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五十九章:出游(求收藏)
    照顾好苏秋雨吃完药睡好,白松陷入了沉思,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自己身上没有钱!

    “唉。”白松背对着苏秋雨,突然想道:“对了,幽灵火借我的两金币,好像还有五十银,要不挂交易网站卖了吧?”

    按现在市面上的价格来说,金币比例虽然略有下降,但五十银卖个一千还是有人卖的,只是如此一来白松又一清二白了。

    不说别的,白松现在回血全靠自然回复法,穷得吃不起血药了,白松本来还打算购置点必需品小道具之类的,如此一来又难了。

    可是出去玩,总得花钱啊,自己一个大男人好意思一分钱不花吗?就算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苏秋雨可是一个人抗了这个家这么久,白松实在不忍心。

    “得了,浪费的时间大不了明天通宵补回来,钱总还会有的。”白松咬了咬牙:“大不了,卖一件关键装备,前期没有壁虎鞋不一样想了其他办法做了那任务吗?”

    说着白松就开始做了,在交易网站上扫描了自己的身份信息,这游戏是靠身份认证的,盗号是完全没有办法实现的。

    白松急着要卖没有摆太高的价钱,比正常的市场价稍微低了一些,市场价1200白松1199......好像也没低太多。

    但这一块钱的差距,如果用价格从低往上拍的话,白松的就拍在了第一个,很快就有买家联系了。交易过程没有那么多繁琐的程序当面交易之类的,白松直接邮件发给了买家,买家确定了之后客服直接转了1199到白松的账户上。

    白松登上了游戏顺便读了回城卷,正要下线正好碰见了幽灵火叫住了自己。

    “松兄,有其他什么活动没?要不和我去练下级?”幽灵火问道。

    白松想要下线摇头道;“没有,现实有点事,再说吧。”

    “对了。”幽灵火一惊一乍的然后掏出两个金币丢给了白松:“这是鬼舞那家伙输给你的。”

    白松这才想起还有鬼舞的那回事,可是这还是不合适,白松摇了摇头不要。

    可是幽灵火硬塞给了白松:“拿着吧,我的那两金币从公会资金里已经补给我了,这个是鬼舞输给你的,我可不能要。”

    盛情难却,白松最终还是收了一金币,还丢了幽灵火一个金币,美曰其名:分赃。

    不再多说,白松直接下了线。

    ......

    与此同时,距离白松他们通关王宫废墟地狱级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有余了。

    一阵狂风刮过,仅剩的一个玩家躺在了地上。

    团灭。

    白城阴沉着一张脸看着一刀:“一刀,你之前不是说分析得差不多了吗?一天了!在这里耗费一天了,人家幽灵都过王宫废墟的地狱本了,我们他吗的还在这里停止不前。”

    一刀偏低着头思考懒得听白城的废话,过了好一会才摇头说道:“不应该啊,王宫废墟的普通我们也去过,以现在的实力也才最多过两关,幽灵公会的配置并不比我们高多少甚至还不如......”

    白城也不是傻子,一听分析之后也冷静了下来,皱着眉说道:“那你说,他们是怎么过地狱本的?”

    这会一刀才看向白城认真回答他的问题:“想不通...想不通...他们应该是请外援了。”

    “外援?”白城脑海中不由得出现了那张讨厌的脸,心中暗想:“难不成是他?”

    ......

    落日的余晖已经消失不见,隐藏在了天蓝色的背面。

    夜幕拉上了天空的窗帘,等待着朝阳再一次的掀开。

    “白松,帮我擦下身子,身上有点汗睡不着。”苏秋雨躺在床上无力的说道。

    白松听后老脸一红,转念一想:“她是我妻子,我怕个什么。”可是心中虽然这样想,但隔着前世今生已然多年未见,心中有点别样的感情。

    家里有个用天然气洗澡用的热水器,可是已经年久失修温度只能说够在夏天洗澡的,苏秋雨正发着烧用这种温度的水擦身子很容易再次着凉。

    家里有一口大锅是准备冬天洗澡用的,白松用大锅给苏秋雨烧好了一锅水,白松端到了床前拿着苏秋雨洗澡用的毛巾准备被苏秋雨擦拭身子。

    苏秋雨见白松一来,撑着身子半卧在床上,面对多年后再重聚的妻子,这时白松咽了咽口水,拿着热毛巾轻轻的帮苏秋雨擦着身子。

    只是有内衣在还是有些地方擦不到,苏秋雨一看就想揭开身后的钮扣,白松赶紧制止了她,至于因为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苏秋雨奇怪地看着白松,眼神中有些不解,看着苏秋雨绝美的脸庞白松有些迷醉一点一点朝着苏秋雨的方向凑了过去......

    可这时窗户外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啼声,白松连忙打开窗户一看,原来只是野猫而已。

    可猫叫声为什么会是婴儿的哭声?

    ......

    鸟儿从高空中俯视地面,发现地面有一群蚂蚁,他们的头非常的大,可是手和脚却很细。

    周末,压抑的人们迎来了短暂的释放,只是出来放松的人多了,那放松也就无从而谈了。

    “朵朵,在幼儿园里有没有好好听老师的呀?”公交车上有些拥挤,白松怕朵朵被挤着一直抱着朵朵。

    “恩。”朵朵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老师给我们讲了很多故事,还带我们学习了诗歌。”

    “是吗,那回家你可要跟我和妈妈表演一下了。”白松刮了下女儿的鼻子打趣道。

    女儿嗅了一下小秀鼻,似乎不是很乐意白松挂她的鼻子,白松和苏秋雨见状不由得相视一笑。

    周围的两个乘客也被朵朵这可爱的小表情给萌化了,笑着的同时朝着旁边挪了挪,似乎是不愿意挤到可爱的小天使。

    下了车,朵朵从白松身上下来,牵着白松的手说道:“爸爸,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给你和妈妈讲故事啊。”

    公交车的人下完了,摇摇晃晃地开往了下一站。

    白松看着前方轻轻地说道:“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