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二十章:天晴
    白城一行人灰溜溜的离去后,幽灵火走到了重剑的面前。

    “重剑兄气度非凡,这种女式长剑,和重剑兄不太相配吧。”幽灵火贼贼的笑着朝重剑问道。

    “送人罢了。”重剑淡淡道。

    “原来是这样啊,既然重剑兄有佳人相赠,那君子就不夺人所爱了。”幽灵火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和他争。

    重剑微微朝幽灵火点了下头,表示致谢。

    如果幽灵火非要和他竞价的话,他倒不是出不起钱,而是这把长剑已经溢价了,如果再争,就免不得落个冤大头的名声。

    白松在一旁看着两人的谈话,倒吸一口凉气,重剑的大名他可是如雷贯耳。剑阁做为顶尖的一流公会,重剑更是超级高手,甚至在前世重剑社交软件上的粉丝数量,甚至能比肩一线明星。

    “十金按照金团渠道的价格,是两万块钱,如果是散收,十金在市面上,大约需要花两万五。”重剑平静的说着:“你觉得多少合适?”

    白松知道自己的玫瑰长剑,其实真实价格也就五六金左右,但现在情况有些特殊,所以白松才敢明目张胆的卖十金。

    但对方显然知道是这点,再加上本身又是超级人物,白松考虑了一下说道:“二万一吧。”

    白松这个答案,重剑似乎并没有出乎意料之外,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好,你把卡号给我,我叫人给你打过去。”

    这时一条提示让白松愣了愣。

    系统提示:玩家“重剑”申请加您为好友。

    看到白松愣住了,重剑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加上吧,总会有联系的。”

    白松隐约记得,重剑在一次访谈节目中提到过,他是轻易不加好友的,就连公会里的大部分高层都没有加到他好友。

    事实上重剑也是因为公会里爆不到八九级的青铜装备,甚至白银装备都爆了一件,就是爆不出八九级的青铜装备。重剑喜欢单练没有和公会所在的几个镇练级,但对于公会现在的难处也有了解。

    十级就会开放废矿和农场两个大型副本。

    十级这个等级,再过一两天精英团也就差不多上去了,可装备迟迟没有更新,副本开荒对一个公会来说是极为重要的。眼前这个摆摊的玩家能搞到许多大公会都搞不到的十级青铜装备,那可不仅仅是运气就可以解释了。

    白松的等级设置了对外隐藏,但对好友却是公开的,白松和重剑一样,也是一个不乱加好友的人。

    加为好友后,重剑看到白松的等级只有三级,这一下就显得有点耐人寻味了。

    不过重剑永远是一副淡然的表情,别人不说的隐私,他也不会去问。

    白松听到重剑说完这句话之后,立马将手上的玫瑰长剑递给了重剑,一般交易都讲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如果对方是个信誉不需要担心的人,先交货也就无所谓了。

    很显然,重剑就是这样的人。

    重剑拿了剑之后,便离去了,只留下一道背影。

    幽灵火是心甘情愿让给重剑的,当然他倒不是怕重剑,而是心里对这件溢价的装备本身期待不是很高,买也是以公会的名义买。

    “松兄啊,以后有什么好装备,可得多想着点我啊。”幽灵火嬉皮笑脸的,一点没有公会高层的架子:“可别什么东西都便宜重剑啊,那家伙其实死抠了,哪有我大方。”

    系统提示:玩家“幽灵火”申请加您为好友。

    对于幽灵火,白松略知一二,再加上刚才和白城对呛,哪怕不是为了自己,白松倒也挺欣赏他的。

    “运气略好罢了,火会长说笑了。”白松同意了好友申请。

    幽灵火笑了笑,也就没再多说离去了,心里暗想:“连重剑都加了他好友,此人想来不简单,白城那个二世祖说不定会在此人手下吃瘪。”

    其他围观的人,见主要人物都走了,也就一哄而散了,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了。

    而白松第一时间,选择了下线。

    离开登陆舱,白松用手机一查余额,果然到账了两万一千块钱。可是,拿到这笔钱之后,白松又犯了难。

    本来他的计划是先还钱给刘景,然后劝刘景买个登陆舱,到时候让刘景根据自己的记忆,保证刘景能混得风生水起。

    可是,和苏秋雨的约定,却让他有些犯难,想了半天,白松决定先上楼去看看女儿。

    中午已经过去了。

    “爸爸!”女儿朵朵正在房东家里看着动画片,见到白松立即扑了过来。

    “谢谢照顾朵朵了。”白松朝着房东曾姐道谢道,白松便领着朵朵下了楼。

    ......

