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三百二十八章 :苏秋雨的内心
    窗外的瓢泼大雨撞击得窗户直作响,白松站了起来,关上了被风吹着晃悠着的窗户。

    “还好我之前看要下雨,就提前把衣服收了。”苏秋雨回过头,看着白松说了一句。

    “是啊”听着雨水敲打窗户的声音,看着反光中自己的轮廓白松轻轻应了一句。

    雨一直下,窗外已经是漆黑一片了,可这雨仿佛不想停歇,从之前淅沥的大雨变成了暴雨。

    暴风雨的夜晚,狂风卷着雨水像攻城的士兵一样撞击着窗户,外面不时响起的雷鸣就像是在擂鼓打气。

    老旧的窗户显然承受不住这样的攻势,雨水从窗户缝隙中钻了进来,靠近窗户的那一片地已经侵入了水打湿了。

    房间内,已经熄灯了。

    “但愿别出事才好。”苏秋雨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有些担忧地对白松说道:“小时候,我奶奶说这样的天气,都预示着有人的命数快撑不过了”

    白松摸了摸苏秋雨的头,安慰她道:“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些,这不过是自然现象罢了。”

    “可是,经常都能听见哪家的老人”苏秋雨似乎对这些迷信的东西有一点的了解。

    听完这些,白松有些不在意地说道:“那只是巧合罢了,生老病死再正常不过了。”

    破旧的房屋在这场暴风雨中就像小船一样,摇摇欲坠

    正在两人说话间,巨蟒一样粗细的惊雷猛然在窗户外炸了开来,饶是以白松的心理素质都被惊了一下。

    这时候,白松现一道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白松夫妻二人的床前,这时候正好又一道闪电划过,通过闪电带来的亮光白松一下看清楚了那是朵朵。

    苏秋雨第一时间从床上坐了起来,朵朵抱着小枕头,低着头对苏秋雨说:“妈妈我害怕。”

    白松拉开了灯,现朵朵的眼眶都有点红了,好似一旦拒绝马上就会哭出来一样。

    朵朵对于苏秋雨来说,就像是她的命一样,这哪能受得了这个,赶紧拉过了朵朵安慰了两句。

    白松无奈笑了笑,也跟风安慰了朵朵两句,然后拉熄了灯。

    朵朵睡在两人的中间,感受到了两旁坚实的臂膀似乎外面的电闪雷鸣都不再可怕,没一会就睡着了,看来这一天下来确实累了。

    看着女儿睡着,两人也不好继续说话了,白松微微一笑之后转过了头去。

    看着外面那些断了线的珠帘,这勾起了曾经露宿街头一些不好的回忆,这个家虽破但至少家里还是温暖的港湾。

    视线越来越模糊,沉重的眼皮慢慢闭合了上。

    “恩?”

    沉醉在梦乡的白松,突然感觉到脸上有什么娇嫩柔软的东西在触碰自己,揉了揉眼白松勉强睁开了眼。

    一睁开眼,白松就看到朵朵骑在自己身上,用手捏住了自己的鼻子,看到白松睁开了眼朵朵叫道:“懒虫爸爸快起床了,再不起床就有大笨鸟来吃你了。”

    一旁弄着早饭的苏秋雨,稍微说了一下朵朵:“朵朵,不可以对爸爸这么没礼貌。”

    这时候白松也不能继续睡下去了,起身抱起了朵朵:“大笨鸟我没看到,小笨鸟我倒是捉住了一只。”

    说完,白松还刮了一下朵朵的鼻子,朵朵虽然捏了白松的鼻子,可似乎不喜欢别人刮她鼻子,一下子就撅起了小嘴。

    白松看见之后一笑,也不在意,早餐是苏秋雨自己弄的,下的白水面条加了点剩汤调味,很简单的早餐。

    “你俩别闹了,赶紧来吃早饭。”苏秋雨见一大早就没个正行的,当即提醒了一下。

    白松抱起了女儿,坐下吃早饭。

    看着女儿一个人吃着小碗里的面条,白松漫不经心的问了苏秋雨一句:“上班那里,你”

    可说到这里的时候,苏秋雨明显给了白松一个眼神,白松也就低着头没有再说了。

    等吃完早饭的时候苏秋雨收起碗筷拿到厨房去洗,白松也跟了上去,帮着苏秋雨一起洗碗。

    “白松。”苏秋雨洗着盘子,没有看向白松眼神仍然在盘子上:“你知道吗?在当初我们相恋的时候,你那个时候说要养我,可我那时候我回答你还记得吗?”

    白松手上的动作一紧,那么久的事情如果是前世或许还会记得,可是已经经历两世,那种事情怎么还会记得?

    再说,恋爱中的男人的话,大部分都是不经过大脑哄人的,没经过脑子的话怎么可能记得那么深。

    好在,苏秋雨根本就没有等白松回答,微微一笑说道:“虽然你说的话迟到了,前段时间看你干劲十足没有说出口,可我还是坚持当时的答案,我不会当家庭主妇,我希望能有自己的事业。”

    自己的事业吗?在前世她就是靠着这样的信念,一直带着朵朵拼搏着活下去的吗?

    看着苏秋雨笑起来如同月牙般的眼睛,白松呆呆擦着盘子,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心似乎有些痛。

    白松现之前的喜悦下,竟然有些悲伤。

    “你怎么了?”苏秋雨放下盘子,用湿漉漉的手戳了一下白松的额头。

    白松回过神,叹了口气说道:“恩,我知道你的想法了。”

    这一次谈话很快就过去了,苏秋雨今天请了假,秦琴今天约了她逛街,同时也把朵朵带了出去。

    “我们中午不回家,你自己看弄点什么自己吃吧。”苏秋雨带着女儿出门之前,叮嘱了白松一句。

    “行。”白松摆了摆手:“玩开心点。”

    看着母女两人已经远去的背影,白松关上了门静静想着,苏秋雨不愿当家庭主妇那样的存在,这确实让白松有点伤脑经。

    他其实不是反对苏秋雨的事业,而是有些担心她天天早出晚归而且过于辛苦,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啊?

    自己重活一世,要是连帮自己妻子完成她的事业梦的能力都没有,那也算白活了。

    话是这么说,白松打开了游戏舱:“可具体该怎么做呢?”

    想了一下暂时没头绪,直接钻进了游戏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