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实景红包大抽取 > 第201章 缘由 阴谋 了解事情
    当冯军听说了发生的事情之后,冷汗直接冒出来了,幸好有周瑞,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贝贝低着头,看着脚尖,也不说话,显然知道错了。

    周洁在厨房,亲自下厨做饭。

    自己弟弟来了,怎么也要好好招待一番。

    “姐,我告诉你,不要弄太多的菜”,周瑞对着厨房里面的周洁喊道。

    “知道,我的手艺可比不上你,你凑活着吃吧”,周洁对着周瑞喊道。

    ······

    周瑞和姐姐一家一直吃到下午,聊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周瑞一开始过来的时候,明显一愣,他没有想到姐姐竟然搬家了。

    而且还在市里有了房子。

    后来才知道,姐姐竟然调到了市里小学教学。

    住的也是工作单位。

    周瑞也为姐姐高兴。

    周洁和冯军也教了将近十年的小学,教学经验丰富,而且成绩也不错,但是因为没有门路,所以在乡下一呆就是将近十年。

    如今也算是苦尽甘来。

    周洁和冯军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弟弟的功劳,否则,弟弟走了没几天,他们就被调到了市里,怎么可能这么巧和。

    ······

    因为高兴,所以在所难免地喝了酒。

    周瑞也不打算走了。

    在这里休息一晚上。

    明天的时候带着贝贝一家去天海,散散心,然后将他那辆商务车开走。

    晚上的时候,周瑞将破碎的花瓶拿出来,然后从山河空间内取出“复原光线”,在上面轻轻一照。

    一团神光笼罩,不一会,那满满地碎片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完整的花瓶,没有任何的瑕疵,天然,完美无瑕。

    “好漂亮啊”,看着面前完整的瓶子,周瑞的眼睛顿时一亮。

    在梅瓶的上面,描绘着一副“花鸟画”,画中的杜鹃栩栩如生,而花卉也异常的新鲜,就好像花园中刚刚盛开的牡丹。

    周瑞仔细把玩了一番,然后将其放进山河空间里面。

    这东西现在属于他了。

    就在他要休息的时候,一个电话直接打了过来。

    正是冯奇打过来的。

    “周先生,这么晚了,没有打扰你吧”,冯奇的声音响起。

    “没有,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周瑞不由询问道。

    “周先生,不负所望,已经全部调查清楚了”,冯奇不由说道。

    “哦,好,给我说说”,周瑞当然不会拒绝了。

    接着,冯奇将调查的结果告诉了周瑞。

    周瑞猜测的确实不错,老人家确实有事。

    老人名叫纪东海,是一个老中医,据说祖上还曾经出过御医,专门给皇帝看病。

    后来四旧的时候被打压了。

    最近这段时间,老人的儿子犯事,进了局子。

    需要二百万才可以让儿子出来。

    没有办法,老人只好将祖上的古董拿出来卖。

    结果被贝贝一个不小心更碰碎了。

    “纪东海他儿子犯得什么罪,竟然要二百万,不会是贿赂吧”,周瑞不由问道。

    冯军有些尴尬不已,“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更多的还是赔偿”。

    “哦,怎么回事”。

    “刚才说了,纪东海祖上出过御医,家底殷实,纪东海的儿子纪长富根据祖上流传下来的秘方,开了一家养生馆,接过很不幸,黄了,欠下了一屁股债,他没钱还,人家当然把他给告了”。

    “哦”,周瑞恍然大悟。

    “是不是还了钱就没事了”。

    “那是,什么时候还钱,什么时候放人”,冯奇向周瑞保证到。

    其实,纪东海儿子的债主,也不是一个善茬,也有关系。

    看到纪东海的儿子逃债,直接让公安局将其抓了起来。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谁也说不着。

    “我估计,那瓷瓶对老人应该有意义非凡”,周瑞询问道。

    “是,那瓷瓶是他祖上传下来的唯一一件东西了,一直没舍得卖”,冯奇也没有隐瞒。

    接着,冯军犹豫了片刻,不知道该不该讲。

    “其实吧,里面有很多事情,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借钱,破产,还钱的过程,但是里面有很多道道,我这么说吧,其实一开始,纪东海儿子的那个债主,看重的就是他家的梅瓶,但是纪东海说什么也不卖给对方,而纪东海儿子开养身馆,也是那一位主动借的钱,所以里面具体有什么事情,除了当事人,谁也说不清,如果说没有猫腻,我肯定不会相信”,冯奇最终还是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周瑞有些恍然。

    他能够想象出来里面的阴谋,但也有可能自己想错了。

    所以不能多说。

    “我明白了,冯哥,真是麻烦你了”,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周瑞也终于将事情弄明白。

    “这是我应该的”,冯军显得十分的谦逊,“周先生,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打这个电话”。

    “恩,好,对了,你把纪东海的地址给我说一下”,周瑞急忙说道。

    “好,那我一会把地址发你短信上面”。

    “那行,那我们下次再聊”。

    “好的,再见”。

    ······

    第二天一早,周瑞来到了纪东海的家里。

    此时,纪东海家里的氛围有些凝重。

    坐着很多人。

    似乎在谈判。

    “纪叔,我说了,我的目标是那个梅瓶”,陈冲没有想到,纪连海这个老家伙竟然宁愿卖给别人,也不愿意交给自己。

    陈冲心里恨得牙痒痒的。

    “你误会了,我没有卖,而是被一个小丫头给撞倒在地上,摔碎了,如果你想要,我只能说声抱歉了”,纪东海说什么也不会把祖传之物交给这种人去糟蹋。

    他绝不允许祖宗留传下来的物品,成为别人趋炎附势的工具。

    绝对不允许。

    “你当我傻啊,如果你不拿去卖,会出现这种事情吗?别的事情我不管,我只要梅瓶,否则,你的儿子就在监狱里面呆着呗”,陈冲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这里只有钱,没有东西”,纪东海态度也很强硬。

    要不是为了孙儿,他真想让儿子在监狱里面多呆呆,让他吃吃苦。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他多次告诫儿子要小心,但是对方不听,他的眼睛,已经被美好的憧憬给蒙蔽了!

    ps:感谢“看书不给钱橇”朋友2000币的打赏,感谢“風流鬼塚”朋友1000币的打赏,非常感谢两位朋友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