

    “如果按你说的,操控这些的是守护波ss,后面的事情以及排手下来捣乱这些倒是都能说得过去。”石榴脸色有些冰冷,话锋一转:“可是!第一次的门这么一想来也是有不对劲的,为什么第一次阻拦那么强烈,这次的阻拦仅仅只是派个手下来抢个东西?”

    石榴这么一说,青衣顿时也恍然大悟般,的确这些宝物不见之类的都可以用守护波ss来解释,比如提前收好这样的。

    可是石榴说得情况,很难再用这个解释清楚,即便能解释那也是在强行解释,为解释而解释很牵强无力的。

    “石榴姐你是说,有玩家在操控?”青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还好控制住了声音。

    青衣在脑中试着将所有的异状用有玩家在背后操控的这个假设来解释,很可怕的一件事出现了,如果这些状况都被完美完整的解释了出来。

    当异常状况很多的时候,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提出一种假设,看这个假设能解释得通几件异状。

    如果能解释通50的异状,那这个假设就有可行性。

    如果解释得通80的异状,那这个假设就有可能是真相。

    如果解释得通100而且还是完美解释,那这就是真相了!

    石榴非常擅长使用这种方法,来推断那些不确定的事情,假设怎么样之后怎么样,连续推断几次结果一样那就不离十了。

    石榴看了眼面具男,终于叹了口气:“也许你说得有道理。”

    面具男点了点头依然没说话,倒是青衣带着几分焦急,对于石榴的推算法则青衣一直是比较信任的:“那石榴姐,现在我们怎么样?继续找下去,还是退回去,我去让人把那个幕后人给查出来再继续?”

    “退回去倒是不用。”石榴摇了摇头,有意无意的看了眼重剑四人:“现在退回去就要再落后一批了,无须在意那个人,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领先重剑他们的进度。”

    青衣点了点头,接着追问了一句:“那人还要查出来?”

    “查是一定要查的,但是很难查出来。”说道这里石榴脸上带着几分无奈:“一来对方神秘莫测,二来我们观兰阁的势力范围根本就不在这里,即便要查也要拜托下本土的势力。”

    “本土的势力吗?我倒是能找到人,但是那人遇到了点小麻烦。”青衣看着石榴笑了笑。

    石榴一听顿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关于青衣的事情,她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了一些,带着几分打趣:“你该真不会对那个什么一刀有好感吧?”

    “都说是普通朋友了。”青衣的脸色并不是那种害羞的表情,而是一本正经的:“石榴姐你要再开我玩笑,我就不开心了。”

    一刀和白城的恩怨,似乎在这几句玩笑话中就决定了,当然这几句玩笑话的源头:来自白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