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一百一十三章:回家
    刘景靠在了阳台边,一阵暖风拂过。

    夜空下,地上那一道道的身影,都显得无比的脆弱。

    白松走上前,拍了拍刘景的肩膀:“你心中似乎有疑惑?”

    “你说的对,不是孩子的错,在我们国内这种情况很普遍,甚至包括了你和我。”刘景轻轻的吐出了一口烟,烟丝随着风消失在空气中。

    校园是一个没有假面遮挡的社会缩影,校园暴力其实只是缩影的一个小部分,除开那些班上选为受气包的少数人,更多的人遭遇的是冷暴力。

    家里没有钱的学生如果想在班上立足,要么学习好加入成绩好的好学生圈子,但不是每个人都是学霸。

    即便加入了那个圈子,在平时也会受尽到冷眼嘲笑,不在沉默中爆发,那就只有在沉默中沉沦。

    白松坐回了躺赢上,看着手上燃烧的香烟若有所思。

    白松曾经送过亲戚的孩子去少管所,当然对外是教育学校,那里面的情况白松不知道,包括保安之内校长老师看起来都挺慈眉善目的。

    白松送那个孩子的时候,因为那孩子犯了事同行的还有两名警察,在车上的时候白松曾和他们聊过。

    其中有个共同点,大部分送进去的孩子,都是爷爷奶奶带大的。父母常年在外面打工,管不到孩子,就算有父母在家的孩子也是因为缺乏平日里的沟通。

    白松不由得想起了朵朵,似乎他和朵朵之间的沟通有点符合那警察说的情况,白松反思起了自己,是否真的尽到了父亲的职责?

    可话又说回来,他是男人,他需要赚钱需要养家,都说女孩要富养。不说给她奢华的生活,至少不能在学校被人看不起,或者长大因为一点点钱财就上当受骗。

    女孩只有在良好的氛围下成长,才能有一个好的心态,提高自己的见识,拥有聪慧自立的气质。

    白松不愿意朵朵在社会的阴暗面下成长,整天看到的就是为了钱奔波的自己,在同学的嘲笑下度过她的童年。

    烟燃烧到了自己的尽头,白松将烟头轻轻放进了烟灰缸,起身看着刘景:“好了,她们也该吃得差不多了,走吧。”

    刘景点了点头走向大门处,白松站在原地跟着了刘景的身后,回头看了一眼烟灰缸那还未熄灭的香烟。

    “尽量多赚钱吧,先让秋雨不用再工作了,到时候再接朵朵回家。”白松转过了头走进了玻璃门。

    两人走进了大厅。

    “我去结账吧。”白松拉住了刘景。

    刘景笑了笑:“说什么呢?我可是说好了要请客的。”

    “什么时候你这么墨迹了,刚才还说我不带烟火的老抠。”白松拿着刚才的话挤兑刘景:“你看,我倒是想大方一回,可你不给我机会。”

    “行行行,你叼,我陪老婆去。”刘景直接朝着火锅桌那里走去了。

    白松走到了柜台前,从口袋里掏出了出门带的钱,钱在口袋里被挤压了,显得有些皱。

    “你真的是在《神话》里赚的钱?”

    这时从白松不知道从哪里钻出一个身影,白松一看原来是秦琴,白松又转过了头继续付账。

    “你说是就是吧。”白松没有偏过头,就这么直直的说道。

    “你......”秦琴似乎被白松的态度气得够呛,不知道为何又压了下去:“你游戏id叫什么?”

    白松正要开口,苏秋雨一行人已经走了过来。

    “聊什么呢你俩?”苏秋雨一过来就看到张晴在和白松聊,她实在想不到这两人之间有什么好聊的。

    “很平常的话题。”白松笑了笑然后接过找零的钱,然后转身下了楼。

    秦琴张了张口,又收了回去,然后挽着苏秋雨的手一起下了楼。

    等一下了楼白松回头看见秦琴正挽着苏秋雨的手,不由得打趣道:“我说,你当着别人老公的面霸占她,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要你管!”秦琴毫不示弱的顶了回去,反正变成了双手挽着苏秋雨,苏秋雨只得无奈的笑了笑。

    “那你们玩吧,我们就先回去了。”刘景揉了揉肚子,似乎是有点吃的太饱了。

    秦琴一听,逛了一天也觉得有些累了:“那我也回去了。”

    告别了三人之后,就只剩下白松和苏秋雨了。

    “咱俩去逛逛?”白松虽然有事情,但难得苏秋雨这么有空,所以提出了去逛街的提议。

    苏秋雨听后摇了摇头,柔发随着摇头晃动着:“今天很累了,明天还要上班。”

    “那...好吧。”

    白松听了之后也不强人所难,叫了一辆出租,两人上了车。

    一路上,苏秋雨似乎很疲惫,就将头靠在了白松的肩上,白松不由得伸手搂住了她的纤腰让不至于因为晃动而离开。

    苏秋雨被白松这么一搂后又将身子靠的更紧了,感受到怀中的温软白松有些怜惜的拨开了苏秋雨额前的乱发。

    苏秋雨今天因为和秦琴逛街,化了点淡妆,此时她微微闭着眼淡淡的香水味环绕在白松的鼻息之间。

    白松就像猎物一般进入了这香气组成的圈套之中,一点一点被拉近距离,直到白松的嘴唇接触到她光洁的额头之上。

    “你干嘛?”苏秋雨被白松的举动所惊醒,看着白松脸蛋有点红,虽然是老夫老妻了,但这毕竟是出租车上。

    “没...好像到家了。”白松看着前方,对着出租车司机说道:“师傅,前面那个弯那里停一下。”

    出租车司机通过后视镜多多少少观察到了点刚才两人的举动,不过他做这个行业多年,这种情况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出租车停在了白松所说的地方,两人下了车苏秋雨挽着白松的手,白松脸色如常,似乎就应该如此一般。

    只是这一场景被那些街坊看到后,倒是觉得奇怪了起来,毕竟这个地方就那么大,谁家发生点什么事全街都知道。

    相信这件事,到时候也会成为那些八卦大妈的谈资。

    你听说了吧?就那家的小两口,对!就那家,昨天啊......

    如此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