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实景红包大抽取 > 第348章 双月病 朱长治的恶意
    周瑞刚才通过望闻问切给齐国远进行检查。

    发现齐国远得到一种很罕见的病。

    这种病的得病几率不足万分之一。

    可以说小到几乎为零。

    但是悲催的,齐国远翩翩就换上了这种病。

    这种病,在周瑞获得的“药王传承”之中恰好有记载。

    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病。

    名字叫做——双月病。

    意思是,得这种病的人,没有活过两个月的。

    所以叫双月。

    当然,双月只是一种象征,形容这病严重,治疗的希望微乎其微。

    其作用和“七步蛇”差不多。

    七步蛇,并不是七步就死,你站在原地什么都不干,即使不走路该死的也得死。

    七步乃是形容毒性强的。

    这是一种很罕见的病。

    后来,孙思邈找到了很多古方,查找了很多古籍,终于找到了治疗这种疾病的方法。

    不过可惜的是,因为这病十分罕见,孙思邈并没有将治疗这病的药方写入到“千金方”之中。

    ······

    周瑞对着齐素云点了点头,然后来到齐国远的身前。

    接着,周瑞在众人的注视之中,给齐国远把起了脉。

    对于齐国远的病情,周瑞了如指掌。

    他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演戏”。

    你看都不看就将对方的病情给说出来,演戏呢!

    齐国远打量着面前的周瑞。

    如果不是仔细调查过对方,他绝对不相信对方会是一个神医。

    而且在东海省还拥有那么大的能量。

    也正因为仔细调查过对方,所以齐国远才答应了儿子的说法,让周瑞前来试一试。

    说实话,齐国远真的想尝试一下对方的神奇。

    ······

    齐国远本来和周瑞没有任何的交集。

    但是无奈的是,周瑞的手上有齐长云的犯罪证据。

    所以齐长云让父亲帮忙调查了一下周瑞。

    也就因为这,齐国远看到了周瑞的档案。

    这一看,顿时惊为天人。

    周瑞的资料真的是太令人吃惊了。

    即使是齐国远,心里也不由暗赞。

    周瑞绝非池中之物。

    齐国远没有猜错,周瑞的实力越来越强。

    不过好在,周瑞并没有伤害齐长云的心思。

    否则,他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将周瑞给整进去。

    ······

    在齐国远打量周瑞的时候,其他人也将目光盯在周瑞的身上。

    那汇聚的目光很复杂。

    有的人带着一丝好奇,有的人带着一丝希冀,还有的人带着一丝不屑。

    好奇的人,纯粹是对周瑞这个人好奇,好奇周瑞为什么让齐长云这么推崇。

    甚至父亲都没有拒绝。

    要知道,齐国远可是一个相当自傲的人。

    让他被一个无名之辈治疗,很难。

    希冀的人,当然希望周瑞可以将父亲的病情治疗好,只要齐国远不倒,他们的靠山就不会倒下。

    不屑的人乃是二姐夫,在他的眼中,周瑞太年轻了,就是个骗子。

    还诊脉,你知道什么是诊脉吗?

    在二姐夫的心里,周瑞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

    三道目光,汇聚三种不同的杂念。

    周瑞当然感受到了。

    不过周瑞没有多说。

    只有拿出真正的实力,才能征服对方。

    周瑞妆模作样地诊完脉之后,看向齐国远。

    “齐老先生,最近这段时间内,是不是经常觉得内脏不舒服,甚至到了晚上,会被疼醒”,周瑞看着齐国远,笑着说道。

    “对,你说的对,确实是这样”,齐国远一愣,接着便点了点头。

    说对了,全部都说对了。

    “长云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神医”,齐国远那个惊喜啊。

    在周瑞的身上,他看到了生的希望。

    齐国远虽然不怕死,但是如果可以活着,谁又愿意死呢。

    “爸,你可别被骗了,说不定是长云提起告诉他的”,就在这个时候,觉得周瑞是骗子的二姐夫说话了。

    “姐夫,你说什么呢”,齐长云的脸色不有一变。

    “长治,你胡说什么呢”,听着女婿的话,齐国远的脸色不由一变,训斥道。

    “爸,我又没胡说,不排除这种可能”,朱长治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

    实在是,周瑞太年轻了。

    华夏有句老话,叫做——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话。

    ······

    “朱长治”,看到父亲那阴沉的目光,二姐齐素云急了,伸出手,扭了丈夫一下,示意对方少说两句。

    周瑞听到对方的话,差一点没喷了。

    “猪肠子,窝草,这名字······恩,牛逼”,周瑞不知道说什么好。

    事实也是。

    朱长治,猪肠子,不知道的确实容易联想到一起。

    但是长治,却蕴含着“长治久安”的想法。

    只能说这名字,太······

    朱长治如果知道周瑞的想法,肯定会大骂一声——妈卖批。

    朱长治最烦的就是人家称呼他为“猪肠子”,尽管他是朱长治。

    ······

    周瑞没有在意对方的看法。

    “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给我一副针灸,别的我无法做出承诺,但是我可以保证,今天晚上你可以睡一个安稳觉”,这一点小小的要求,周瑞还是可以保证的。

    “真的”,齐国远的脸上带着一丝惊喜。

    只有失眠的人,才会感觉到失眠的痛苦。

    无论怎么样,就是睡不着。

    你们能体会到那种痛苦了。

    一晚上不睡觉可能不觉得什么。

    但是连续几晚上呢。

    什么都做不了,闭着眼睛,脑海里面胡思乱想。

    就是睡不着。

    齐国远还好一些,他是被疼醒的。

    只要不让他疼,他可以睡个安稳觉。

    “相信就是真的,不相信就当我没说”,周瑞那叫一个装逼啊。

    看的朱长治恨不得那鞋底呼他熊脸。

    “长云,给小瑞去准备一套针灸”,齐国远对着齐长云说道。

    “好的爸,你等会”,齐长云急忙跑了出去。

    针灸这种东西,这医院里面当然有了。

    ······

    “小瑞,你坐”,齐长云的大姐齐灵云招呼到。

    和齐素云那官方的笑容不一样,齐灵云带着一丝真诚。

    “谢谢”,周瑞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

    让朱长治心里很不爽,但是齐国远在这里,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没有多长时间,齐长云便拿着一套针灸回来了,除了齐长云之外,后面还跟着两个人。

    两个人都穿着白色的大褂,似乎和齐长云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