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心灵的旅行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很美,可并不属于这片老街区。ebsp;   “已经这么晚了。”

    白松撑着头看着窗外,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昏黄的路灯已经开始了工作。

    “你自己热一热吧,我有书要看。”苏秋雨早就已经吃完了,但她这时候带了一副深红的眼镜,正拿着书看。

    苏秋雨没有近视,这副眼镜是保护视力用的,只是苏秋雨带着深框眼镜,多了三分知性美。

    “看书?”

    白松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苏秋雨有的爱好,只是过快生活节奏,好好读一本书对她来说都成了奢侈品。

    别看苏秋雨整天忙上忙下的,苏秋雨的骨子里,是一个挺喜欢安静的女人。

    白松也不打扰苏秋雨看书了,他打了个哈欠,觉得有些无聊了,食欲也不是那么高涨。

    文艺的书籍或者电影,他并不喜欢看,如果非要说个有点深度的,想到这个问题白松还仔细想了一番。

    想起来小时候看过的,好像也就看过一些美食的记录片。

    白松把饭菜热好了,一边吃着一边拿出手机:“今天不去逛论坛了,恩下一部记录片看看吧,也是挺久没看了。”

    白松在网上搜寻着纪录片,正搜着突然一通电话弹了出来,白松皱着眉头翻开来电人的名字,好不容易来点兴致就被人打断了。

    “老鬼?他打电话来干嘛?”白松一看来电人的名字是老鬼,原本不满的心情变成了疑惑,要不是上次和老鬼偶遇,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再联系了。

    有些时候,原本熟得不得了的人,因为一两年没有联系,从此在生命中就再也不会有交错了。

    “白松!”电话那头的老鬼,语气似乎颇为激动。

    “咋啦?老鬼你别一惊一乍的,有事慢慢说。”白松放下了碗筷,饭都还没有吃完。

    “中奖了,中奖了。”老鬼的语气依然激动万分。

    中奖了?

    白松回想了一下,上次遇见老鬼的时候,似乎有告诉他特殊号码的数字,因为前世这段时间白松也经常买彩票,也就记得这段时间那一个特殊号码出现的频率太多了。

    难道还真中奖了?至少听语气,不会是什么五块十块的小奖了。

    “你中了五百万?还是一千万?”白松有些不确定的问,白松问出口都觉得不会这么巧,刚好因为自己改变一个号码就中了特大奖。

    “不是,中了七万。”老鬼开心得大笑,然后说道:“就是因为你叫我买那个特殊号码,如果不是改特殊号码,我这里就中个十几块钱。”

    特殊号码是极其重要的,差之分毫失之千里,老鬼说的绝对不是有任何夸大其词。

    “这样啊,那恭喜了。”白松有些汗颜,他刚才还在想,要是中个什么上千万,自己是不是要遭天谴。

    “你卡号是多少?我打给你一半。”老鬼在电话中笑着说道。

    白松愣了一下,普通人要是中了大奖,就算是因为别人的指点,中了之后也就闷身财那种。

    但白松知道老鬼是一个爱显又死要面子的人,这倒不是老鬼真的有多耿直,只是老鬼平时吹嘘的打个牌都经常输七八千一万的。

    三万多都舍不得分,这不显得打了平时自己的脸吗?

    当然,老鬼做人,本身也是比较大方的。

    “行了,你留着自己用吧,我没有银行卡。”说完白松直接挂掉了电话,用一个离谱的借口直接表明了自己不要。

    白松知道老鬼的家境其实不好,他自己也有一个家要养,这七万不能帮助到太多,但至少能缓解一点。

    “谁打来的电话?弄得你银行卡都没了。”白松最后说的话有些大声,屋子不大,苏秋雨自然是能听到的。

    “没谁,以前一同事,他说他捡到七万块钱要分我一半。”

    白松低头着头,继续扒着刚才没有吃完的饭。

    “把你能的。”苏秋雨直接给了白松一个白眼,也不再理会白松,继续看着自己的书。

    白松有些无奈,说实话有些时候总不会被别人相信,要是他说自己是重生来的,非得被人关进神经病院不可。

    毕竟这个社会,神经病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有些神经病是真的,有些神经病是装的,可不管真假,他们口中荒唐的话都没有人会相信。

    如果不信,现在你就可以和家里的人说你是穿越或者下凡来的,没有人会相信你,就算是最信任的父母都只会怀疑你脑子坏了。

    夜幕缓缓的加深了,外面的蝉都已经叫累了。

    白松带着耳机,也看完了一场多年没看过的纪录片,和美食不一样是记录一群年轻人乘自己制造的船环绕地球的故事。

    经历了无数的暴风雨,也经历了无数的人情冷暖,期间有人受不了中途离去,甚至船长都摔骨折了

    但最终,这行人还是完成了这场终生难忘的旅途,当到达终点,也是当初的,那种心情应该是一切都值了。

    至少,在老去后不会再有遗憾的念头。

    白松跟着摄像机的视角,一路心情也随着起伏,等到看完的时候自己也松了口气。

    快节奏的生活中,看一场纪录片,的确是很奢侈的行为。

    在这份心情中白松的眼皮开始感觉到沉重,慢慢的,直到闭上直接睡着了

    清晨一缕明媚的阳光透过了窗户,阳光有些刺眼将白松从梦中拉了出来,白松揉了揉眼睛勉强睁开眼睛。

    白松手一伸自己身上有一件外衣盖着,白松转过头一看原来是苏秋雨的衣服,自己昨天竟然坐在椅子上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苏秋雨看着自己沉睡没有叫醒自己,白松将苏秋雨的外衣放回衣柜,衣服上还有着苏秋雨残余淡淡的体香。

    白松看了一眼时间,现已经快要九点了:“对了,今天还和二皮约定好了时间的,恐怕他已经在等着了。”

    白松将苏秋雨准备好的早餐匆匆的吃掉,吃完了之后稍微收拾了一下,然后就扎进了游戏舱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