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实景红包大抽取 > 第349章 大显身手 小周天循环针法
    齐长云回来之后,有些尴尬地看着周瑞。

    “小瑞,抱歉啊,他们非要过来”,齐长云也没有想到,就是要个针灸用的金针,没想到引来了这两个人。

    这两个人,他还不好得罪。

    原来,齐长云去中医部借金针。

    这东西不能随便外界。

    于是,中医部的霍祁隆先生询问原因。

    齐长云就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但是随后,在霍祁隆的询问下,编不下去了。

    无奈,齐长云只好说了实话。

    霍祁隆多大的年龄,吃过的盐比齐长云吃过的米都多。

    走过的桥比齐长云走过的路都多。

    他一看就知道齐长云在撒谎。

    果然,没有多长时间,齐长云便编不下去,原形毕露。

    当霍祁隆听齐长云说,有人可以治好他父亲的病,不过需要一份金针,进行针灸之术后。

    霍祁隆的兴趣来了。

    顿时嚷嚷着,要跟着过去看看,否则不借。

    没有办法,齐长云只好答应下来。

    别看齐长云在东海省怪牛叉,但是到了京都,白搭。

    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卧着。

    更坑的是,在回来的路上,碰巧遇到了另外一个老人。

    霍祁隆和对方一说,直接邀请对方也过来看看。

    闲着无事,对方便答应下来。

    于是,便看到了这种情况,齐长云和两个老人一同前来。

    ······

    周瑞那个无语啊。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来就来吧。

    看看也掉不了几块肉。

    接着,周瑞从齐长云的手里接过针灸,然后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说实话,在看到周瑞的时候,其实霍祁隆和另外一位老人都是拒绝的。

    和朱长治一样的想法。

    周瑞太年轻。

    中医和西医不一样。

    中医的大成就者,无不是上了岁数的。

    中医需要长时间的日积月累,而不是学学就可以出师的。

    博大精深,什么叫做博大精深。

    一学就会的那不叫中医。

    那叫——皮毛。

    甚至连皮毛都算不上。

    中医重在实践,重在治本。

    ······

    周瑞看了霍祁隆一眼,并没有理会。

    因为现在没空理会。

    接着,周瑞从齐长云的手里接过金针。

    在他的脑海里面不断响起孙思邈的心得。

    接着,周瑞让齐国远脱掉身上的上衣。

    然后开始进行针灸治疗。

    就在这个时候,霍祁隆忍不住说话了。

    “小伙子,你要考虑清楚,这针灸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一个不好,不仅会害人,还会害己”,霍祁隆对着周瑞说道。

    他觉得楮墨真的太年轻了,不知道里面的轻重。

    “我明白”,楮墨点了点头。

    他对自己有信心。

    “哼”,看到这里,朱长治不由冷笑一声,他到至今,仍然不相信楮墨可以治病救人。

    现在霍祁隆的样子,让朱长治更加地相信,自己就是正确的。

    ······

    接着,周瑞在众人的注视下,直接隔衣行针。

    对于一些经验老道的老中医,隔着衣服施诊是非常正常的。

    这也是一项生存本领。

    只有将针灸练习到非常熟练的地步。

    才能隔着衣服找准位。

    说着很简单,但是很难。

    有的人甚至一辈子都达不到这种高度。

    隔着衣服施针和不隔着衣服施针,完全是两个级别的难度。

    ······

    “恩”,看到露出的这一手。

    霍祁隆和另外一个人的脸色不由一变。

    他们心里可以确定,周瑞绝对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

    嘴巴没毛,办事不牢。

    相反,看周瑞这手段。

    其实力绝对不一般。

    霍祁隆两个老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惊讶。

    什么时候国内出现这么一个高手,从来没有听说啊,不过两个人什么也没有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他们担心会打扰到周瑞。

    他们也是医生,他们心里清楚,这个时候,千万不能上去打扰周瑞。

    周瑞屏住呼吸,双手其动。

    这金针在周瑞的手上,顿时变成了舞动的精灵。

    幻化出一段段金光。

    这一刻,这金针不是金针,而是神器。

    接着,周瑞双手其动。

    没有多长时间,在齐国远的背上便多出了密密麻麻的金针。

    不多不少,六六三十六根金针。

    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

    主要的是,这三十六根金针正不断颤动着。

    而且还散发着嗡鸣之音。

    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拨动着一般。

    ······

    “这是······”霍祁隆的眼睛瞪地大大的。

    一脸地不可思议。

    另外一个老人也是如此。

    瞪大了眼睛,胡须乱颤。

    十分地搞笑。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手法?”另外一个老人心里充满了不可置信地神色,他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老严,你认识这种手法吗?”就在这个时候,霍祁隆悄悄地捅了捅老严。

    老严不断思索着自己的平生所学。

    各种医书不断在老严的脑海里面浮现。

    《素问》十二卷,世称黄帝岐伯问答之书。及观其旨意,殆非一时之言,而所撰述,亦非一人之手。

    刘向指为诸韩公子所着;程子谓出战国之末。而其大略正如《礼记》之萃于汉儒,而与孔子、子思之言并传也。盖灵兰秘典、五常正大、六元正纪等篇,无非阐明阴阳五行之《甲乙》、杨上善之《太素》,亦皆本之于此,而微有异同。医家之纲法,无越于是书矣。

    然按《西汉艺文志》,有《内经》十八卷及扁鹊名。白氏云∶《内经》凡三家,而《素问》之卷,牵合《汉志》之数,而为之注释,复以阴阳大论,托为师张公所藏,以补其亡逸,而其用心亦勤矣。惜乎朱墨混淆,玉石相乱,训诂失之于迂疏,引援或至于未切。至宋林亿、高若讷等,正其误文,而增其缺义,颇于冰为有功。

    ······

    良久之后,老严不由摇了摇头。

    “不知道,你知道吗?”老严一脸地期待。

    老严擅长中医药方,而霍祁隆不一样。

    霍祁隆擅长中医针灸。

    “不敢肯定,但是我如果没有猜错,这应该就是失传以久的药王小周天循环针法”,霍祁隆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因为他不敢肯定。

    ps:哎,今天把姨夫送上了火葬车,当火葬车回来的时候,突然感慨不已,人活着,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无论是谁,都将步入到这一步,哎,突然想出家当和尚了,害怕人家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