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二十八章:刘景近况(求推荐)
    “之前我和豆腐攻略了很久,都以失败告终,能攻略地虫完成我们的任务,松兄你占首功。”独自存活淡淡地说道:“至于我和豆腐,这个钥匙和箱子归我们就行了。”

    “是啊,给我们钥匙箱子就行了,这匕首松哥你就收下吧。”豆腐乳也意识到能击杀地虫,完全是白松的功劳,当即也说道。

    “那好。”白松收下了地虫匕首:“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箱子打开,是一个圆盘形状的物品,查看不了属性,说明只说是任务物品。一行人成功分赃,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松哥,那我和存活去交任务了,后面还有点后续,松哥你要不要一起?”豆腐乳邀请道。

    白松摇了摇头,无奈打趣道:“这跟你俩一起做任务,我啥奖励都领不到,这不是折磨我吗?”

    “好像是这样......”豆腐乳不好意思摸了下耳朵:“好像还真是这样,十级大副本,咱们到时候一起?”

    “再说吧,先升到十级看看。”白松给了个不算接受也不算拒绝,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系统提示:玩家“独自存活”请求加你为好友。

    加完好友,独自存活对着白松点了点头,然后就和豆腐乳一起读回城卷回城了。

    等两人走后,白松一时间也觉得有些劳累,本想再刷一会,可是他的运气实在比较差。除了自己的那本潜行之外,就再没爆过潜行书了。

    系统提示:现实中有人找您。

    游戏登陆舱有感应功能,可以设置,比如触碰之后提醒,也可以把敲门这些异常行为都设置为提醒。毕竟白松一个人在家,万一有人要找的话,没设置外在感应太麻烦了。

    一分钱一分货,两万块钱也不是没道理的。

    山中无岁月,山洞中光线昏暗全靠火把,很难分辨出白天黑夜,白松找了个角落原地下线。

    开舱,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到白松的脸上,有些刺眼。

    白松揉了揉眼袋,穿好拖鞋去将门打开,一打开门就看到两手提着重物的苏秋雨。白松连忙接过其中一大袋米,这才让苏秋雨轻松了点。

    看样子,她应该是没带钥匙。

    “家里没米了吗?”白松记得米桶里好像还有一半的米来着。

    苏秋雨微微一笑,回到道:“西区超市那里米特价,我从那里回来的时候,顺便买的。”

    西区......

    白松听了心一紧,西区最近道路建设,公交车是绕行那里的,想要坐车得走个好几里才行。想想苏秋雨提着这么重的东西,还要走那么远,白松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苏秋雨关好门正好站在窗前,阳光肆意地洒在她曼妙的身姿上,一头微卷的长发有些凌乱,职业套裙小腿呈现勾魂的曲线。

    任谁看了都会说,这样漂亮的女人,不应该生活在这狭小昏暗的空间里。

    “你不是在公司吃饭吗?干嘛回来?”白松帮着苏秋雨在洗菜,尽管白松笨手笨脚的,但看得出苏秋雨很高兴。

    “恩,营养液挺贵的,想着家里没菜,买点菜回来,能省点是一点。”苏秋雨系着围裙微笑答道。

    一道不太丰盛,却很可口的午餐弄了出来......其实就是白菜加了点肥肉一起炒,朵朵在幼儿园的日子,伙食档次又下了一个标准。

    “对了,今天我买米回来的时候,好像看到刘景了。”突然苏秋雨放下了碗,有些担忧的说道:“我看见他在他们公司外的小摊上吃盒饭,脸色有些憔悴。”

    刘景工作的公司,位处于西区。

    “是吗。”白松愣了一下,然后继续闷头扒饭。

    “房租这里,暂时我来想办法,你先把之前借的钱还给他吧。”苏秋雨拉了一下白松让他先别吃了:“上次你说他孩子出生了,咱们又不是没经历那个阶段,你知道的,我怕他一个人扛不住。”

    “恩......”白松几大口将饭给塞进口中,然后将碗拿进厨房三两下给清洗干净:“我先去做事了。”

    苏秋雨担忧的看了一眼白松的背影,没有说话。

    熟练的脱掉了拖鞋,白松呼出一口浊气,然后爬进了登陆舱,眼前的画面一转,登陆成功。

    幽暗的山洞看不到一丝丝光亮,白松眉头一锁,读取了回城卷。

    只能供四人并肩行走的石桥下,有缓缓而流的溪水,灿黄的草簇拥着矮风车。微风轻轻吹过,草随风动,风车依然如旧的转动着。

    镇外流淌的小溪,并不太深,也很窄,白松坐在溪水边嘴巴学着那些电视剧里的主角叼根草。看着溪水,白松会心一笑,以前他造了个独木舟,时常会在这条溪里划船玩。

    白松躺在溪边的草地,吐掉了口中的草:“真不明白这草有什么好叼的,那些电视里主角还老喜欢叼根草。”

    白松没有向苏秋雨说刘景的事,现在的他已经不是那个只会说的白松,用行动当成语言。

    “如果卖掉地虫匕首,先还两万给刘景,应该还有剩余再补给他,可是除了卖匕首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白松抬头看着纯蓝色的天上飘着薄薄的一层雾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刘景那家伙还是挺让人担心的,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了吧?”

    在前世,刘景根本就没有离婚,所以白松不知道刘景他老婆闹离婚的事。

    “应该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吧?”白松躺在草地上,感受着微风拂过脸颊,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由于白松躺的地方离石桥很近,桥上来来往往的玩家自然也有人发现有人躺着睡觉,可是快节奏的游戏生活下谁也没空关注他。

    这时,桥上一个手持法杖的男人发现了躺在草地上的白松。

    “大高手,看不出你还挺悠闲的,真羡慕你啊。”白松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幽灵火。

    “原来是火会长,我可没你说的那么悠闲,思想僵了,休整一下而已。”躺在草地的白松从地上坐了起来,摇头苦笑。

    看着幽灵火,这时,一道灵光从白松脑海中闪过。

    “火会长,我这里有一笔大生意,做不做?”白松看着幽灵火两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