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实景红包大抽取 > 第74章 富豪——刘建明 恼羞成怒(一更)
    ps:以后还会出现其他的医术,今天是三月份第一天,有票票的,没收藏的,都来吧,老北来者不拒,就不开单章求票了!

    中年男子看都没看周瑞,直接来到一张空桌前。

    “有什么好酒,好菜,都给我拿上来”,中年男子坐下来之后,对着周瑞说道。

    中年男子坐下之后,大汉坐到中年男子后面一张桌子上面,一股不动如山的气质在身上浮现。

    高手,绝对是个高手。

    周瑞心里一摒,这是哪里来的人物?不会是道上的人吧。

    “好的,请稍等”,接着,周瑞看向大汉。

    “先生,你需要什么?”周瑞再次问道。

    “一份大碗牛肉面”,大汉对着周瑞说道。

    “请稍等”,周瑞走到可可的面前,将可可抱起来,将其抱入里面。

    如果有事发生,可别吓着孩子。

    周瑞走进厨房,开始工作。

    周瑞给中年男子做了几道拿手好菜,一个鸡公煲,一个干煸豆角,一份老醋花生。

    周瑞担心对方吃不完,所以并没有做太多。

    ······

    周瑞将酒菜全部上齐之后,坐到一旁的空座上,一脸地疑惑,看着中年男子的样子,绝对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而且还不小。

    “难道是道上的问题”,周瑞不由想到。

    接着,周瑞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一转,“望闻问切”四诊法出现,开始看向两个人。

    首先是大汉,身体健康,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练功过度的原因,留下了一些暗疾。

    让周瑞意外的是,中年男子的身上竟然有病。

    性别男,年龄,四十岁左右,早年纵欲过度,饮酒过多,身体受到严重的创伤······导致其不孕不育。

    (因为有很多词属于违禁词,就不描写了)

    治疗方法:造化针为主,草药为辅。

    草药配方:党参、黄芪、白术······

    (别特么瞎试,出了事,孩子可不是老北的!)

    周瑞的眼睛不由一亮,这么巧,自己刚得到治疗“不孕不育”的技能,就有人送上门来了,还是自动上门。

    周瑞不由搓了搓手,有些激动。

    他不知道自己的方子管不管,但怎么说也是华佗他老人家的东西,怎么说也不会骗自己吧。

    周瑞决定试一试。

    成功了,皆大欢喜,周瑞也算是功德无量;不成功,反正也不能生,他鼓捣鼓捣还是不能生······

    如果中年男子知道周瑞此时的想法,估计会上来揍他。

    滚你丫的,把老子当试验品了,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

    刘建明很郁闷,相当郁闷,更为重要的是,他感觉异常的窝囊。

    刘建明虽然和《无间道》里面的男主之一重名,但他可不是卧底。

    相反,刘建明是一个极其成功的商人。

    其身价比林清雅家的林氏珠宝公司还要高。

    在东海省,刘建明的财富可以排进前十,在东海省也是风云一般的人物。

    底层人物可能不关注他,但是上层社会,基本上都和刘建明有关系,和刘建明相交。

    刘建明是东海省城祥建筑集团的老板,身家数百亿美金,手下有数万人跟着他吃饭。

    有一个十分漂亮的妻子,外面还有几个小的。

    按理说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简直就是丝的人生巅峰啊。

    但是刘建明有一个连丝都不如的地方,那就是不能生。

    丝是女朋友,他是自身问题。

    李建明在早年的时候,酒场经历的太多,喝酒过度,而且私生活有些混乱,所以落下了毛病。

    早年的时候,刘建明因为忙于事业,所以没有要孩子,也不知道自己的毛病,等自己功成身就,想要要孩子的时候,但是却怎么也没有。

    起初的时候,刘建明还怀疑是妻子身体的原因,偷偷在外面养了几个小的,他想要成为父亲,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是没有。

    后来,刘建明和妻子去医院做鉴定,结果症状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刘建明当时就崩溃了。

    麻蛋,怀疑这个怀疑那个,最后是自己不行。

    从那之后,刘建明一边堵住医生的嘴,一边接受治疗。

    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么多年没有孩子,外面早就风言风语了,更何况他还是商界的风云人物。

    刘建明的父亲母亲也愁的没有办法,四处打听有没有什么好医院。

    他们老刘家不能断了根啊,但是一直没有效果。

    这一次,刘建明接受了一个国外医生的治疗,一个疗程后,没有任何的卵用。

    就好像一个铁蛋子,怎么敲,都没有裂缝。

    刘建明知道结果后,累积的负面情绪爆发了,他想喝酒,他想大醉一场。

    这样就可以自欺欺人,忘却烦恼。

    刘建明脑子里面一片繁杂,漫无目的,当路过周瑞面馆的时候,刘建明让司机停下了车,他要喝酒。

    为了防止“消息走漏”,所以这一次去体检,刘建明只带了自己心腹。

    ······

    刘建明不断喝着酒,山珍海味到了他的口中,也没有了任何的味道。

    他辛辛苦苦半辈子,到头来却后继无人,这不是转头成空吗?

    这让刘建明如何甘心,给自己来个女儿也行啊。

    一个女婿半个儿,他连半个都没有。

    刘建明越想越苦闷。

    就在这个时候,刘建明发现周瑞做到了对面,脸上还带着笑容,越看越感觉贱,刘建明恨不得上去一巴掌拍到对方的脸上。

    “有事?”刘建明抬头看着周瑞,十分不爽地问道。

    后面的保镖看到这里,顿时警惕起来,如果周瑞有什么异动,他会立刻动手。

    周瑞对于这一切并不知晓,“先生,你身上有病啊”。

    周瑞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如果有胡子,估计这货就要捋胡子了。

    他想让对方承认,然后自己再说出什么症状,这样自己的形象就不断拔高了。

    对于后面的治疗,对方也会积极配合。

    神棍不都是这样吗?

    但是周瑞想错了。

    刘建明本身就十分地郁闷、烦躁、窝囊,听到周瑞的话,刘建明顿时爆发了,拿起手里的酒瓶,向着周瑞砸去。

    周瑞心里一惊,急忙闪开,怎么说也是黑带一段啊,行动还是十分敏捷的。

    酒瓶直接落在空地上,化为粉碎。

    “妈的,竟然敢笑话老子”,刘建明双眼通红地看着周瑞,紧紧攥着拳头。

    周瑞看着暴怒的刘建明,不由皱了眉头,“先生,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我刘建明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嘲笑过,小子,你死定了,阿罡,给我好好地修理修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