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实景红包大抽取 > 第243章 任务——以直报怨 生死时速
    听到周瑞的询问,小悠清醒过来。

    “根据小悠的检测,这个任务你已经完成了,我现在把红包的任务给你说一下。

    红包任务——以直报怨,红包要求,别人对我们怨恨或抱怨时,我们要做出与他相仿的态度去对待他,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所谓:揍他,狠狠地揍他。

    此任务已完成”。

    周瑞看着红包任务,不由一愣。

    “以直报怨?有吗?我什么时候完成的,小悠,给我提示一下”,周瑞仔细回忆了一下,没有想起来。

    “根据软件的记录,是因为康九腾的事情”,小悠查询了一下,然后告知周瑞。

    “康九腾?”听到这个名字,周瑞不由恍然大悟。

    “原来是他啊”。

    他怎么也没有往康九腾的身上去想。

    “小悠,帮我将三个红包都给我领取了”,周瑞和小悠交流着。

    “好的,请稍等”,停了两三秒之后,小悠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现在三个红包都已经帮你自动领取了,你自己查看一下吧”。

    “好的,麻烦你了小悠”,周瑞点了点头。

    “这是我应该的”,小悠说完,再次陷入了睡眠状态。

    就在周瑞想要查探红包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红后,谁的电”,周瑞询问道。

    “哥,是许仲的”,红后将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告诉周瑞。

    “许哥”?周瑞也顾不上查看红包了,直接让红后帮自己接听了电话。

    “喂,许哥,什么事情”,周瑞口中的许哥,就是那位电视台的副台长,不过人家马上就要把那个副字给去了。

    以前的时候,许仲对周瑞帮助良多。

    周瑞对其一直抱着感激的心态。

    苟富贵,勿相忘。

    他一直想帮助对方,但是对方一直不想麻烦他。

    “小瑞,你现在在哪?”许仲的声音似乎挺着急。

    “许哥,你别慌,怎么了”,周瑞听到许仲那慌张的声音,心里不由咯噔一声,“应该出事了”。

    “小瑞,你快来吧,我儿子也不知道吃什么了,上吐下泻,现在都昏迷过去了”,许仲的语速十分快,他是真的急了。

    “卧槽”,周瑞的心里瞬间一惊,“那快去医院啊,先把孩子送医院”。

    “我们现在就在医院,医生告诉我们是食物中毒,但是我们在这里已经打了半天的吊瓶,丝毫不见好转,反而病情加重了,我们没有办法,才想到了你”,许仲都快哭了,他就这一个儿子啊。

    可不能出事啊。

    “好,许哥,在哪个医院,我马上过去”,周瑞也顾不上说其他了。

    “天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许哥,你等着我,手机保持畅通,随时联系”,周瑞挂断电话后,让周重掉头去第一人民医院。

    天海市有好多医院,什么附属医院,什么儿童医院,什么康复医院。

    仅仅人民医院就有三个。

    第一人民医院,第二人民医院,第三人民医院。

    周瑞躺在座位上,也顾不上查探红包了。

    没有心情。

    ······

    很快,周瑞便来到了医院门口。

    在大门处,许仲正一脸焦急地来回踱步。

    “许哥”,周瑞大喊一声。

    “小瑞,你可来了”,许仲急忙上前。

    他知道周瑞的医术十分牛叉,特别是前段时间在药王祠进行了三天的义诊,更是让周瑞的名声传扬了出去。

    别人可能对周瑞印象不是很深刻,过几天也许就忘了这个人,但是许仲他们作为周瑞的朋友,怎么可能忘记。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事情紧急,许仲也不想麻烦周瑞。

    “恩,快带我去病房看看”,现在不是聊天叙旧的时候,救人如救火。

    现在就是和死神赛跑的时候。

    “好”,接着,许仲带着周瑞来到一间高档病房。

    确实是高档病房,除了有齐全的硬件设施之外,还有专门的护士照顾。

    乃是重点的照顾对象。

    此时在房间里面,有好几个人拥挤在一起。

    有许仲的妻子和父母。

    许仲的妻子眼睛红彤彤的,似乎哭过。

    除了许仲的亲人之外,还有两个小护士,一个年轻的医生。

    此时医生正戴着听诊器,不断给许越检查着。

    许仲的儿子叫做许越,小小的年纪却遭受到了那么多的磨难。

    先是从窗户上掉下来差一点没摔死,现在又这个样子,不知道上辈子干啥来。

    周瑞和许仲一起来到病房。

    他直接动用“望闻问切”四诊法给许越诊断起来。

    这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食物中毒。

    而且还十分地严重。

    要不是前段时间他刚得到了“药王传承上篇”,他还真不一定能够解决。

    周瑞走上前,就要救治对方。

    但是还没等他动手,突然传来了一声呵斥。

    “别动”,年轻人大叫一声,“我十分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不能乱动,孩子现在十分虚弱”。

    年轻医生以为周瑞也是孩子的亲人,所以他能理解。

    但是理解归理解,不代表他同意你可以随便乱动。

    “我当然知道,我现在就是要救他”,周瑞看了年轻医生一眼,然后将许越手上的针头拔掉。

    “哎,我说你干什么”,看着周瑞的动作,年轻人的脸色大变,“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会害死这孩子的”。

    年轻医生也是好心。

    “我明白我在做什么,你放心,出了事情,我全责,周重,将我的针灸盒拿来”,这是他在来的时候准备的,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是”,周重拿着针灸盒站到周瑞的身边,一脸地煞气。

    “你······哎······”年轻医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这种情况他从来没有遇到过。

    “小瑞,你有多大把握”,许仲最为紧张,毕竟那是他儿子。

    “许哥你放心,我有九层的把握”,周瑞从旁边拿过一个洗脸盆,放到自己的身边。

    听到周瑞的话,许仲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小瑞,我给你说,你小心点,你哥我就这一个孩子”,许仲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你放心吧”,周瑞将许越放到自己的腿上,让其头朝下,腿朝上。

    一手攥着许越的两只脚脖子,一手在许越的背上推拿着。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谁也没有说话!

    ps:感谢“yykzs”朋友500币的打赏,感激不尽,感谢“我很怪il”“丁一丁有”“在哪儿幸福”“他送我一张月票”等朋友的百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