    天空淅淅沥沥飘起了雨。

    湿漉漉街道,还有天空中密布的乌云让人心中产生一丝抑郁。

    这时轻揉的风拂过白松的脸颊,就连乌云都被这阵清风所散去,和煦的阳光洒在行人脸上。

    白松抱着女儿,从提款机取钱之后,便挤上了公交车。幼儿园后天就要开学了,白松想今天提前把女儿的学费给交了。

    交完费用以后,白松只剩下不到三千块了。

    白松还没有吃午饭,路过一家街边的小吃店,于是对女儿问道:“想不想吃点东西?”

    平时别人家的孩子路过这种小吃店,哪个不是拉着大人说要吃,可朵朵很是懂事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饿。

    白松看朵朵执意想为自己省钱,可她不知道自己还没吃饭,想了想,白松还是忍了下来。虽然小赚了一笔钱,可是还有累累负载,不说其他的,就刘景的钱就是不能拖的。

    这时白松带着女儿来到一家鞋店,女儿要读书,白松想给她买两双新鞋,她脚下那双鞋子已经很久了。

    “老板,有没有小孩子的鞋,就像这么大的孩子。”

    “你女儿穿多大?”老板放下了书。

    “......”

    老板摇了摇头说道:“你连自己孩子穿多大的鞋都不知道,怎么当爹的,还是让孩子自己试吧。”

    白松有些尴尬的放下了朵朵,让朵朵自己去试,说来惭愧,自己从来没给她们母女俩买过什么东西。

    最终朵朵拿起了一双浅粉色的,穿着有些大。

    白松摇了摇头:“朵朵,这双有些大,你换双合脚的吧。”

    “不,妈妈说,大一点的好。”朵朵固执的摇了摇头。

    白松鼻子一酸,然后拿起了朵朵选好的那双:“老板,换双小点的。”

    这时白松还发现,老板的店里放着一些包装好的绒毛玩偶,白松拿起一只比朵朵身子还大的毛绒企鹅问道:“老板,这里一共多少钱。”

    ......

    傍晚。

    风儿已经停止了喧闹,今天黄昏格外的美,天边几朵被烧红的云彩显得赏心悦目。

    带着儿女坐着公交车,手里提着很多东西,回到了家。

    苏秋雨如往昔一样,带着疲倦的面容下班回到家,刚一打开门,就看见白松正带着女儿看漫画书。

    女儿抱着一个比她身体还大的毛绒企鹅,苏秋雨揉了揉眼睛,是真抱着一个大布偶,惊讶道:“这东西是谁送的?”

    “妈妈。”女儿看见苏秋雨,蹦跶蹦跶的跳进妈妈的怀里。

    “你回来了?”白松满脸笑容的说道:“今天带朵朵报名的时候,回家路上顺路买的。”

    “顺路买的......”这时苏秋雨突然惊讶道:“什么?你说今天你带朵朵去报名?”

    “是啊,妈妈,今天爸爸带我去幼儿园,好多人啊。”朵朵在苏秋雨怀里撒娇卖萌。

    “你哪来的钱?”苏秋雨惊讶的说道。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都是在游戏里挣的,今天给朵朵报名之后,买了一些东西,还剩下两千块钱。”说完白松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略微有点薄的钱。

    苏秋雨愕然地感觉到白松将钱递到自己手里,感觉到真实的触感,这才让她觉得不是梦。

    “妈妈,这些都是爸爸给我买的。”朵朵指了指那一堆东西,有鞋子,有布偶,有漫画......

    白松真的在改!

    苏秋雨一时间眼睛湿润了起来,白松轻轻拂过她的眼泪:“我也给你买了礼物,你看喜欢吗?”

    说完白松拿出一条裙子,本来他想买衣服的,可是当店员问他三围的时候,他直接懵了,于是买了一条看起来合身的裙子。

    “有点紧......”苏秋雨将裙子在身上比了一下后,便得出这个结论。

    “那明天拿去换吧。”

    “不要...”

    “啊?”白松发出一声疑惑的感叹。

    “这还是结婚后,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苏秋雨将裙子收好。

    支离破碎的家庭,因为白松的改变慢慢在愈合,就连吃饭的时候,都透露着喜庆的气氛。

    夜已经深了。

    女儿已经熟睡了。

    “秋雨。”

    “恩?”对于为什么白松突然改称呼,苏秋雨一直不理解。

    “没什么。”

    白松想起自己颓废那些年的生活,换位思考,要是自己是苏秋雨,会不会早就抛弃掉这个家庭......

    毕竟她还那么年轻,又漂亮,离开自己,她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想到这里,白松带着愧疚一把抱住了苏秋雨,只想好好珍惜她,由于黑灯瞎火也看不清,白松一把抱在了苏秋雨的胸上。

    “今晚不行啦,要不...明晚吧?”

    “...”

    白松一句话都说不出,他当然知道夫妻夜话里这代表什么。

    夜色又深了几分。

    母女两人已经熟睡了,白松悄悄走到窗边,抬头望着星空。

    乌云,渐渐散去。

    皓月,光芒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