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一章:回到原点
    寒冷的冬夜,夜幕已深,在寒风凌冽的街道上,就连流浪狗都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去了。

    “妈妈,桥洞下那个叔叔好像很冷,我可以帮他吗?”小男孩停住了脚步,尽管双手带着厚厚的手套,可依旧在不停的摩擦取暖。

    中年女人本想拉着儿子走,可看着那双干净清澈的眼睛,良久,还是从包里拿出一张十元的纸币拿给儿子。

    “啊!”待靠近时,中年女人忽然一声尖叫!

    原来那人的双眼呈现下凹好像是被生生挖去的一般,脸如白蜡,皮肤已经开始干枯,这哪还能活啊!

    只见诡异的是,尽管人已僵死,但嘴角却微微上扬。

    ......

    当白松睁开眼,一道刺眼的白炽灯光。

    “这是...什么?光?”

    他不可置信看着自己的手中的啤酒罐,感觉不到一丝寒意,又扫了扫周围环境,他整个人都傻了。

    面前是个小包间。

    包间里充斥着烟味,中心处摆着一张麻将桌,其余三人不耐烦地看着白松。

    “酒鬼,没钱了就回家找你老婆要去,我们已经叫别人了。”

    我老婆不是早离婚了吗,什么情况?

    还有我能看到东西了?

    白松以为自己在做梦,他的双眼早已经被放高债的人挖去,腿也被人打成了瘸子,可就连做梦,他的梦里也是一片黑暗。

    带着疑惑,他冲出了这间小房间,走到外面去赫然发现这里是菜市场,天色已然黄昏菜贩们都已经挑着担子回家了。

    找了面能反光的玻璃下一刻他惊呆了,镜子里是一张年轻带着几分颓废的脸,下巴只有一点刚冒出来的胡渣,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

    我回到了以前?重生了!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白松使劲狠狠扇了自己两个耳光,火辣辣的疼痛却让他万分激动。

    也许这就是痛并快乐着吧!

    白松走进一家店里,老板起身询问购买什么,可白松一言不发四处寻找着,看向墙壁上的电子钟。

    真的重生了!

    “有病!”看着白松离去的背影,老板骂了声。

    漫上抽奖,抽到的六等奖,价值一千八的头盔。到后期为了吸引更多的玩家来玩,各种低价头盔才慢慢开发出来。

    看着白松拍大腿,脸上表情喜怒无常,朵朵下意识的移动了一下小板凳,小脸蛋带着些许害怕。朵朵移动板凳的声音将白松从现实拉回来,他歉意对女儿笑了笑,然后低着头思索。

    白松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不声不响的穿上鞋子,拿着手机走到了楼下,见四处没人,白松翻起了电话薄。

    没错,他想借钱!《神话》已经公测两天了,现在就是和时间打仗,除了借钱没其他的办法,万一那个东西被人捷足先登了就......

    连续拨打了好几个电话,可是没有一个人接,甚至是直接挂断或者忙音,显然是已经被拉黑了。

    一时间白松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虽说自己有自信在《神话》中赚钱,可是他说他会在游戏里赚钱,谁信?

    如果凑不出两万,只有等一个月后,放出开放高级虚拟头盔,可就算高级虚拟头盔,那也是接近一万的价格。

    难道说现在凑不出两万,一个月后就能凑出一万了吗?

    电话打不通,白松就用自己的一双腿跑,住在周围的朋友亲戚都去找......可是不是干脆说没钱,就是说不借,更有甚至本身就因为白松欠的钱不还而动手。

    白松揉着自己太阳穴,这时他在公车站看到一个人,刘景。那是他最好的一个哥们,从小学到出社会工作,一直都是最好的哥们。白松已经记不清自己欠了刘景多少钱,反正本来生活无忧的刘景,硬是被自己害得妻离子散。

    犹豫了几分钟,白松还是走了过去。

    白松走过去一拍刘景肩膀,刘景一看是白松说道:“我要去加班,你丫有什么事?”

    这久违的声音让白松鼻子有些发酸,这是唯一道不冷漠的声音。

    白松看得出来刘景在等车,也没扯其他的:“刘景,我找你借点钱。”

    “借钱?”刘景突然坐在长椅上放下公文包,语气低沉:“白松,你还记得你借了我多少钱吗?我从来就没有指望过你还我,但你能不能为我想想?我孩子才刚出生,我生活也艰难...”

    “对不起...”许久,白松只说出了这一句话:“我会去赚钱的,以前欠的我会补上,抱歉...兄弟。”

    “你去赚钱?”刘景没想到白松会说出这种话:“那你借钱是来干嘛?”

    “我有个路子,关于《神话》的...”本来想详细说的白松一想到连登陆的钱都凑不到谈这些有什么用:“算了...你忙吧,过阵子再出来喝两杯,就这样吧...”

    带着对刘景的愧疚,白松转头离开了。

    白松叹了口气,他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以为自己掌握了《神话》的信息,就可以改变现状。

    还是明天去找工作吧,他没有什么文化,只能去找一些体力工作。朵朵的学费,水电气费,柴米油盐还有房租,不知道一年内能不能进入《神话》。

    一年时间过去,那些东西也该被人拿得差不多了吧,不知道到时候来能否来得及。

    带着失落的心情,回到了家打白松掏出手机看了看这时突然来了一条银行信息,那原本个位数的余额一下字多了两万块钱。

    “那家伙!!”

    白松心情一下转悲为喜,脸上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两眼中泛起了些许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