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三百四十二章 :魔法撕裂手
    狼人大祭司也知道不能再继续逃跑下去了,再跑下去自己早晚得被这个灵活的人类盗贼给追到死。

    狼人大祭司放慢了度,从四脚着地奔跑变成了双腿直立奔跑,他手中重新捏起了法杖似乎在积蓄着什么。

    猫女郎也连续加追了上来,面对猫女郎和白松的攻击,狼人大祭司都只是用魔法盾牌抵挡,未曾做出什么反击。

    战斗又陷入了阵地战,猫女郎的输出仅仅在一分钟就甩开了白松一大截,如果按照这个进程继续下去,那么白松最后能分到三成都是运气好了。

    其实不是白松偷了那么久的输出,白松最后的结局真的就如同猫女郎所想的那样,能分到一成都要烧香了。

    嗜血鳄的行动太笨拙,白松也没有要嗜血鳄开大招的打算,所以这也在情理之中。

    白松之前鸡贼偷伤害的行为确实让猫女郎慌了一下,如果狼人大祭司剩下的血量都被白松给打掉了,那最后很可能达到4成甚至能让他拿到一半。

    可这样下去,白松现在持续低迷的表现,猫女郎心中甚至有把握把白松的战利品削减至两成。

    狼人大祭司已经不可能逃跑了,别说人类冒险者了,猫女郎的度也比他快,没有拉开距离并且控制对方是根本不可能逃跑的。

    手段用尽的狼人大祭司最后一搏了,白松的低迷和猫女郎的强势,这让狼人大祭司几乎不需要思考就能做出选择。

    按理说柿子都是挑软的捏,和猫女郎比起来白松无疑是软柿子,要突围都是从突破口出去,可眼下的情况有一些特殊。

    猫女郎和人类冒险者,这两个在度上都不逊色于自己,积蓄的杀招只能干掉一个,干掉一个之后另外一个肯定会继续追击自己。

    干掉白松,剩下猫女郎追自己,那滋味可不好受,相比起来不说干掉猫女郎,至少让猫女郎重伤短暂失去战斗力。

    那个时候人类盗贼还敢追自己,那就是自寻死路了,在他的心中这个人类冒险者虽然本身实力极强,但和他的层面还差了很多。

    如果不是顾忌到猫女郎强大的实力,这个人类盗贼恐怕早就灰飞烟灭了,这是狼人大祭司心中的想法。

    这时候他手中积蓄的招数已经准备好了,白松依然一副不怕死的样子,继续朝着自己攻击,狼人大祭司心中冷笑:“等我废了你的靠山,看你到时候还拿什么跟我作战。”

    手中的法杖之中,出来了一束光线,这是狼人大祭司积蓄的大招,一道纯白的光线犹如闪电一样射向猫女郎。

    猫女郎一看大惊,在光线一出手的时候,猫女郎就感觉到自己根本躲不开,其中蕴含着可怕的威势,恐怕自己是要受到重伤。

    “要是我重伤,他对我出手怎么办?”猫女郎的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毕竟人类冒险者的那些传闻,都不怎么好。

    猫女郎心中突然有一些悔恨,自己为了去遵守那个所谓事先的承诺,竟然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其实和人类冒险者哪用什么约定,直接杀了不就全都是自己的了?

    猫女郎在那一瞬间,脑海中闪现出了无数种的想法,毕竟白松的身手本来就不错,再加上还有那头大家伙,自己重伤未必能赢。

    而且,以他的度,自己也未必能跑

    就在猫女郎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双类似爪子的手臂横在了她的眼前,那道光被那双手给抓住,一时间疯狂的挣扎。

    感受到体内力量的疯狂逝去,白松咬了咬牙快要有些撑不住了,白松手上的正是爆裂者手套。

    爆裂者手套(史诗级,残缺):附加伤害5—58o,敏捷5o,物理防御1o,魔法防御1oo,装备需求:无,耐久12o/12o。

    特效:你的攻击将带有轻微爆裂效果,撕裂会导致流血,重伤状态,行动下缓。

    附带技能,魔法爆裂手。

    魔法撕裂手:力量灌输于手中,抓住魔法的平衡点捏碎它或是抓住它,将其变为己用(手套残缺会因等级差距降低成功几率,冷却时间十分钟)。

    现在白松所使用的技能,正是爆裂者手套上的魔法撕裂手,白松平时几乎没有带这件装备,因为史诗物品的耐久度修理起来很麻烦,更别说这还是残缺的史诗。

    残缺的史诗拥有如此强大的技能,可却也有极大的代价,白松全身的力量正在直线下滑,手也开始抖了起来。

    当力量耗尽还没有抓稳,那情况就非常的危险了,白松主敏捷加点,力量也有加但是并不多,这也是白松轻易不使用这件装备的原因。

    “魔法的平衡点”白松的右手吃力的在那束纯白光线的身上摸索了一下,所谓魔法平衡点,白松虽然不是魔法师可也听过一些类似的理论。

    但理论始终是理论,没有实战的锻炼终归是纸上谈兵,白松感觉到自己撑不住有点想放弃了。

    现在他还有力量,现在放弃的话猫女郎已经逃开了纯白光线的射程了,顶多自己受点反震伤害,不会致命。

    “这是”狼人大祭司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置信:“他怎么可能硬接,不对,看他脸色应该很勉强,他果然是没办法”

    可狼人大祭司想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只见白松突然嘴角扯动了一下:“呼总算找到平衡点了。”

    那束纯白光线被白松彻底握在了手中,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光剑一样,当然时间上可不打算让白松玩,他的力量还在持续下降着,只是下降的度要比之前慢了点。

    “呐,还给你。”白松瞄准了一下狼人大祭司,一边投掷边笑着说道。

    “不怎么可能!”看着那束纯白光线,那明明就是他自己的招,他到现在都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可惜,不管他接受与否,在一片白光之中,狼人大祭司被灼热的光线焚烧成了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