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二十五章:夜说
    其实就十级的超精英级地虫而言,白松是有单独解决能力的,靠着三尸之戒里的毒瘤尸鬼还有熔岩尸鬼的输出消磨地虫血量。就算是诅咒尸鬼,也能大幅度削弱地虫的护甲,更有小几率触发三种尸鬼的二段技能。

    中毒加深,尸火焚身,大诅咒术,白松现在只碰到过一次尸火焚身,直接烧死了一只傀儡矿工,相信其他两个也不会太逊色。

    但如果白松单刷精英地虫,实在是不划算,隐藏任务已经提前被豆腐乳他们接了。没有任务为前提,靠一个随机出装备的青铜宝箱,和可能会赔本。

    白松的打法,就是靠着幽灵披风的敏捷度躲避地虫的攻击,然后趁机去打暴击弄出尸鬼来消耗,说白了就是靠时间磨。

    就算时间不算在金钱里面,如果开出来的装备不理想,三尸之戒耗费的耐久度就是白松不能承受的。至于和豆腐乳他们一起攻略地虫,白松也不准备暴露三尸之戒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白松还是很清醒的,知人知面不知心。

    看了一眼洞外。

    日落斜阳,傍晚的余晖映衬着小镇,三五成群的玩家从镇外而归,镇里的局面也停止了忙碌,做菜的香味笼罩着风萌镇。

    唯一不变的,是那未曾停歇的风车,也许它该保养一下,以免坏掉。

    重生以来,白松第一次静下心来欣赏风景,带着几分唏嘘:“还是眼睛看到的世界,才是最美的。”

    就在白松准备下线,一道黑影飞一样想要从洞口跑出去,白松离着洞口近,一把就朝他抓了过去。那道黑影一个闪身,躲开了白松的一抓,然后在地上留下一个类似炸弹的圆形物。

    “咳咳。”烟雾弥漫,把白松呛得直咳嗽,白松一闭眼,无视了烟雾追出洞外。

    可惜,白松的感知力数值实在太低了,烟雾一直在扩散,那黑影显然已经跑远,白松感知不到任何的方向。

    “刚才那个,绝对不是玩家!”白松皱着眉头低头思考:“现阶段,绝对没人能拥有这种速度,就算有幽灵披风,都不行。”

    那是什么呢?

    白松仔细的思索着,可是不得结果,关于这种冷门事情的记忆,很是模糊。

    “算了,也许不是什么紧要的东西。”白松摇了摇头,不去想太多,直接选择了下线。

    房间内的灯光有些昏暗,就和吃饭的茶几一样,已经有些岁月了。

    本来按照往常来说,只有两道菜,一道水煮白菜,一道莴笋炒肉丝,肉丝很少只是起个提味的作用。

    然而今天的比例却很足,由于解决了女儿的学费问题,苏秋雨买了一条草鱼回来,改善了下生活。

    对很多人来说,这份晚餐很平淡,甚至可以说是一顿不丰盛的晚餐。可是对于白松来说,这是他这些年,吃到最舒心的晚餐。

    “小心刺。”

    苏秋雨嘱咐卖鱼的将鱼砍得大块点,特别是鱼肚那一块砍的很大,那些地方只有大刺没有细刺。苏秋雨将鱼肚都夹给女儿,还给白松也夹了两块,她自己却吃的是鱼尾部分。

    鱼尾是刺最多的部分,而且大部分都是小刺细刺。

    女儿朵朵好奇地问道:“妈妈,为什么你每次都吃鱼尾呢?”

    “因为妈妈喜欢吃鱼尾啊。”苏秋雨微微一笑回答到。

    白松听到对话,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默默的扒着饭。吃完了饭,白松主动的捡起了碗,拿去洗。

    苏秋雨累了一天,看到白松主动干活本来很惊讶,不过想想这些天来,白松的转变,苏秋雨也就开始有点适应了。

    待到女儿熟睡之后,苏秋雨双手双脚的扒在了白松的身上。

    “恩,秋雨你干嘛?”白松还没有熟睡,疑惑地问道。

    苏秋雨捏了捏白松的脸,有些俏皮地笑了笑:“呐,为什么你突然改口叫我秋雨了,不叫老婆了?”

    “不是......”白松在想事情,突然被苏秋雨这么一问,呆呆的说了一句;“老婆。”

    “恩......老公,我明天特地请了假。”苏秋雨的声音,突然变得嗲嗲的:“那个...老公,昨天人家答应你的事,今晚可以。”

    听着苏秋雨突然变得娇滴滴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白松脑海中浮现出刚才吃晚饭的那一幕,心中对苏秋雨有一种莫名的心疼。

    白天要出去劳累的工作,好吃的尽量都让给女儿,晚上还要被自己折腾,这叫他怎么忍心?

