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一百一十章:司机
    “万能蛇毒解药制作技能(中级)。”刘景扣了扣自己的头似乎在努力的回想:“那本书,我记得不是叫什么《特殊蛇毒解药制作书》吗?”

    “对啊。”白松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刚才我顿悟了,所以技能也改了!”

    刘景嘴巴张得像鹅蛋一样,这也行?

    谷底有着零星的草丛,修长的翠叶在夕阳的映衬下少了几分顽强,多了一丝娇羞,偏着头享受着片刻的温静。

    “不过话说回来,顿悟是怎么做到的?”刘景低头想了一下又道:“之前我没听说还有顿悟这个说法。”

    顿悟。

    “既然已经做到了,那就证明是存在的,至于怎么做到的......”白松转过头,斜阳的余晖照在白松轮廓分明的侧脸:“那是种很......玄的感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白松说完摇了摇头,顿悟这种东西确实存在,而且白松也在前世顿悟过一次,但那次顿悟的效果收获并不大。

    即便是前世也从来没人说出无法说出顿悟的捷径是什么,最靠谱的一个说法是当一件事情积累已经足够的时候,是否能顿悟就要看个人的天赋了。

    “我有积累过吗?”

    白松皱着眉不断的思考着:“虽然前世有做过药剂可那毕竟是前世了......也许,这和现实的肌肉记忆有一定的联系。”

    就在这时刘景拍了拍白松的肩膀:“行了,结果是好的就不要在意过程了。”

    白松对着刘景笑了笑,现在也只有这样了。

    “补给不够了,燃油那些也没有了,还要继续练级吗?”刘景朝着白松问道。

    白松听完苦笑一声:“我营养液用完了,得下线吃饭才行,先回城吧。”

    两人直接拿出了回城卷,原地读取后直接回城了。

    风萌镇的傍晚是气氛最轻松的时候,疲劳一天的玩家们或独行或三三两两的结伴而归,讨论的话题是永远不会腻的冒险内容。

    禁锢在的囚笼之中的鸟,总还是期盼自然的。

    《神话》的降临改变了以前虚拟游戏的概念,它带给人的体验,就像是真实生活在这个世界一般。

    经过刺激冒险的人们会相聚各种酒馆中,一个个冒险者的打扮,拿着各种奇幻的武器,就像小说漫画中的场景一样。

    只不过,主人公换成了他们本人,每一个人都有在这个世界创造传奇的资格。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们并非穿越者的旅途,他们是真正活在了这个游戏当中。

    “在看谁呢?是不是看刚才那个美女?”刘景带着不正经的笑容,拿着手肘轻轻的戳了白松一下。

    “恩,是啊。”对于刘景的打趣,白松点头回应,尽管他并不知道刘景口中说的美女是谁。

    两人先去药店和道具店补给了一波,走出来的时候,刘景从背包里掏出蛇胆拿给了白松。

    白松接过了所有的蛇胆直接装进背包,然后拿出了五个金币给刘景,刘景一看白松拿出来的金币顿时吓了一跳。

    “你丫打劫了个土豪?”刘景看着金币,然后故作开玩笑说道:“你这黑钱我可不能要。”

    “不是给你的,有空帮我去收购点蛇胆,晚上的时候镇里的人不比白天少。”白松说完直接扔给了刘景,刘景一个没准备差点没接住。

    如果可以白松想把剩下所有的钱都拿给刘景让他帮忙收购,只可惜现阶段能杀蛇怪的人并不多,而且大多是低品质的蛇和山谷的不一样。

    五个金币在现在的阶段收蛇胆,几天内是绝对用不完的,毕竟那些低品质的蛇胆一个几铜,一组一百个也才几银币。

    “收蛇胆?”刘景这才想起白松学的技能,这也不多问了,想来应该是拿来炼药用。

    白松正要下线的时候,刘景突然叫住了白松。

    “什么事?”白松斜着眼问了刘景一句。

    “晚上叫你家秋雨出去吃个火锅吧,城东新开的那家我请客,哦,我媳妇说的。”刘景懒洋洋地说道。

    “好吧,那我和她说一声。”白松笑了笑然后就下线了。

    说完之后白松直接就下线了。

    房间的光线照射度不好,外面还是夕阳房间里就已经有一丝夜的昏暗了,穿上鞋白松并没有去按开灯的开关。

    “还没回来么?”白松在房间里大概看了一眼,发现家里除了自己以外一个人都没有。

    拿起了手机又有未读短信,白松一看短信内容,苏秋雨似乎是要晚点才能回来。

    白松将手机放进了口袋了,然后拿起了钱也放在口袋里,他没有钱包也不习惯用钱包。白松还是觉得将钱揣进口袋里更方便,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在口袋里放太多现金的人。

    当然,前世他本就没有多少现金。

    由于不只是刘景一个人,白松还是拿起了刮胡刀稍微修了一下胡须,白松的胡须生长速度不算太快,只冒出了一点胡渣。

    出租车是城市中最常见的交通工具,但在老街道区域在这样傍晚的时分很少会有出租车经过,白松站了整整三分钟依然看不到影子。

    “去哪?”

    一个胡须拉渣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骑着一个有点偏旧的摩托车在白松的身前停下,做了这行十多年,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人是否要上车。

    “名流火锅,就是城东......”白松怕他不知道是哪,还特意说了一下,但被打断了。

    “就是新开的那家是吧?”那中年司机笑了笑然后说道:“真是顺路,我也要去那里。”

    夏天乘坐摩托车的感觉其实还不赖,凉风嗖嗖从耳边吹过,还好白松是一头短发不然头发非得被吹乱不可。

    “去那里和朋友吃饭吧?”中年司机骑着摩托和白松聊到。

    白松回答道:“恩,有朋友。”

    一路无话。

    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白松给了钱然后看着中年司机将车靠在护栏上,也和白松一样朝着火锅店所在的二楼走去。

    “师傅,你也是去吃饭的?”白松不由得有些好奇。

    中年司机将那双又些破烂的手套塞进了手中的口袋,然后对着白松笑了笑。

    “不是,我在这儿打工。”

    说完,他咳嗽了半声,头也不回就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