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二百零六节 恶火为桥
    荆南河的面色有些古怪,但因为戴着面具的缘故,所以看不出来。

    这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人,让他有些摸不透深浅。无论是气息还是身形,都很难和某个印象深刻的强者对上。

    但这虹岛迷雾隔绝感知的力量实在太强了,荆南河也不敢那么确定。

    再加上秘火交流会的第一阶段章程明确规定,试炼者不得故意自相残杀。

    字面意思是很明显的。

    否则他也不必偷偷设置陷阱阴冷千韵一把了,直接上去怼就是——只要留下一条命,荆破甲都能替他兜着。

    也正是因为这个规矩,他们鞠红乡的人,自认为已经很忍让了。

    至少,他们在和这个陌生人讲道理。

    此路不通。

    我们是鞠红乡的人。

    这两个道理,在他们眼中,就是莫大的真理。

    换成其他人,应该立马掉头就走才对。

    但这个人居然一意孤行,一方面让荆南河有些忐忑,一方面又让他有些愤怒。

    “看来在外面,那些人对鞠红乡恭敬的态度也多半是伪装出来的了。”

    “我鞠红乡多年不出手,很多人在暗地里其实并不服气啊,戴上面具,隐藏在迷雾之中,便以为可以给我们鞠红乡一点脸色看了么?”

    荆南河心中阴暗地想到:“这个人不可能是虹岛的人,估计是哪个看我们鞠红乡不爽的小子,纯粹是找茬的。”

    一念及此,他反而选择了以退为进。

    他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退开。

    鞠红乡的其余几人都有些诧异,但既然少主示意了,他们也不好拦着对方。

    他们看着那白面具人的行动。

    谁知道他仿佛完全无视了这些人一样,径自从他们中间走了过去。

    自始至终,他似乎都没有再多看他们一眼。

    就好像他真的只是路过,要走这条路一样。

    荆南河心头愤怒,但也有疑惑。

    这种感觉,他似乎有些熟悉。

    “我们就看着,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来救冷千韵的,再做打算。”

    荆南河最终拍板道。

    其余人纷纷点头。

    只要不是来救冷千韵的,那么一切好说。

    其实就算是虹岛的人,他们也不怕,毕竟少主精心布置的恶火阵法,就算是里应外合,也不是那么容易破解的。

    如果这白面具再草率一点,他甚至有办法让白面具也陷进去!

    这就是鞠红乡的自信!

    他们就这么看着白面具走过去!

    ……

    在韩乐眼里,几个人的小九九自然是一清二楚。

    只不过,他真的只是路过而已,他用宇宙真眼随便扫了一下,找了一条最近的路。

    谁知道还能遇到虹岛和鞠红乡两个小辈之间的摩擦。

    这种等级的争斗,他实在是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

    随他们掐架去好了,反正就算是熊孩子,也不是自己家的。

    他路过冷千韵所在的陷阱附近的时候,还特意扫了他们一眼。

    面具之下有两个年轻稚嫩的面孔。

    一个是冷千韵,一个是有些羞涩的女孩子。

    韩乐心头有些诧异。

    这冷千韵挺会玩啊,之前跑去资格赛想装逼,现在又带着带妹下副本。

    可惜本事不够,一不小心栽了跟头。

    他对冷千韵的印象倒没有那么差,再加上冷冷千钧之前用尽千方百计找到他,请他务必有机会在秘火交流会上关照一下他那个坑爹的弟弟,韩乐其实并不介意出手帮他一把的。

    只是看这冷千韵的眼神,估计是非常渴望韩乐主动帮忙,但他自己却不好意思开口的。

    毕竟是虹岛少主嘛,身边还带着个妹子,轻易向别人求救,岂不是很没面子?

    韩乐见他没有求救的意思,也懒得救人,直接走开了。

    他的动作潇洒无比,看得荆南河和冷千韵都是一呆。

    “他真的只是路过?!”

    荆南河有些惊疑不定,到了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来,这个背影有些像谁了。

    他的冷汗突然疯狂流下。

    “一定是我的幻觉……那个人的背影,其实挺大众化的,我的运气一定不能这么差的。”

    荆南河疯狂安慰自己。

    而一旁的冷千韵则是咬着牙,眼里有些黯然。

    自己终究还是开不了口,这个陌生人虽然不知道来历,但是如果他肯帮忙的话,自己动用秘术破阵所需要的牺牲就会小很多。

    但他是虹岛少主,说出去,多没面子啊。

    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的女孩子突然怯怯地出声:

    “那个……那位先生,能帮帮我们么?”

