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夜聊
    晚上十一点。

    白松看了下屏幕右下角,不管皮桃有没有来,白松等到了现在,任谁都没有怨言可说了。

    看了下余额只有09元,白松重启了一下电脑消除了自己的账号记录,直接走出了网城。

    网城的计费系统不是按四舍五入法算的,小数点后是9直接就按0来算了,说实话有点脏,特别是09这个数字是最脏的。

    以前的白松每次都会在意这个,非要将零头上完再走,但现在也许是心态的变化,没有以前那么在意了。

    从楼上下去的时候,只有老板给白松打了个招呼,白松淡淡回应了一下。他和老板其实不熟,因为皮桃的原因才和老板能说上几句话,白松也不想牵扯太多。

    白松走到了门口,往前走几步就能看到马路了,这时正好看到皮桃骑着他的摩托车过来。

    皮桃的摩托车是那种很大型的摩托车,就算坐上三四个人,看起来都不会很挤。

    虽然虚拟技术飞速提升着,但其他的日常的交通工具上并没有太多的变化,那种什么悬浮车或者到处飞的交通工具都还不存在,甚至连概念型都还在艰难的开发中。

    如果这些年全力研发进度也不会这么缓慢,主要这牵扯了一些社会问题,就连全息的研发都是实验性质的,全息也一样牵扯了很多社会因素。

    节能环保的车倒是在很多年就提出来过,但买的人并不多,一方面肯定是贵,另外车速方面肯定会有所限制,真正有钱的人也看不上。

    不止交通工具,很多东西还是和以前差不多,没有太多变化。

    “你要回去了?”皮桃从摩托车上下来,看着白松有些无力的问道,从他的脸色上能看到一些隐藏在表情下的疲惫。

    “恩,回去了,没打算玩通宵。”白松若无其事回答着,并没有询问皮桃发生了什么事。

    看破不说破,其实这才是最好的安慰,也是一种做人的艺术。

    听了白松的话皮桃没有像往常一样,而是点了点头:“好吧,那你回去吧,我准备玩会。”

    看着皮桃上楼的背影,白松犹豫了会想叫住皮桃,可是皮桃已经上楼去了,想跟着走上去又停下了脚步。

    “也许我现在可以指点他几句,但以后”白松想了一下,又掉头离开:“还是算了。”

    不得不承认,在看见皮桃落寞背影的时候白松动了下恻隐之心,毕竟同是天涯沦落人,但白松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指点皮桃,白松也不一定能保证皮桃就能挣到钱。

    关键是,登陆舱不便宜,以皮桃现在的家庭条件想要购买登陆舱很吃力的,说不定前世没有离婚的两人也会因为这事离婚。

    白松也没有一定能劝皮桃孤注一掷的把握,更关键的是,没必要。刘景和皮桃,对于白松而言,关系上有本质上的不同。

    等白松打车回家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点了。

    夜已经深了,很安静,白松也不知道现在是算今天还是明天,点燃一根烟看着月亮。

    白松看着烟燃到了尽头才掐灭,轻轻的哈了一口气,今天抽了不知道多少根烟,现在口中全是烟味。

    皮桃的出现让白松知道,自己的人际圈子依然还是那个老圈子,现实中除了刘景之外根本就没有正常的朋友。

    毕竟哪个正常人都被白松借钱给吓走了,剩下能打交道的,自然也是同类人。

    悉悉索索的打开了门,苏秋雨早就已经安睡,白松偷偷摸摸的爬上了床,苏秋雨没有睡熟被白松给惊醒了。

    苏秋雨秀鼻闻了闻白松的身上,尽管黑夜中看不清苏秋雨的表情,但白松大概还是能猜到是一副皱着眉头的样子:“你是不是又找以前那些人鬼混去了?满身都是烟味。”

    “恩。”白松没有打算否认,而是老实的认账:“路上碰见非要让去,没办法,以后我尽量不再和那些人联系。”

    “唉。”苏秋雨的这声叹息不知道是无奈还是失望,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去洗个澡吧,烟味太大了。”

    听完白松只好退下床,拿着毛巾走向那间小浴室,本来白松这一身出了点汗也不舒服,但浴室没有隔音白松怕吵醒苏秋雨也就打算凑合一晚。

    悉悉索索的水声从浴室中传来,白松好好的洗了个澡之后擦干了身子走出来,关掉了浴室中的灯。

    浴室灯一关,整个房间就显得漆黑,好在从窗户传来了一缕夜色不至于连走路都看不清。

    白松老老实实的躺在了床上,苏秋雨似乎睡着了,闭着眼睛正在安睡,白松见状也闭上了眼睛。

    约莫三四分钟后,苏秋雨轻轻说了句:“睡了没?。

    白松还没有彻底睡熟,听见苏秋雨的话,也轻轻的回应了一声:“恩,没呢。”

    安静的夜,偶尔会有楼下传来的几声狗叫,短暂的划破夜晚的沉寂。

    苏秋雨并没有立即说话,空气安静了十多秒才被苏秋雨发出的声音打破:“其实,你玩也不是不可以,我希望你别混?”

    白松没有说话,苏秋雨突然抓着白松的头,透过夜色白松能看到那双饱含秋水的双眸:“我这样说,你懂吗?”

    看着苏秋雨的眼睛,白松的眼神没有退缩:“我知道的,以后不会了。”

    “我说这些,不是想限制你的自由,其实咱俩结婚之前,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天玩的人。”苏秋雨放开了白松的头,眼神移开到别处:“你爱玩但我觉得你是个有抱负的人,还是接受了你的追求,直到后面结婚我可以接受你玩,但不能接受你混。”

    苏秋雨转过头看了一眼白松,后面本来要说的话又收了回去,不过白松大概也能猜到,是前阵子苏秋雨想和自己离婚的事。

    “我知道的,我答应你,我绝对不会再混了。”白松突然将头凑到了苏秋雨的唇边,可一想自己正立誓,突然这样会不会显得太不正经了?

    可是苏秋雨似乎很理解,主动将红唇送到了白松的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