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八十七章:篝火
    短信提示音在房间的某个角落响起,张晴好奇的拿起手机看。

    短信:xx账户为您转入了20000。

    张晴一看转账用户的名字,一下子捂住了嘴巴,她刚才还好奇谁给她转入了两万,一查用户居然是刘景。

    刘景从“墙”后走出来,白松也跟在后面,看着张晴刘景说道:“老婆,回来吧,我给你说过,白松他会改变的。”

    张晴显然被刘景的突然出现给吓了一跳,不过转眼之间她也就回过了神:“你说这两万是白松还你的?”

    “是啊,我就算想找别人借,一时间也借不到两万啊。”刘景说完凑到了张晴的面前小声耳语:“我说过,给他点时间,他会改变的。”

    白松一看时机于是趁热打铁,将单肩包放在了张晴的面前,被粗略分成几叠的钱落在了旧沙发上。

    “晴姐,这里有五万,我知道这些还不够,我会慢慢还的。”白松以前就被刘景邀请在家吃过饭,张晴要大白松几岁,一直以来就是喊的晴姐没叫过嫂子。

    刘景一脸惊讶的看着白松,这五万之前白松可没有和他通过气,稍微一想刘景大概猜出白松这钱是怎么来的。

    张晴脸色通红:“刚才我说的话,你们听到了?”

    刘景笑了笑,白松摸了摸鼻子出了门去,接下来的时间就留给刘景慢慢哄了,自己始终还是外人不方便。

    白松一个人坐在大堂里,十分钟过后房间门打开了,似乎是觉得一直把白松晾在外面不好,刘景张晴两人一起出来。

    一看他俩的模样白松便知道刘景已经哄好了,一看张晴想说什么,白松摇了摇头示意不用说了。

    随着时间临近晚饭,这个大家庭的其他成员都开始陆续回家了,有张晴的二姐,大哥一家人住,其中三个小孩子,最大的已经开始读初中了。

    对于白松的存在张晴只是介绍是刘景的朋友,对于刘景他们当然都认识是张晴的丈夫。

    白松将零食都散给了三个小孩子,几个小孩子都显得很高兴,对于大人们的问题他们不懂,只要能有零食就能开心好一阵子。

    看着几个小孩为了零食的多少而拌嘴,白松笑了笑,自己也曾那样无忧无语。

    本来他们只是热一点冷饭冷菜,也许是因为张晴夫妇的和好如初,也可能是因为白松这个客人的到来,张晴的二姐还特地抓了一只鸭子杀了来红烧。

    和那些农家乐装模作样的农家饭不同,这顿农家饭并没有农家乐里面的美味,但特别的下饭味道很足。

    白松吃饭一般只吃一碗,这顿还多吃了一点,恩,添了半碗。

    吃完了饭并不用白松这个客人做洗碗收拾的活动,今天的天色很晚了,也不可能回家只能等明天一大早回去。

    白松走出院子,在周围的一块平坝子找了个地方坐着,那几个小孩早在回家的路上就约好了地点把作业做了,这时三个孩子也在坝子里玩耍。

    白松拿出手机开着流量浏览着《神话》论坛,帖子很多,有讨论技巧的,也有交友的,还有因为游戏中的冲突在帖子开贴互喷的,都是些无用的信息。

    白松关了论坛,点开视频站。

    这时一个小男孩凑了过来:“叔叔,这个是什么啊?”

    “这个啊,是《神话》。”白松简单的回答道。

    “神话?神话是什么啊?”那个小男孩更加疑惑了起来。

    白松一愣,倒是不知道该要怎么回答才好,这里的孩子的生活整天就是漫山遍野的跑。如果要是个城里孩子,要问他《神话》是什么,不说对答如流,但他应该会了解是什么东西。

    “冬至,快点来玩了。”这时其他小伙伴的呼唤,让那个叫作冬至的小男孩撒丫子跑了,也不管上一刻心存的疑惑了。

    夜色逐渐深沉,在外玩耍的孩子这个时间段本该被大人喊回家了,可这时刘景之前就说好了要烧烤,让这些孩子现在都还能在外玩耍。

    “你居然还带了烤架?”看着刘景从面包车里拿出一个可拆卸折叠的烤架,白松惊讶的问道。

    “恩,也算是庆祝一下吧。”刘景露出一个微笑。

    刘景带来的烤架并不是那种大型需要用柴火烤的,但他之前仗着自己长辈身份就叫那几个孩子在天还没黑的时候就捡好了柴火,夜色被火光驱赶如白昼。

    张晴也在帮助刘景烤,家里的亲戚也都端着桌椅出来,倒也算是热闹,这在乡下一般只有过节的时候才会这样。

    一群小孩互相打闹,等烧烤端上桌的时候才老实了起来,一边吃着一边看着家里长辈聊天。

    “真好啊。”白松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景,这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两罐啤酒。

    “咱俩喝两杯吧。”刘景端着食物坐在了白松的旁边。

    “少喝点吧,你媳妇还在那边呢。”白松笑着打趣道。

    “咱喝咱的,不管那么多。”刘景故作豪迈之后又小声说道:“喝吧,已经得到许可了。”

    滋滋滋......

    火焰烧着柴火发出帕里啪啦的声音,周围除了这家再没其他住户,夜安静而又吵杂。

    火焰的光芒照在刘景的侧脸,刘景看着月亮喝着啤酒:“你知道吗?看着你这样,我有多开心。”

    白松低着头吃着花生米,有些高深莫测地说道:“其实你不知道的是,我有多开心。”

    白松说的话让刘景让摸不着头脑。

    刘景正要深问,不料白松已经举起了啤酒罐朝着刘景,刘景也只好作罢也拿起了啤酒瓶。

    白松的罐子里还有七八成的啤酒,白松直接一口全给干了,刘景一看也只好陪着白松把酒罐里的酒给干了。

    月光下那团火光熊熊燃烧,过了不知道多久,才渐渐地熄灭。曲终人散场,这场对于两人的狂欢就这样结束了。

    唯有那团被烧得漆黑的柴火,还躺在冰冷的地上,无人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