    由于女儿的原因,白松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将苏秋雨涌入怀中。借着月色,近距离观察苏秋雨清秀美丽的素颜,然后轻轻地吻了下去。

    “唔唔...”苏秋雨被厚实所包裹,发不出声音。

    从嫩唇再到天鹅般白净的脖颈,最后在她额前轻轻点了一下,苏秋雨闭着双眼等待白松下一步的动作,可白松躺回了自己的位置轻声喃语。

    “等我赚钱了,咱就开家火锅店,你来当老板娘,每天去点下账。空余时间,你就和你那些闺蜜们,去购物,做spa......”

    白松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苏秋雨恢复了正常的语气淡淡对他说道:“笨蛋,你知道你改变之后,我有多开心吗?我只想陪着你和朵朵,相夫教子。”

    白松还是没动静。

    苏秋雨一看,原来白松说着说着就已经睡着了,苏秋雨无奈的笑了笑,给白松盖上了凉被自己也睡了。

    白松偷偷睁开眼看了眼苏秋雨,发现对方已经准备睡了,悄悄松了口气,原来白松是装睡。

    苏秋雨太不容易了,白松不知道,苏秋雨和以前的自己是怎么能生活那么多年的。难得能早点睡,白松不想再折腾苏秋雨了,至少,也要等她不再那么累之后。

    最关键的是,女儿还在小床上睡觉呢,到时候做得小心翼翼的还不如早点休息来得实在,再说这样对女儿的影响也不好。

    一夜无话。

    一家三口难得的出去吃了顿早饭。

    “我送女儿去幼儿园就好了。”苏秋雨捋了捋散落在额头前的发丝说道。

    白松摇了摇头,坚持自己也要去,能够送女儿开学去幼儿园,也算了却前世的小小遗憾了。

    苏秋雨今天请假不仅仅是为了满足白松的生理需要,也是为了能够在今天去送女儿上幼儿园,谁想白松昨晚睡着了不说还要一起去送女儿。

    其实也幸好昨晚白松装睡,不然以白松这么多年的累积,今天她肯定一时半会是下不了床的。

    “不能读走校吗?”白松问道。

    私立幼儿园住校每周只能回家一天,其实学校离家很近,幼儿园除了读住校的也专门有校车接送走校生。白松这样说,其实也是想多见见女儿。

    只是白松这个要求,说得很不负责任,因为他的时间并不足以管好朵朵。

    “你一天在游戏里,我也要上班,朵朵的饮食怎么办?还有接送朵朵的问题,你没想过吗?”苏秋雨皱着眉头说道。

    听完这些,白松一时间也没话可说,过了一会白松才说道:“那先让女儿临时走校吧,过段时间我赚钱了,咱就把女儿接回来改成走校。”

    “希望吧。”苏秋雨也只是叹了一声。

    公交车摇摇晃晃的,到了私立幼儿园门口。

    “妈妈再见。”朵朵亲了苏秋雨一口。

    “爸爸再见。”同时也亲了白松一口。

    “朵朵,记得我叮嘱你的那些话,要和其他小朋友和睦共处。”苏秋雨不放心的挥了挥手。

    待到女儿走进了幼儿园,白松才牵了一下苏秋雨的手:“走吧。”

    “恩。”

    两人手牵着手,不像老夫老妻。

    有点像?

    男女朋友......

    由于和人有约定,白松也没有和苏秋雨到处去瞎逛了,而是坐上公交车回到了家中。

    登录游戏。

    一睁开眼,就看到豆腐乳在那里百无聊赖的打哈欠:“老大啊,我们等你半个小时了,我这一大早起来的,容易吗?”

    “准确来说,应该是三十一分二十五秒。”独自存活面无表情地说道。

    “......”对于独自存活的回答,白松也是真的无语了,歉意地说道:“有点事儿,耽搁了。”

    “话说,等的时间里,你俩就不会找点怪刷刷,提升下等级什么的也是好的啊。”白松无语的说道:“你俩这么怠惰,日后如何成为高手。”

    “我没吃的了,我在烤肉。”豆腐乳指了指旁边的生火架,然后又摊手说道:“我让存活去刷怪,他又不肯。”

    “我不喜欢帮划水混经验的人打工。”独自存活依旧面无表情。

    一个吃货,一个死脑筋,白松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高手一般性格都有或多或少的缺陷。

    要是豆腐乳能听到白松内心的这段话,一定会跳起来掐着他说:“老子辣么萌的吃货,居然说是性格缺陷。”

    “人齐了,那就可以去攻略了。”豆腐乳收起了自己的烤肉架。

    白松身形一隐,独自存活也跟着身形一隐,留着豆腐乳秃溜溜的一个人:“卧槽,你俩就欺负我没潜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