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一百一十二章:饭局
    夏日的傍晚比白天稍微降了点温,稍微没有那么热了。

    火锅店里空调的运转赶走了空气中的燥热感,要是冷气坏了这一大厅的人非满身大汗不可。

    夏天吃火锅无疑是上火的,但火锅的香气飘在你鼻尖,看着那红油翻滚色泽诱人的汤汁的时候,上火是什么?

    锅里的食物已经熟透了,刘景稍微张罗了一下然后立马动手夹了一块牛里脊,有些讨好性质的夹到了张晴的碗里。

    刘景和他老婆的关系才和好,此时献献殷勤倒也说得过去,只是张晴倒是丝毫没领情的样子白了刘景一眼,弄得刘景有些尴尬。

    刘景一看才想起,今天除了白松和他媳妇外,还有一个外人在,刘景笑了笑也没有再献殷勤了。

    锅内沸腾的雾气微微倾斜的向上飘,那倾斜的方向正好是秦琴的位置,秦琴因为刚入座还没感受到什么,一旦久了就会受不了了。

    白松看向秦琴的方向,感受到白松的目光秦琴冷哼一声偏过头,似乎她还在等结束后再批斗几句白松。这里有他朋友在,也就暂时留他几分面子了。

    但白松的目光还在她身上,这让秦琴有些不爽正要冷声发问的时候,白松突然偏过头对苏秋雨说道:“秋雨,你过来点吧,秦小姐那里是热气飘向的地方。”

    苏秋雨一看,还真是这样的。

    “没想到你还挺会关心人的。”对面的张晴笑着对白松说道。

    本想发火的秦琴一看,还真是白松说的那样,冷气的偏风正好是她的方向。

    “琴琴,过来吧。”苏秋雨将凳子朝着白松的方向挪了挪,秦琴脸一红,朝着苏秋雨的地方靠近了些。

    张晴一看主动找秦琴聊天:“秦小姐,你在什么地方上班啊?”

    “哦,我在......”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话题一开之后,三个女人聊起来完全把旁边两位男士给遗忘了。

    张晴似乎很能说,在和两女聊的时候偶尔还能兼顾一下旁边的白松,当然刘景她是理都没理。

    张晴的眼睛不是很大甚至有点小,鼻子也不是很挺拔,五官每一个部位都只能算中等,但不知道为什么,组合起来有那么几分韵味。

    也许这也是刘景当初喜欢她的原因吧。

    刘景在两次插话失败后,看了眼白松也不和白松说话,埋头吃起菜来,一看三女聊得火热白松学刘景埋头吃菜不说话。

    于是场面就变成了三个女人聊天,两个男人沉默吃菜,倒也还算有点氛围的意思。

    时间在这样的氛围中,不知不觉就流逝了。

    随着最后几盘素材的下锅,刘景饱饱的靠在了身后的椅子上,白松也吃得差不多了拿着果汁喝了一口。

    本来刘景想说喝两杯酒的,但一来害怕好不容易哄回来的媳妇又生气了,二来他和白松都还要上游戏有点事。

    还是清醒点好。

    “晴姐,你家那个是男孩还是女孩?”苏秋雨和张晴拉着家常。

    “男孩,老人喜欢得很,就先让他婆婆带着,过几天再接回来。”张晴捋了捋发丝轻轻一笑:“对了,小秦有孩子的计划了没?还是说已经有了?”

    秦琴一听脸一红,苏秋雨直接替她回答了:“她呀,连男朋友都还没有。”

    而这时,白松和刘景已经偷偷从桌上离开了。

    火锅店在二楼,推开玻璃门有一块很宽的大阳台,老板特意在这里摆了几张桌椅供人打牌或是休息。

    和店内的凉气比,这无疑是冰火两个世界,一股热浪扑向了人的脸上,几秒适应了之后才轻松了起来。

    坐在蓝色塑料躺椅上,刘景直接对着白松的方向扔了一根烟,白松接下眼后又伸手说道:“火。”

    “你真的是神仙。”刘景从裤袋里掏出火机自己打燃后扔给了白松:“带火不带烟是下等烟民,你这不带烟也不带火算几等?”

    白松毫不在意刘景的言论,直接点燃了香烟,然后厚颜无耻的将打火机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那我下次记得带火。”

    刘景目瞪口呆的看着白松,然后也不吸烟了直接说道:“松子,这段时间我还以为你中邪了像换了个人,但现在想来,是我多虑了。”

    “哦?怎么说?”白松疑惑的看着刘景。

    “因为你丫还是这么无耻。”刘景笑着说道。

    白松听完对着刘景笑了笑,然后敲着二郎腿躺在椅子上,看着寂静的夜空。

    “不像一个人......这么明显么?”白松在心里默默想道。

    这时白松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白松回过头一看,原来是之前送自己来的那个中年司机。

    和之前那身有点旧的短衬不同,此时的他还了一身工作的制服。

    白松对着他笑了笑,拿过了刘景放在桌上的那盒香烟散了他一根,中年司机接过后也在旁边坐了下来。

    略微聊了聊,白松从他口中得知,他本来平时只是跑跑摩的,最近家里孩子吵着要买什么新款手机。

    家里孩子妈也就打点零碎散工,被吵得实在没办法,他才来最近在这里兼职了一份要晚上11点之后才能下班的工作,然后骑着摩托车再回家。

    “直接和他说家里困难,小孩可不能这么惯。”刘景听完之后直接按着桌子说道。

    中年司机笑了笑:“我累点没事,就怕娃在学校被其他同学欺负。”

    刘景听完皱着眉头还想要说点什么,这时中年人将手中的烟头丢进了烟灰缸里:“呵呵,说好的出来休息一杆烟的时间,时间到了你们慢聊,我走了。”

    看着那中年司机的背影,刘景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唉,他家的孩子真的不像话,不知道体谅下家里的大人吗?要是以后我那崽敢这样,我非抽他不可。”

    白松摇了摇头:“其实,孩子也没错。”

    听完白松的话刘景愣了愣,都是从学校出来的,刘景怎么可能不知道白松的意思。

    刘景一声无力的叹息,又点燃了一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