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三十八章:通宵升级(求推荐)
    监工是10级的精英怪,白松的装备其实很差,一把白装低级的片刀,之前还有个盾牌也丢在四十盗首的洞中了。

    不过丢了也好,一个盗贼一天装备个盾牌像话吗?

    由于只开一个怪,刘景没有去捡小石头,而是使用小火球丢过去。也是傀儡矿工不会听命于监工,不然拉一个监控的仇恨,所有管辖内的傀儡矿工都会行动。

    白松早早的开启了潜行,现在的白松,非boss是不会轻易动用三尸之戒的,实在消耗得太心疼。

    在阴暗中潜行,监工头子一点没有发现的意思,手中的长鞭子挥舞而来,可就在它行进到一半时背后突然感觉到一阵刺痛。

    白松第一刀就暴击了,刀在离开的瞬间突然身子充满了爆发力,可惜白松这次失误了,刀尖并没有用最尖端的点触碰到监工。监控并没有击倒,而是原地眩晕了1.5秒,在这眩晕的时间里白松没有抓紧时间攻击,反而用两个小闪身到了监工的背后。

    背后攻击,永远是盗贼最常规最具有杀伤力的常规攻击方式。

    白松的动作非常迅速,等监工转过身的时候,白松已经打了一个三连暴击了。至于刘景,在打酱油这条路上,他一直走得很稳。

    不过监工到底是10级的精英,白松的身法虽然很飘逸,不过监工的“狂鞭乱舞”技能,只要是近身基本躲不过去。

    白松依靠超强的操作,只吃了一鞭,但白松的小脆身板,吃了一鞭子血就下降了好大一截。

    “cd转好了。”白松心里有个读秒,并没有去看飞刺的cd。

    就在数到零的时候,白松没有绕后,监工是有智慧的怪物,知道被白松在背后打得贼痛智慧,就有意的保护着后背。

    这倒不是白松突不破监工的防守,只是觉得没那个必要,监工被一刀戳出暴击,随后直接倒飞在地上。

    又是破百的伤害!

    “可惜没有学乱斩,如果学了乱斩,这样的情况接乱斩会有伤害加深。”心里这样想着,白松一个跃步跳了过去,对着到底的监工弱点捅了几刀。

    监控还剩着一丝血皮,又很强势的站了起来,这次白松预判到了监工出技能,提前给躲开了。等放完技能后,监工也没翻出什么花样,就死于了白松的片刀之下。

    摸摸尸体,十个铜币,扣!

    按照这个套路继续找监工来刷,之前刷傀儡矿工的时候,刘景是越级杀怪白松是降级刷怪,这一越一降直接就将队伍定型为带人刷怪。

    队伍的经验判定上,就少了很多,组队并不是杀一只怪然后你分一半经验我分一半经验,真要这么分恐怕这游戏大家都得当单机来玩了谁还组队啊。

    组队自然是另有经验奖励的,其中奖励的经验视队伍等级来订,比如现在打的10级怪又是精英级别的,这个组队奖励肯定会高很多。

    在昏天暗日的练几下,刘景终于升到5级了,而白松也升到了9级

    “呼~”刘景喘了一口气:“这样刷怪好累啊。”

    白松目瞪口呆的看着刘景:“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我他喵累死累活的打怪,你累个毛啊。”

    “我站累了你不知道我有脊椎病啊,哎哟,一说起来就痛。”刘景说完还装模装样的摸了摸自己的脊椎。

    “......”

    对于这么过分的卖萌,白松也不好发表什么意见了,他喵的躺在登陆舱脊椎痛个毛啊,而且登陆舱还自带对人体的放松按摩。

    外面天色已经晚了,显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了,登陆舱已经自动补给了营养液。

    两人还是如同机械一般的练级,之前爆的白装法杖是五级的,刘景已经可以使用了,刘景伤害大幅度提高了。现在的刷怪,在刘景输出提升之后,效率已经快了不少了。

    法师只要有技能和装备,那简直就是一把活生生的刷怪神器,跟着法爷走,经验不用愁。就是刘景这个‘法爷’,稍微寒颤了一点。

    监工愤怒一吼,啪嗒,一枚戒指掉在了地上,两人怀着兴奋的心情去捡,可是却只是垃圾白装戒指。好在加的智力还不少,白松随手丢给了刘景。

    “没体力了,休息会,补充下体力。”刘景怠惰的坐在了地上,从背包里摸出之前白松给他的小米粥。

    白松其实也累了,听闻之后,也跟着刘景坐在地上,从背包里拿出了小米粥。

    突然刘景将碗举在半空:“来,走一个。”

    “你当这是喝酒呢?”虽然嘴巴上是这么说,但白松还是和刘景碰了一下,说起来,这还是重生以来第一次和刘景碰杯了。

    只不过,不是在现实喝酒,而是在游戏里喝粥。

    “tx一个?”白松突然发问。

    “ttt,反正也没人烦我了。”刘景喝着粥随意的说道。

    tx,这两个字并不是说某讯或者什么专业术语,这只是属于他们两人共同的暗号。

    白松看着火把不由得陷入了回忆之中。

    tx其实就是‘通宵’两个字的缩写,从小两人就是死党,两家也算是熟识,所以两人经常串门一起玩。读吧通宵,可是打电话的时候家里大人在身旁,直接说通宵不合适。

    于是,两人就约定好,把通宵两个字换成tx,最开始的对话是:今晚tx一个?然后后者要去就说t一个,不去就说不t。

    后来对话就变得简洁多了:t一个?t!

    两边的父母听了之后,一脸的蒙圈,这俩孩子在说什么?由于双方家里都管得不严,两人经常是通宵玩到天亮。

    那个时候年轻,通宵玩到大天亮之后,第二天还能再战一个白天,随着年纪的偏大,身体素质大不如前很少再通宵了。

    白松嘴角扬起了笑容,刘景问白松笑什么,白松不语只在心中暗道:“那是早已逝去的青春。”

    其实青春无须缅怀,最重要的是向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