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九十章:田忌赛马
    阶梯呈螺旋形,上半部分都沉寂在一片黑暗中,周围只有微弱的光亮,看样子是墙壁发出来的。

    在阶梯的底部是,有一团亮光,亮光的浓度有些深,看不透亮光后面是什么。

    “松哥,这里是特殊区域,用不了回城卷也不能使用一些魔法道具。”豆腐乳一路走着给白松讲解经验:“一会走到亮光地方你可别吃惊,和之前的门一样,进去了就会封上。”

    白松听了之后微微点头,其实这些东西他都是知道的,不过现在重温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

    “一会下去之后,会有一个平台,平台上有三个元素精灵,上次我和存活就是挂在那里的。”豆腐乳说到这里语气严肃不再有开玩笑的性质:“虽然我和存活比起上次来强了不少,但对付三个元素精灵还是太勉强了。”

    独自存活点了点头:“即便等级再高一些,也无法通过,那三个精灵有连锁,具体如何上次也没试验出太多。”

    精灵连锁?白松一听也就想起来了,下方平台上有木元素精灵,水元素精灵,土元素精灵,三个精灵之间互有连锁。

    木元素精灵和土元素精灵的技能搭配,可让木元素精灵的技能增强,土元素精灵的技能也会被水元素精灵变成让人难以行动的泥浆,

    木和水,水和土,土和木,三者之间都有联合。

    “那你们有什么办法了吗?”白松也不急,让他们先说下他们的看法再说。

    “我们三人,一人对付一个精灵,不要让他们有所联动。”独自存活淡淡出声说道。

    白松一愣,这个办法倒是很简单粗暴,但对于玩家的个人能力要求很高,即便在前世这也是很难的一关。

    元素精灵是会随着挑战者等级,人数,装备所变化的。要过这关其实也简单,白松一个人下去的话,三个精灵会削弱很多,有一定对付的把握。

    可白松一想,这两人好歹在前世也是超级高手级别的,虽然现在还没成长起来,但也远超一般玩家。

    “木元素精灵控制偏多有自我加血能力但伤害不是很高,移动速度也偏慢。土元素精灵防御高和木精灵一样,速度慢但防御力超强,并且有反伤技能。水元素精灵具体还没摸清,但按上次情况来看是最难对付的。”

    独自存活一脸认真的对着白松介绍大概摸索整理出来的资料,说完之后才说道:“松兄,你选一个吧。”

    白松当然不是傻兮兮的去选水元素精灵了,那玩意对于白松来说,也是极难对付的,这里最适合容易的还是木元素精灵。

    “我打木元素精灵吧。”白松丝毫不知道羞耻的说道,这让独自存活和豆腐乳都很意外。

    在两人的认知中,白松是个不折不扣的高手,可既然是高手一般都有高手的傲气。独自存活介绍的顺序正好是由易到难这样阶梯介绍的,从常识来说,白松即便不挑水元素精灵也会选个土元素精灵。

    “哇哇哇,松哥你好无耻啊,一来就把最容易的给挑了。”豆腐乳气得哇哇大叫。

    “恩,我选土元素精灵,豆腐乳你水元素精灵。”独自存活一脸认真的就将这件事决定了。

    想不到一向不苟言笑的独自存活居然是个腹黑男,豆腐乳听了之后,委屈得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宝宝一样。

    “都欺负人,玩盗贼的人都好坏的。”豆腐乳撇着嘴一脸悲伤地说道。

    “别废话,到了。”独自存活走在最前面淡淡地说了一句。

    阶梯消失不见,眼前出现了一块足球场大小的平台,地平线的尽头有一个楼梯口但是却是被锁住的。

    说是平台其实和一般的土地也差不了多少,草地中间有一片很小的湖,边上还有小片森林。

    独自存活对着白松指了指树林,示意白松朝着树林走,豆腐乳一看,也小心翼翼的向湖泊走去。

    而独自存活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白松瞬间就失去了独自存活的方位。

    “感知力都感知不到?”白松心中一惊:“这个技能绝对不是潜行,看来这才是独自存活的真实本领。”

    豆腐乳手中握着斧子,眼神中透露着的光芒和平时已然判若两人,看来两人都不再藏着掖着了,用起了全部实力。

    “真想看看他们的真实战力。”白松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也没办法,握着匕首也潜入了阴影之中朝着树林里走去。

    白松之所以走树林并不是为了挑软柿子捏,一来有树林的掩护白松可以没有顾忌的发挥实力。二来,也是为了尽快解决掉一个,去帮助其他的战圈。

    想来独自存活让豆腐乳去对付最难的,也是看出了白松的想法,于是他自己也挑个相对简单的。到时候不管谁提前解决战斗,都能迅速帮助另一个战圈。

    至于豆腐乳......他的任务就是拖住最难缠的,反正这里面,就属他最能抗揍了。

    这就和田忌赛马的道理是差不多的。

    当然,最委屈的还是豆腐乳了,莫名其妙的就被划分成下等马了,豆腐宝宝心里苦啊。

    白松走在树林中,时刻警惕着四周,他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在了木元素精灵的目光之下。但他却感知不到木元素精灵的存在,这种敌知我,我不知敌的感觉对于一个盗贼来说,这是最难受的。

    从来只有盗贼阴人,现在反过来要被人阴,这肯定是受不了。最难受的是,白松还要天真的装作自己还不知道自己被发现的样子,这才是最难受的。

    “还不出来么?”白松停下了脚步,装作是没有体力的样子,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一碗小米粥,在潜行的状态下小心翼翼的喝着。

    白松才刚喝了一半,一根树藤快速的向着白松袭来,白松直接将小米粥泼向树藤所袭来的方向,然后瞬间使用强隐加后跳。

    树藤的袭击落了空,白松就像是在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