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回家
    一缕晨曦透过窗户倾洒在房间之中,窗户半开,一阵清新的微风从脸庞拂过。

    白松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半坐着起来,惺忪的双眼第一眼便看见了苏秋雨的身影,正在窗户边梳着头发。

    苏秋雨纤手打理着轻云般的长发,白松带着浅浅的微笑就半坐在床上看着。

    “一大早发什么呆呢。”苏秋雨一见白松看着自己在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白松收起了笑容拿起衣服就穿了起来。

    “那你帮我弄掉。”苏秋雨走了过来,双手支撑在床上,如透玉般晶莹的脸蛋凑到了白松面前。

    白松只是随口回答的,其实哪有什么东西啊,不过苏秋雨自投罗网白松自然不肯放过,凑过嘴想要亲在那柔嫩的脸颊上。

    但是白松嘴巴刚凑过去,就被苏秋雨一只手捏住了嘴,白松嘴巴动了动但被苏秋雨芊手给捏住了看起来就像鸟嘴一样。

    “早上就没个正经。”苏秋雨放开了捏住白松的嘴,然后不管白松,继续打扮去了。

    白松无奈笑了笑,自己去穿衣洗漱了。

    一日之计在于晨,早晨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忙碌的。

    上班族在公交站焦急的等着早班车上班快要迟到他们脸上有些焦急,卖唱的年轻人也走到了天桥上,抱着他的吉他开始了他的一天。

    白松带着苏秋雨找到了一家位于银行对面的早餐店,叫好了面条白松起身说一句:“我去下对面银行。”

    “银行?”苏秋雨看了下白松背的那个单肩包,早上出门还疑惑为什么白松要背个空空的包:“恩,那你快点。”

    白松点点头穿过马路就走进了银行里。

    自动提款机单笔取款数额根据题库安全型号的不同也不一样,不过单日上限也就能取两万左右。

    白松要取二十万自然只能去柜台办理了,好在早上人少,白松取了号不需要排队就直接轮到他了。

    旁边两个柜台也有人在办理业务,一个年轻人还有个中年人,中年人办理的数额比白松要取的钱还更多一些。

    那个年轻人只是来办卡的,颇有几分无聊坐在等待着银行职员的办理,听到中年人口中提起的几十万金额的时候,他有些自卑的别过了头。

    他只是个单位实习的,全身上下加起来才几百块,直到看到和他年纪差不多的白松过来的时候他才松了口气,大家都是年轻人能有多少钱存款?

    这多少有点让他找到同类的感觉吧。

    可当他从白松口中听到“二十万”这个词后,一开始不相信再到提现出来后的惊讶,白花花的钞票对于他来说的确是种冲击。

    特别是,这种事出现在同龄人的身上。

    白松很干脆取了钱直接就走了,那年轻人看着白松的背影从惊讶变得羡慕:“要是我也出身在个富裕的家庭该多好啊。”

    人在面对比自己优秀同龄人的时候,总会找各种理由来掩盖内心的脆弱。

    白松的余光稍微注意到了那个年轻人,曾经年少的他在银行取钱的时候看着其他人上万几十万的取钱时候,也体会过那种深深的无力感。

    这也是推动白松去赌钱的重要一个原因,从最先尝到甜头一晚上赢了好几千那天开始,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回到早餐店,白松拿起筷子低头吃着面,苏秋雨看了眼鼓鼓的背包问道:“你赚的?”

    “恩。”白松口中喊着面条含糊不清的答应了一声。

    吃完后直接打车去了汽车站,父母在不远的邻县居住,需要大概一小时车程。

    “水果那些过去再买吧。”看着苏秋雨走向水果摊,白松拉着苏秋雨说道。

    苏秋雨点了点头,两人买好了票上了车。

    白松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坐在窗边的苏秋雨轻轻说道:“要不你坐里面?”

    白松摇了摇头,随即闭上了眼睛。

    一路无话。

    如果现实世界中有神器,那它一定叫时光。

    有些记忆时光会让你慢慢淡忘,但有时它又会让某些场景永久的刻印在你心中,哪怕是经历了前前世世。

    小区中,老楼房的脚下。

    白松停下了脚步。

    那掉了漆的石桌椅,没有篮筐的篮球架,还有前面那个斜坡这些不变的场景勾起了内心封存的回忆。

    白松看着周围的一切想起来每次放学回家晚了,总会遇到母亲寻找自己的身影,当时母亲总说怕自己迷路。

    当时的白松很不理解,学校到家这段距离都走熟看怎么可能会迷路呢?

    直到今天白松才明白,原来母亲是害怕自己学坏了,踏上了歧途。

    可自己,还是学坏了,还拿他们的养老金去赌。

    看着前方的楼梯白松觉得步伐太沉重了,有些迈不动,他无法想象前世那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父母晚年是怎么度过的。

    “这时候你不是要打退堂鼓吧。”苏秋雨搂住了白松的手,看着白松的眼睛:“相信我,会原谅你的。”

    说完苏秋雨脸一红说道:“你以前那么对我,我现在不一样原谅你了吗?”

    “恩。”白松心情复杂没有太多的话,轻轻应了一声便走上了楼梯。

    楼梯间灰尘并不算多,但各种垃圾都散落一地没有人打扫,只有迈向父母门口那一段楼梯才稍微干净点。

    叮咚!

    看着白松在那里举棋不定,苏秋雨直接伸过手帮白松按了门铃。

    等过了一会门后面才传来一声询问:“谁啊?”

    白松提着口袋没有说话,见白松不说话苏秋雨也没说话,毕竟要是搭话连门都不给开的话,那可就遭了。

    嘎吱。

    防盗门有些老旧,传来了嘎吱的声音。

    白松看到了那张脸,一张才满五十就已经满布沧桑的脸,额间几缕银丝更是让他微微心痛。

    “妈,是我。”白松低着头小声的说道,眼神却异常的坚定。

    时光无情催人老,这一世能做的,就是让自己成功的速度能追上时光对父母的催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