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八十六章:下乡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许多人,总有些人是上天注定会遇见的,总有些感动是流连忘返的。

    白松背着一个单肩包从银行走出来,在街边商店分别买了一瓶可乐和一听可乐,罐装是买给他自己的。

    滋!

    白松拉开罐头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眼神望着天空。

    陈叔那番话,其实在前世有对白松说过,可当时的白松不以为意还反唇讥笑。

    摸着头上那没有剪完那一小撮头发,还好自己没有因为重生之后发生的一切所膨胀,不然等醒来之时恐怕得后悔一辈子。

    眼前飞过一只昆虫,白松突然想起了米诺多蒂菲,那只为了家人奋斗一生的昆虫。同时也想起了“熊猫”先生,在炙热的熔炉中微笑......

    他们应该是幸福的吧?

    人的一生奋斗为了什么?想来应该有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答案。也许有人为了权财色,但更多的人,只是为了让家人过得好一些。

    他记得自己在当时问了自己一句:这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

    现在白松总算是可以给自己答案了,对,这应该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想到这里,白松猛得灌了自己一口冰镇可乐,一阵透心的凉爽在体内蔓延着。

    一辆白色长面包车在白松的面前停了下来,车虽然洗得很干净,但从一些老痕迹来看,应该开了很多年了。

    这是刘景借来的车,他自己原本也有车,但被白松纠缠借钱早就已经卖了。

    “我说,你发什么呆呢?”刘景按开车窗,双手趴在方向盘上看着白松白松说道。

    白松拉开车门将那一瓶可乐扔给了刘景,然后坐到了副驾驶。

    “你不系安全带?”刘景看了白松一眼。

    “这不系上了么?”白松指了下自己的单肩包,背带斜在身上就像安全带一眼。

    白松不喜欢系安全带,但依靠单肩包的带子糊弄交警还是够用了,再说这也就是小城市,白松还真没见过检查安全带的交警。

    “你可真行!”刘景说完也只能给白松点个赞。

    窗外的场景从老旧的街道变成了田野公路,他老婆的老家在乡下,不是特别偏僻,至少是能通车。

    老路不像高速公路一样畅行无阻,有时候路面只能单行,过往的车辆如果相遇,必须还要一方倒车到路边空余地方让路。

    有些地方很长一段都没有空余地够双方停驻,还好这段路的车都特别少,但一到过年的时候堵车就成了家常便饭。

    看着窗外逐渐变暗的天色,白松叹了口气:“科技的小进步,并没有为这里带来什么太大的改变。”

    刘景这时正在倒退等前面的车先过,从口袋里掏出烟盒递给白松一支烟,摸出火机点燃吸了一口:“穷越穷,富越富,科技永远是先为富人服务,淘汰下来的,再是底层的人。”

    “我知道,”白松接过烟吸了一口轻轻吐出:“这个情况在未来几十年内,恐怕都不会改变。”

    “行了,咱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这时前方的车已经通过了,刘景将车开往前方,很快就要带目的地了。

    刘景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距离他老婆的娘家,很近的距离。

    白松帮刘景提着一些水果还有肉制品,包括了一些零食,在超市买的卤制猪蹄板鸭这些。

    “这个地方你还有印象没?”刘景提着大包小包问了白松。

    “当然有印象,你小子小时候读书总喜欢带我到这个地方来玩,感情你家伙从小就看上了人家李晴。”白松没好气地说道:“我以前就说,这地方有什么好玩的,怪我当年太纯洁。”

    张晴就是刘景的老婆。

    “到了,一会你就当个受气宝宝就行了,可别乱说话啊。”刘景在门前还特意叮嘱了白松一句。

    白松只好翻个白眼,感情他突然同意自己一起来,是要自己来当受气宝宝的。

    不过这只是一句玩笑罢了。

    轻轻的敲门声。

    打开大门的是一个六十岁的老婆婆,满头的银丝,她一看刘景本来想说什么的,可是又看到了旁边的白松。

    “进来吧,小晴在房间里。”千言万语化为一声叹息,最终还是让刘景进了门去。

    眼前是一座长形的院子,从大门到正大厅的屋子有十四五米的距离,旁边也有一些小建筑比如厕所,猪圈,鸭圈这些。

    大厅的门槛有些高,白松观察着四周差点绊一跤,不过还好保持了平衡,不然可就要出丑了。

    大厅坐着个老大爷想来应该就是刘景的老丈人了,看他一看刘景,说道:“你来干什么?”

    刘景还没说话,丈母娘就打断道:“老头子你少说几句吧,人家小两口的事,总还是要解决的。”

    老大爷一听自己老伴还反过来数落自己,气得直接哼了一声,拿着一杆烟枪就走进了大厅的院子里去了。

    “晴晴在她自己房间里,你自己找她说吧,这些天她回来就一直哭,唉......你们的事我也不好多干涉,我还是希望你好好劝劝她。”老婆婆说完招呼道白松:“我去给你泡茶。”

    白松连忙摆手:“不用不用了,我是来帮刘景劝的,就别管我了。”

    刘景将水果那些东西放在了宽桌上,带着白松走进张晴的房间。

    地上是那种土铺成的地,坑坑洼洼的,农村小院里一般都是这样,不兴弄什么水泥地之类的。

    刘景打开门,张晴的房间里在门边有一堵很高的由箱子叠起来的“墙”,让里面外面都无法第一时间知道是谁。

    张晴不知道是刘景来了,习惯性地说道:“妈,你别来劝我了,我没事,我就是心里有点想不通。刘景那人什么都好,勤奋能干,但就是太仗义死心眼了,交了个混账朋友。”

    刘景示意白松停住了脚步,继续听张晴说着:“他就是个烂好人,其实要说气,我最气的就是他那个混账朋友,不是他我们家庭根本就不会这样。”

    “其实离婚,我也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