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六十章:熊猫
    每当看到夏日总会联想到想到炎热这个词,如果看到前面太过难受,那么凉风这个词应该能降降温。

    天空有些闷,白松不是一个爱出汗的人,可现在额头前已经冒出了汗滴了。

    也许只有在这种闷热的天气,动物园这个地方在周末这个时间才会只有这么点人。

    “爸爸,好热啊。”朵朵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

    “爸爸带你去买冰淇淋。”白松牵着朵朵问道。

    朵朵有了点精神,点了点头。

    “你们去吧,我等你们。”苏秋雨示意自己不去了。

    今天的苏秋雨披着一头淡黄色的秀发,穿着一身白色勾边的蓝色连衣裙挎着一个时尚的细长小挎包,穿着双肉色透明的丝袜保护娇嫩小腿免受汽车尘土和烈日的煎熬。

    谁能想到这位小清晰女神范的美女已然为人之母。

    白松带着女儿走到专门有卖冷饮的商店,商店外有很多露天的桌椅,显然是为了扩大生意而摆放的。

    “爸爸,你看,熊猫过来了。”女儿拉了拉白松的手。

    白松顺着女儿指过去的地方看了过去,原来女儿口中“熊猫”是真人扮演人偶,动物园商场这些地方经常会雇佣一些肯干这些活的零时工,让他们来招揽客人。

    “熊猫”走了过来,找了个板凳坐着,老板并没有赶他走也没过问,显然是习以为常的事了。

    熊猫摘下了头套,露出一张二十七八岁大龄男青年的面孔,他的头发不算长也不算短,可他的头发就像才洗过头一样湿漉漉的。

    他没有将头套放在桌上或者地上而是抱在手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在这个闷热的天气里布偶套里的温度就和火炉一样。

    “爸爸,熊猫先生怎么了?”朵朵疑惑的问着白松。

    白松张了张口,这时老板打断了他:“要买点什么?”

    “三个冰淇淋吧。”白松说完还问了下朵朵:“吃冰淇淋好吗?”

    “恩。”朵朵点了点小脑袋。

    老板的动作很娴熟,很快的就做出了三个冰淇淋。

    “六块。”老板将冰淇淋递给了白松。

    白松掏出了钱是他出门时从卡里取出来的,都是一百,老板娴熟的找给了白松零钱:“九十四,您点点。”

    白松将冰淇淋递给了朵朵两个,这样一来朵朵就一手拿着一个了,白松没有点钱也没有马上就走,老板看向白松的眼神有些疑惑。

    这时白松从手里的零钱抽出了两块递给老板:“做一个给他吧。”

    说完还指了指“熊猫”,看着老板点头白松也就牵着朵朵走了,走远了白松还回头看了一下,尽管有些远但白松明显的看出来老板给熊猫的冰淇淋似乎是......要大一些?

    是啊,没人会看不起为了生活而拼搏的人。

    朵朵也跟着白松的眼神朝着后面看,那个青年看见了朵朵的眼神还没有接过老板的冰淇淋又带起了头套,做出了一个左右拍手的滑稽动作,逗得小朵朵直笑。

    可是,除了小孩没人能笑得出来。

    白松牵着朵朵:“朵朵别看了,熊猫先生累了,需要休息。”

    “哦。”女儿的眼神有些似懂非懂。

    ......

    带着女儿看了凶猛如狮子老虎,优雅如孔雀白鹤,机灵如金猫金丝猴,可爱如大熊猫。

    只是狮子老虎凶猛已然不见,一寸之地又怎能优雅?一座假山束缚了灵性,可爱憨厚却是猛兽的包装。

    但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总比每天从早忙到晚,匆忙得像一个过客一般,一生就在手忙脚乱中度过的蚂蚁要好得多了。

    离开动物园,“熊猫”还坚守着岗位,看见朵朵还做了个可爱的动作给朵朵告别,也许......他以为是这个小天使开口送给他的。

    随后又去逛了下公园,又顺道去了大商场购置了一些生活用品,带着母女俩久违的在外面大吃了“一顿”。

    本来白松提议去顿火锅但苏秋雨丝毫不给白松商量的语气拒绝,只好妥协去吃羊肉汤,不算很贵十五块一碗,三人也不过才吃了四十五而已。

    太阳在天上溜达了一圈,此时的他又准备去地球的另一半溜达了,还真是勤勉呢。

    一家三口决定散步回去,一路上偶尔有路人回头,目光有在苏秋雨身上的也有在朵朵身上的,等看完苏秋雨和朵朵后目光才会看向白松。

    那种目光,应该可以被理解成为......羡慕?也许是吧。

    可是白松一路上却有些漫不经心,他心中有个疑问: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为了家庭,闷头奋斗着,就像“熊猫”一样?

    这时一只甲虫从他的眼前飞过,朵朵还举着小手想去抓,白松不由得想起来了中小学时期要求读的一本课外读物。

    法布尔的昆虫记。

    米诺多蒂菲是一种类似甲虫的生物,只不过体型要更大,胸前有一根锋利的长矛。

    母虫一生的工作就是在地下构架巢穴照顾子嗣,一心都埋在这个家里,至于食物来源全由公虫负责。

    公虫的一生包括了:运土,收集粮食,帮助妻子减轻她的工作,它的一生从未停歇过。

    最后,家构建好了,他精疲力倦地离开了家,在某一处露天地里凄惨的死去。它用它的一生,讲诉了什么叫父亲的职责,什么是丈夫的职责。

    在风流成性的昆虫界里,它就像一个异类,没有和同伴一起欢饮畅志,也没有和寂寞女子调情戏耍。在奄奄一息时,它问心无愧说一句:“我为这家人,尽力了!”

    “熊猫”也许就是米诺多蒂菲,他们也许有着相同的境遇,相同的人生,相同的职责......

    闷热的夏日终于在傍晚时分迎来了一阵凉风,路上行人脸上的浮躁稍微被抚去了几分,凉风也吹到了白松的脸上,那头不长不短有点乱糟糟的头发吹得轻轻晃动。

    看了眼活波可爱的女儿又看了眼青春靓丽的妻子,但白松心里浮现出了一丝惆怅,不由得再次问了自己一句。

    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天空传来飞机的呼啸声,在空中留下一道似云彩一样的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