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之超级盗贼 > 第三百零五章 :老刘的选择
    为什么散人永远是散人,在公会面前不堪一击?

    从这个小缩影就可以看出来。

    公会势力过大,进场之后就是强势而又不讲理的清场,按照道理来说公会这帮人再强,面对这么多人也是不堪一击的啊?

    为什么,这些人不联合起来,先赶走公会势力再说呢?

    一头狮子追赶一群野牛的画面,一直是电视台经常会播出来的画面,不管是广告还是节目,都有大概类似的场景。

    这似乎是在宣扬狮子的雄壮威武,能激起男人心中的激情霸气。

    可狮子在一头不畏惧他的野牛下,赢面也就七成,如果那头野牛胆子大或者狂了,那这个赢面还要降低。

    野牛只需要用力的一顶,就可洞穿狮子的肚子。

    可为什么,一头狮子还是可以追赶着一大群野牛呢?

    火烈鸟每年都会大迁徙,每次迁徙都会有几百万只火烈鸟飞跃小半个地球的距离,一路上会数次的停留补给食物。

    每一次停留都伴随着危险,熊,大猩猩,鳄鱼,甚至是两三只鬃狗他们都会以极少的数量将上百万只火烈鸟追得鸡飞狗跳。

    上百万只,百万是什么概念?人一过万无边无际,火烈鸟的体型并不算太娇小,百万已经足以形成一片红白相交的海洋了。

    可每次它们都是选择牺牲同伴,等到了最终目的地,这些火烈鸟会跳起求爱舞。

    很多人只看到表象的人,欣赏享受着火烈鸟那优雅的舞姿,绝美的舞姿掩盖了住了一切丑陋。

    它们是懦弱吗?也许是,但并非全对。

    说到底,还是自私,以及侥幸心理。

    它们向往着在终点跳起求爱舞的欢乐时光,也享受着那安稳的一刻,片刻的美好让其堕落。

    数百万这个庞大的数量,让它们觉得自己被捕杀的几率很低,于是每只鸟都逃跑着。

    我不需要跑得有多快,只需要跑得比你快就成。

    这是很多年前小品或者笑话中都会出现的一个包袱,好的喜剧它一定是悲剧,这个包袱就是一个悲剧点。

    可没有人以它为中心做过文章,一方面是因为过时了,另一方面这实在太刺激人内心的脆弱了。

    它像一柄利剑,可以直刺人内心最真实的一面。

    散人终究不会是公会的对手,很多人明白也有很多人不明白,白松趴在桌子上看着这一切,他的内心应该还是明白的。

    这个情况他没有能力去改变,改变不了只好随波逐流了。

    那些被公会攻击的玩家,朝着后面的玩家喊着:“大家一起杀了他们,他们人不多的,直接先搞死他们再慢慢”

    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直接被优先给解决了,他的话音对于那些人来说没有丝毫作用。

    现在老刘他们叫来的朋友,都已经放弃保护老刘了,有点人品的选择撤离战场,人品差的直接就躲了起来准备直接拿了东西走人。

    人心都已经散了,老刘除了几个朋友外,周围满满都是想要挂了他的人,老刘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个东西是绝对会被爆出来的。

    所谓患难见人心,这些人都是一起玩了好几年了,虽然平时经常取笑他,可这关键时刻就算已经有人挂了,还是打算守到老刘到最后一刻。

    “唉。”老刘叹了一口气,因为自己爱显摆,不但害得自己物品不包,还把这些老朋友给害死了两个。

    “老刘,一会我们保护你冲出去,到时候你别管我们,有多快跑多快。”在团队频道中,山穷水尽下有人想要最后一搏了。

    “罢了罢了。”老刘终于摇了摇头,长舒一口气:“祸是我闯的,守是守不下了,我去碰碰几率算了,到时候爆掉了你们千万别去捡,出不去的。”

    “老刘,你干什么?”

    老刘拨开了保护圈,独自一人走了出去,在身后人惊愕的眼神中,老刘找了个跳得最凶的剑士。

    剑士一看老刘走出了保护圈,当即兴奋就是一剑刺了出去,这一剑刺出去老刘根本连躲都没有躲。

    一剑并没有杀掉老刘,老刘的血量虽然不是很健康可仍然在半血以上,那个剑客装备一般,想要直接秒杀掉老刘还是很困难的。

    一剑接着一剑朝着老刘刺了过来,剑客动了技能,连续出了三剑,三连剑很难命中可老刘根本不闪躲自然不可能空掉。

    老刘之所以去送死是想去赌一赌几率,可他拿到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没有任何意外东西被爆了出来。

    “哈哈,东西我拿到了。”那个剑客一看地上的号角,暗金品质的光泽让他无比的激动,哈哈大笑了一声。

    他刚一捡起来,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背后飞来了一个火球直接命中了他的后背,他刚要转身看是谁在打他,还没转过身又是不知道哪里飞来的乱箭直接把他射成了刺猬。

    暗金号角又被爆了出来,拿在手里还没有过两秒就直接挂掉了。

    老刘的那些老朋友,一看老刘选择了自己去送死,叹息了一声看了一眼暗金号角,也没有多想直接退出了战场。

    他们虽然之前攻击了一些玩家,可是现在玩家的注意力都在那个暗金号角上,谁会去注意他们。

    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你不是抢东西的,你要走随便走,走了少批人竞争更好。

    “是个敢作敢当的人。”白松看到了老刘的举动,这名玩家虽然在性格上有点问题,但人品却是能过得去:“只是,那个隐藏身份的公会,现在就很难办了。”

    正如白松所言,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是混乱了,完全就是疯狂!

    号角前一秒被人捡起来,下一秒就掉回了地上,捡起来掉下去如此反复之下,号角周围已经挂掉了不少人。

    而这对于公会势力那边也很难受,清理无关玩家还没有完成,战局一下子就变成了白恶化了。

    在利益面前每个人都疯狂了,谁管你公会不公会的,只要拦路就是疯狂的攻击,根本不像之前那样还躲藏。

    一小会儿,公会势力就遭受了惨重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