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昔人
    夏日的夜总是来得特别晚,即便现在已经到了饭点,也只是在天际线旁微微泛着黄色。小说

    天边的乌云开始聚集起来,半遮住了斜阳的余晖。

    白松看着那团团乌云,拉着朵朵轻轻说道:“看样子是要下雨了,咱们走快点吧。”

    “可小蚂蚁并没有搬家啊?”朵朵睁着无邪的大眼睛,对白松说道:“老师说,下雨小蚂蚁会搬家。”

    白松听朵朵童言无忌的话语,笑着摸了摸朵朵的头,让朵朵歪了歪脑袋不明所以。

    “小蚂蚁在地下建造了很大的宫殿,有了那座宫殿就能遮风挡雨,它们就不怕了。”白松说出了句让朵朵能稍微理解点的话。

    朵朵小手揪了揪头,突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那就和家样吗?有爸爸妈妈,能遮风挡雨。”

    “恩,是吧。”白松简单回答了句,提到了家白松想起来了居住的那个狭小蜗居,似乎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停留。

    走了会,已经走出了街道,那家卖凉菜的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已经走在了马路上。

    白松牵着女儿的小手,转移了个话题:“朵朵,在幼儿园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啊?”

    这时候正好辆看起来很新潮的小车,从马路上缓缓驶过,朵朵看到了之后立即说道:“今天牛牛没有坐校车,直接坐上辆刚才那样的就走了,爸爸那个会不会比校车更快啊?”

    “更快吧。”白松点了点头。

    朵朵很天真的抬起头,双大眼睛望着白松:“那爸爸你有吗?”

    白松突然停下了脚步,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僵硬,朵朵看白松的这副样子以为是白松生气了,朵朵摇晃着白松的手奶声奶气叫了声:“爸爸。”

    也许在前世,白松会很难面对女儿这样单纯的问题,可这世重生了,让白松稍微松了口气,还好重生了。

    白松的脸上又恢复了轻松的笑容,他放开了朵朵的小手,用自己双手撑着自己膝盖弯腰下来,看着朵朵很郑重地说道:“会有的。”

    朵朵似乎有点不明白,爸爸为什么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变得这么严肃,可她不知道,男人诺千金即便是面对孩童也是样。

    看着朵朵迷茫的小表情,我白松无奈的笑了笑,又重新拉住了朵朵的小手。

    凉菜店的店主看着白松走进了店里,笑着问了句:“要切点什么?”

    “切半斤猪耳朵,恩”白松想了下,记得女儿似乎喜欢吃兔子,又说道:“再切半只姜汁兔吧。”

    “好咧。”

    老板是个动作非常麻利的人,再加上凉菜本身就是熟食,佐料也是提前准备好堆姜蒜焦油之类的,只需要按照比例调和在起就行了。

    白松大概也知道,这个老店主已经做了接近二十年了,店是个很小的店从来都没有请过员工之类的,这里大部分都是街坊打包回家吃的。

    都说熟能生巧,可有人觉得日复日做着相同的事情觉得非常枯燥,要么转行要么为了生计麻木的做着。

    但也有人做着同件事,和前者不同的是,即便是日复日机械式的工作,他也肯用心去做。

    旦用心做件事坚持几十年,那再卑微的事情都可以称为艺术,就如同眼前老板样,那些调料他甚至都不用看都能配合出黄金比例的味道。

    切,割,捏,勺每个步骤都十分的流畅,看起来就像是场表演,这看似不起眼的工作被成为艺术其实并不过分。

    艺术,不就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吗?

    带着女儿,从凉菜店里走了出来,白松又抬头看了下天空,那团乌云还没有散去。

    “白松!”

    走着走着,白松突然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转过头看现是街道上唯出售福利彩票的地方,除开这里就很远才有卖的了。

    白松走进了点,现了声音的来源:“是你啊,老鬼。”

    老鬼是个五十岁的男人,老鬼叫什么白松忘记了,只知道他叫老鬼,老鬼倒不是和白松经常起混的人。

    白松最开始的时候,也去上过班,这个叫老鬼的是白松的组长,所有人都叫他老鬼,不管是二十岁刚入社会的青年人还是三四十岁的老油条,都是这么叫他。

    老鬼叫什么,反而很少人知道。

    “好久没见你,你辞职之后也没找我们玩过了。”

    老鬼那个组全是比较谈得来的年轻人,两者关系在上班的期间还算良好,在记忆中,似乎老鬼也住在这附近。

    “你最近在做什么?”老鬼显然还不知道白松的名声,整个街道还是挺大的,事实上认识白松的也只占了少数。

    “没做什么”白松本想搪塞过去的,不知道为什么白松情不自禁的说了句:“就是在游戏里搞点钱之类,恩还是和以前上班差不多工作吧。”

    “挺好,至少工作上挺自由的。”老鬼笑了笑,看向了朵朵问道白松:“这是你女儿啊?哎呀,真乖。”

    白松拉了拉女儿的手,看了眼老鬼说:“恩,朵朵快叫叔叔。”

    般这种情况都会说什么叫张叔叔,陈叔叔,赵叔叔之类的,白松实在忘记老鬼叫什么了要问的话又显得尴尬,总不能叫鬼叔叔吧?

    朵朵小手抱着白松的手臂,眼神怯生生的:“叔叔好。”

    “诶,你好。”老鬼本来就是挺洒脱的个人,因为是夏天彩票店旁边也摆了个冷冻机,老鬼找老板买了个雪糕:“朵朵,叔叔给你的。”

    朵朵询问式的看了眼白松,因为在平时就说不要随便拿陌生人的东西,白松知道了朵朵的意思,点了点头:“拿着吧,说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朵朵接过了雪糕,乖巧地说了声。

    朵朵拿着雪糕个人安静的吃着,彩票店里有开着冷气,白松也忍不住稍微靠近了点,

    夏日的酷暑实在让人难受,白松都有点受不了,更别说是朵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