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诺言
    门口内斜对面的老式挂钟不断传来“滴答滴答”的声音,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了一会,安静了下来。

    白松坐在木沙发上一言不发,苏秋雨帮他把水果礼物放到了空荡的桌上。

    白母用失望的眼神看了眼白松,也没有赶白松出去,就到一旁做起了家务,房间其实很整洁。

    “谁来了?”房间门打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白母没有搭话,白父只好亲自走向客厅,去瞧一瞧究竟是谁来了。

    “爸。”听到脚步声的白松第一时间站了起来,看着白父真诚的喊了一句。

    谁知道就是这一声让白父的脸色瞬间冰冷了下来:“我不是你爸。”说完这句话白父点燃了一根烟,坐在了沙发另一头。

    “你还不走?是不是要我赶你走?”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紧张了起来,苏秋雨生怕白松像以前一样犯脾气,连忙紧握白松的手。

    十指紧握,白松拍了下苏秋雨的手,示意自己没问题,然后松开了苏秋雨的手。

    白松笑了笑,将自己的单肩包放在了茶几上,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打开:“爸,不知道怎样您才能原谅我。”

    白父冷哼了一声,抽着烟没有回答白松的问题。

    白松加大了点声音继续问道:“爸,请您回答我。”

    白松的声音有些大,白母再也装不下去做家务的样子了,走过来就想要训斥白松,但却被白父阻止了。

    “如果你想让我们原谅你,下次再进门的时候,不要再背着一身债进门。”白父扔掉了只抽了几口的烟,说完就要起身回房间。

    “等等。”

    白松不再废话拉开了单肩包,一捆捆的钞票全被白松倒在了茶几上,一时间白母惊讶得手上的扫把“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就连苏秋雨,都没有想到白松取了这么多钱,之前人多口杂苏秋雨不方便问,毕竟财不露白。

    看着桌上白花花的钞票,白父露出一瞬间的惊讶接着又保持了那副冷面:“怎么来的?又去赌钱赢回来的?”

    白松还没有说话,苏秋雨就挡在了白松的面前:“爸,这都是白松没日没夜合法挣的,您怎么能这样说呢?”

    对于白松的父母,苏秋雨从结婚那天起就用的爸妈做为称呼。

    苏秋雨帮白松这么说话让二老都是一愣,虽然从苏秋雨陪白松一起来就可看出两人似乎和好,但苏秋雨如此偏帮白松还是让人惊讶。

    要知道前几年的白松可是让她受伤不少,二老即便远在邻县也素有耳闻,原以为两人早就离婚了。

    看着白父眼神出现了动摇,苏秋雨继续说道:“白松他是真的变了,他还了不少钱,朵朵学费房租也是他交的。”

    白父看了看苏秋雨,又看了下桌上的那一捆捆的钱,一言不发起身回到了房间里。

    “妈。”白松叫了一声,然后将茶几上的钱一推:“这里是二十万,是我上次从你们借来的钱。”

    白母过来摇了摇头说道:“小松,你改变了我很开心,但你爸这个人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给他一些时间吧。”

    白母本想让白松把钱拿回去的,但是一想到白松拿到手里,又有去赌钱的可能性,白母最终还是收下了。

    “恩。”白松站起了身拉着苏秋雨也起来了:“对了妈,那口袋里有补血的一些补品,你那轻微贫血的症状多上点心。”

    说完白松看了眼父亲的房门,带着苏秋雨出了门口。

    过了一会,两人乘坐上了回家的车。

    “不要紧吗?”苏秋雨眼神从窗外收了回来:“其实,你爸不是那样铁石心肠的人,刚刚你多说点好话,也就”

    白松摇了摇头把苏秋雨的话打断了:“不,我觉得我爸说得对,等我还清了所有债款后,我才有资格进家门。”

    这时白松感觉到裤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拿出来一看,居然是来自母亲的短信。

    短信:下次来的时候,把朵朵带上。

    白松看了之后收起了手机,仰着头靠着后面,似乎是想隐藏什么东西。

    笃笃笃。

    “别装了,快开门,他们都走了。”白母敲了两下门没反应后,直接对着房间里说道。

    门打开了,露出白父那张沧桑满布的脸,他此时正抽着烟接着又一副低着头沉默的样子。

    “当初你和他说断绝关系,不就是希望他学好吗?现在儿子都学好了,真不知道你在哪里倔什么。”白母拿起白父那已经干涸的保温杯,里面放着几片茶叶:“茶叶都没泡没味了也不知道换。”

    白父终究还是无法在自己妻子面前装作那副表情,轻轻的一声叹息:“他的本事我们还不清楚吗?我就是有点担心,那钱的来路。”

    “刚才秋雨不都说了绝对是合法来的吗?”白母放下了保温杯。

    白父微微摇头:“秋雨那孩子别看她当妈了,其实还是个半懂事的小女娃,咱家儿子那套哄骗的技术要骗她也容易。当初他可不就是连哄带骗,一穷二白把人家给骗到手的吗?”

    “那你刚才不问他钱从哪儿来的?你那么了解他,他撒谎不撒谎你还不知道吗?”白母又拿起保温杯,将里面的茶叶倒进垃圾袋里。

    “我这不是等你问吗?”

    白父摇了摇头,又点燃了一根烟。

    今天的天气有些阴,尽管距离正午不远了,可阳光显得很柔和一点都不刺眼。

    沙沙沙。

    轻风吹过绿叶让往日无精打采的树叶显得多了几分生机。

    白松抬起头,看见树上有一只鸟儿它的双眼似乎已经失明,看样子似乎已经年老连飞行都很困难。

    那颗树就在白松的正前方,白松慢慢的走着一边观察它。

    这时另外一只看起来更健壮的鸟儿飞到了它的身边,嘴中叼着在其他地方觅来的食物,然后喂给了那只老鸟。

    “看什么呢?”苏秋雨好奇的问了白松一句。

    “没什么。”白松摇了摇头,继续的走着,只是心中的想法更坚定了。

    这次大手牵老手,我不会再溜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