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三百五十五章 :环境
    雪路,顾名思义。

    白松踏足在一片积雪之中,顺着这些积雪走去白松找到了山脉之间的夹缝点,这条路让白松的度大为削减。

    这条雪路中,除了会让白松的脚陷下去,同时还有雪怪的侵扰,让原本就缓慢的进度又慢上了几分。

    嗜血鳄大木在这样的雪地中,都无法施展开来,白松也没有想要指望他们:“只是,路还挺长的,这样下去有点麻烦啊。”

    白松觉得,不能这么继续走下去了,时间越长麻烦越多,要知道雪怪只是这里的开胃菜,更多厉害的怪物还没有出来。

    “对了,既然嗜血鳄和大木都不行,那可以直接抓雪怪啊。”

    白松本来还在想狼人的,可转眼一想狼人不是早被打死了吗,骷髅空间中剩余的位置还很空。

    雪怪并不是雪堆积起来的雪人,要形容的话,应该更接近人猿那样的,只不过比起人猿来说,它要更胖一些看起来颇为滑稽。

    雪怪的等级不高,战斗力也不出色,攻击方式只有简单的扔石头雪球这样的,可有一样长处是白松所不及的。

    那就是雪地的移动度能力!

    想着白松就做,雪怪就像白雪森林那样的遁地骷髅一样,就算你正常走着都会跑来主动找你的麻烦。

    雪怪的等级低,以白松的实力想要捕捉还是非常简单的,过了两分钟一只骷髅雪怪就这么诞生了。

    白松直接骑在了骷髅雪怪的身上,和白松的度相比,骷髅雪怪在雪地中简直就像是鱼入水中一般。

    它的脚掌很大,但却不会陷入雪中,跨步之间的距离也很大,这样一来度就非常的快。

    可令白松一点不爽的是,骷髅雪怪的度要比正常的雪怪要慢一些,其他雪怪来找麻烦骷髅雪怪的移动度是跑不掉的。

    因为等级低,骷髅雪怪的防御能力和血量也不多,雪怪的攻击方式基本为远程,白松又是近战。

    这样导致的结果是,骷髅雪怪在两分钟之后直接被打散架了。

    吧唧

    骷髅雪怪的散架直接让白松摔在了雪地之上,白松站了起来,有些无奈之前他没有考虑到雪怪脆弱的原因,那些来骚扰的雪怪就直接杀掉了。

    现在白松又得重新一个个重新开始慢慢的收集,又过了一分钟白松又骑上了骷髅雪怪。

    再次潜行,这次白松学聪明了,凡是来骚扰的雪怪白松都不杀死,全部吸掉其骨架。

    等到骷髅雪怪被打算,白松积蓄的骨架又合出来了一个,这样周而复返白松一路上“坐骑”不停的更换,度没有减少。

    等看到了两座矗立笔直细长的山峰之后,白松骑着的骷髅雪怪正好因为体力不支,再加上之前的受伤而散架。

    白松看了看骷髅空间中,自语道:“雪怪的骨架好像吸多了,这里的骨架都快能叠罗汉了。”

    但白松现在也没有多余的空闲去管这些,黑翠玉笛插在腰间,白松抬头看着两座并列而立的两座山峰。

    这两座山峰占地的面积很少,细长而笔直,冲天的高度让登山爱好者都只能望而止步。

    白松的目光从山上收了回来,两座山峰之间有一道空隙,山脚下的空隙看起来就像是被一堆乱石堆积了起来一样。

    但如果细心现,这些乱石隐隐约约形成了一道拱门的形状,白松拨开了掩盖的杂草,找到了一块破旧的石碑。

    石碑上刻着生涩难懂的文字,白松走上前去,用手轻轻禅掉上面的灰尘:“连守卫都还没有,也是,毕竟在两年前谁能想到有人能破解掉上面铭文。”

    在前世游戏开启的两年后,这个地方已经被卫兵死死给守了起来,没有得到王国的允许是不能擅自入内的。

    白松深深呼了一口气,手在石碑上面轻轻划着,这块石碑的破解密码在前世很多人都知道。

    就如同楞头和尚破开珍珑棋局一样,前世这里被破解掉,也是因为这样的巧合,其实那种程度的巧合已经可以算成缘分了。

    当然白松的出现,让前世那名玩家的机缘,也就在这里断尽了。

    石碑上的铭文开始闪闪光,白松心情也有一些激动,那些乱石开始慢慢的移动,那道拱门的轮廓开始越来越清晰。

    直到拱门的完全形成展现在了白松的面前,白松摸了摸门框,心中犹如正在打鼓般。

    要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门后面是什么,攻略是什么,白松知道的只有一个中心点。

    至于其他会面临怎么样的考验,这一切都还是未知数,重生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完全没有把握。

    “想什么呢,都已经走到这里了。”白松之前买的水还没有喝完,他直接将水淋在自己的头上,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轻轻一推,石门打开了。

    无尽的黑暗笼罩了白松,眼前白松看不到一丝的光亮,这感觉就如同前世那般,像条狗一样躺在街上能看到的是无底黑暗深渊。

    滴答。

    在黑暗中,一滴水的声音,清脆而刺耳。

    一缕光,光点不断慢慢的扩大,白松遮住了眼睛,从黑暗中突然的光亮让他感觉到有些刺眼。

    白松遮住了的眼睛开始慢慢的睁开,映入眼帘的不再是游戏内的场景,白松睁开一眼就看到一个巨大的挂式屏幕。

    抬起头,是一盏奢华的大吊灯,周围的装潢无不显得奢侈大气,地上的红地毯就像走秀的那般柔软。

    “这是别墅?”白松看了看眼前的环境,无论是触感还是视觉,都透露着真实感。

    白松摇了摇头,又掐了掐自己:“不对,我现在应该在那扇门的背后,眼前的这一切,都是根据我的认知虚构的。”

    白松呼出了一口气,只要自己坚信这是虚构的,相信就不会上套。

    这时候,外面的门突然重重的被砸开了,白松看见的是苏秋雨,此时的苏秋雨一身华贵的装扮,看起来俨然就是贵妇模样。

    苏秋雨的眼角有泪痕,妆都被哭花了,看着苏秋雨越来越向着自己靠近,白松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