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旧梦会长
    上岸用扇子挠了挠头,还以为这货要说什么,白松这一番话,上岸都觉得受不了了。e Ω小说┡1xiaos惑

    当然,上岸想起了什么,也不装什么样式了直接了当说道:“换取的物品包你满意,不满意我承诺给你找个位置更好的摊位。”

    上岸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白松要是还不知道这其中另有事情就是傻了,对于白松来说其实都是无所谓的。

    要按照他往常的性格直接就走了,他想走没人能留得住,再加上有次神器面具的遮掩,不可能有人能探查到他的个人信息。

    也许是来自心中的自信,也许是对于前世这伙人究竟是什么货色感到好奇,白松很干脆的直接关掉了摊位。

    看着白松关掉了摊位,上岸会心的一笑,知道事情成了,于是转身带着白松走出了人群。

    白松如果等下去,红石城其他大公会的人应该会闻风而来,到时候会派人来报价之类的,虽然不一定能换到白松满意的,但至少有选择的机会。

    上岸赶在那些人来之前把白松带走了,也让之前通风报信的人有点急躁,可是要去阻拦上岸他们又不敢。

    他们这里也没有公会里的核心成员,边缘人员的死活其实并不会引起公会之间的战斗,除非是大规模的战斗。

    得罪了上岸,上岸要是暗中整他们,公会是不会帮他们出头的,而且传言上岸是高手,所以这些人连跟踪都不敢跟踪。

    白松感觉到了身后竟然没有人跟踪,不由得重新打量了一下上岸,难道这货和前世那个只会装比的上岸不一样?

    虽然没有人跟踪,但上岸还是带着白松绕了又绕,绕了半天来到了一家偏僻的旅馆。

    白松看了眼旅馆,很普通的装饰,不由得讥讽了上岸一句:“你这是借了几百步说话了。”

    “请跟我来上楼。”很奇怪的是,上岸没有任何反驳,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气氛有些压抑,白松皱了皱眉头,还是跟着上岸走了上去。

    这情景简直就像是,上面已经设下了天罗地网,只要白松一上去立马有视线隐蔽要的杀手随时准备袭击白松。

    可白松还是跟了上去,前世旧梦不散的这帮家伙,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人品上面都还是没有大问题的。

    咚咚咚。

    上岸很普通的敲着门,明明只是很普通的敲门节奏,没有什么四长两短之类的,但白松觉得还是有些怪怪的。

    怪在哪里,白松一时间又说不上来,只是感觉上拿不出证据的那种。

    门打开了。

    白松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和自己装束差不多的人,带着面具一身黑袍,从对方的一举一动之中,白松能感觉到对方是一个盗贼。

    而且,白松面对他,竟然没有那种稳操胜券的感觉。

    这在白松重生以来,这种感觉还是很少见的,除了在独自存活的身上,还有上次所见的黑风石榴那些,眼前的人给了他就是这样的感觉。

    两人见面,没有任何交手,也没有任何对话,通过眼神的交流下那黑袍人终于转开了视线不再与白松对视:“我果然,没有看错,阁下怎么称呼?”

    “同是蒙面人,问这个问题欠妥吧?”白松言下之意,讥讽对方都隐藏了身份信息,还来问自己的身份信息。

    “上岸,你说明一下吧。”黑袍人简单说了一句,示意让上岸说话。

    上岸点了点头,对着白松说道:“这是我们旧梦不散的会长割肉之刃,会长有苦衷不能摘面,还望理解。”

    白松睁大了眼睛,眼前的人居然就是前世那个见不到人的旧梦会长,可是在白松的脑补中,旧梦的会长应该是一个现实特别忙的人,所以老是看不到。

    技术方面,肯定也不咋地,真要是高手前世那个旧梦不散也不至于沦为养老公会了。

    可眼前对于白松的感觉,眼前的人分明就是一个高手,白松皱眉问道:“你是谁,我不想了解,我只想问为何要叫我来?”

    “刚才的事你也知道吧?曙光金缕咄咄逼人,时间地点虽然由我们提,但决胜方式他们坚持三局两胜。”割肉之刃缓缓说道:“明面上,他们提出的方式毫无毛病,甚至对我们有利,谁都知道旧梦不散三大高手。”

    “可是除了我们三人外,下面的人却是不堪一击那种,这次的赌注很大。”

    “你们既然有三个人,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打就行了呗,输了也是技不如人。”白松皱眉问了一句。

    “这个割肉老大有特殊的原因不能露面,实不相瞒,其实他们提出的这个方式,无非就是想把割肉老大拉出来。”上岸在这里插了一句,向白松解释道。

    “那你们这意思,是因为缺少一人出战?”白松听出了他们的意图,有些不高兴问道:“那你们找我是几个意思?我就一庸手,人家一堆高手打我还不跟捏小鸡一样?”

    “找你很简单,因为我看不到你的信息。”割肉之刃面色很平静:“竟然请你来帮忙,我也就坦诚说了,我拥有史诗级的探查技能,可竟然对你毫无作用,这就是请你的原因。”

    白松听完心中一惊,按照割肉之刃刚才所说的话,刚才他就在某个角落,白松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

    白松对于环境的侦查能力,也是很强的,可是

    “不用太过丧气。”割肉之刃似乎是看透了白松的想法,轻轻摇头说道:“这并非我隐匿技巧出神入化,其实是我机缘巧合得到的物品罢了,属于取巧。”

    白松知道,对方话明显有自谦的意思,再厉害的物品也是死的,关键还是看使用它的人。

    “我是否同意参加这个先不谈。”白松直接避开了他们的话题,转而从背包中拿出了暗金法杖:“如果你们找我来只是想谈这些,而不是谈这个,我就要先去外面做生意了。”

    “我说过,包你满意的。”上岸哈哈一笑,似乎看样子并不打算对刚才自己的话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