    冷千韵惊讶回头,旋即眼里闪过一丝怒火。

    女孩子可怜兮兮地低下了头。

    “嗯?”韩乐终于驻足。

    “这小姑娘挺懂事的嘛。知道冷千韵拉不下面子求助,就自己开口;但是说不定反而会得罪冷千韵啊。”

    果不其然,在韩乐眼中,冷千韵却是恶狠狠地看着他的小女友。

    “你在做什么?”他低声怒吼:“我自然有办法破解这恶火阵法……”

    “林菲,你再自作主张,我可……”

    女孩委屈的不能说话。

    韩乐摇了摇头。

    这冷千韵还真的是没救了。

    既然他自己愿意待在陷阱里,就和韩乐无关了。

    韩乐直接走了。

    荆南河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冷千韵训斥完林菲之后,也咬着牙,准备动用虹岛秘术破解恶火阵法。

    林菲不明白的,这是他的骄傲。他身上,背负的是虹岛二字啊!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传来有些无奈的自言自语声:

    “这条路……居然真的不通啊。”

    “真是尴尬啊……”

    荆南河差点没笑出声。

    他的心情放松了不少。这人应该不是来救冷千韵的,也不是和鞠红乡作对的,只是一个纯粹的二愣子罢了!

    韩乐站在悬崖边,悬崖大约有二十多米,换成平时,他自然有办法轻易过去。但这里是试炼地区,不准动武,除了控火秘术之外,严禁使用任何无关能力。

    韩乐当时只顾着寻找最近的道路了,却没发现这里有一处深渊。

    他皱着眉头看着四周围,绕路走的话,估计又要多耽搁一会儿,韩乐就不乐意了。

    他仔细想了想,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算你小子运气好。”

    这句话说得莫名其妙。

    下一秒,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韩乐突然冲着冷千韵招了招手:

    “过来!”

    冷千韵面色一沉:“阁下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以为我深陷陷阱之中,便是可以随便羞辱……”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身边的小女友拉了拉衣袖。

    冷千韵微微一愣。

    但见那些悬浮在他们身边的恶火,竟然自动解开了。

    他们化为一朵朵凝实的火焰,飞向了那白色面具人。

    “他果然是来救冷千韵的!”

    鞠红乡的人忍不住想要上前!

    却被荆南河直接拦住了。

    他们愕然发现,自己的少主,状态似乎有些不对。

    “少主,你的手好像有点冷?”有人问到。

    荆南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刚刚我们对他,没有太大的不敬吧?”

    众人想了想,除了动用鞠红乡的名头威胁,以及一些相对隐晦的恐吓之外,应该没有太多言语冲突才对。

    荆南河长出一口气,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毅然道:

    “走。”

    他说走就走,动作看似潇洒无比,但在众人眼里,怎么都带着一丝狼狈的意味。

    他们有些疑惑地回头,却看到那些恶火在白面具的招呼下,居然一朵接一朵,链接成了一座桥,跨越深渊的两头!

    那白面具毫不犹豫地踩了上去。

    一朵朵恶火仿佛谄媚的仆从一般,死死护住那人足下,也没有任何燃烧的意思。

    鞠红乡众人直接看傻了。

    “他……他……他就是那个人吧?!”

    一念及此,他们直接跟着荆南河,落荒而逃。

    第一阶段开启之前,荆破甲曾经明确告知,有哪些人是不能惹的。

    其中排在最前面的,就是一个控火术出神入化的男人。

    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高田啊。

    ……

    冷千韵呆呆地看着韩乐足踏恶火而去。

    让自己这么为难的陷阱,在对方眼里,居然只是踏脚石而已。

    这让他的自尊心大大地受挫。

    好像不是第一次了。

    事到如今,他自然也能猜出白面具的身份,只是这样的结果,让之前并不服气的他更加难受了。

    自己居然被高田施了恩惠,还是当着林菲的面。

    冷千韵忍不住握住了拳头。

    林菲却欢呼雀跃:“我们出来了呀。”

    “那个人是什么人?是虹岛的前辈吗?”

    冷千韵心头怒火万丈,刚想冲她发脾气,却忽然想到了什么,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

    他低头呢喃:

    “或许……吧。”

    他耳旁,还刚刚回想着高田的神秘传音:

    “对女孩子发脾气,算不得什么本事吧。”

    一句很中性委婉的劝诫,但让冷千韵浑身颤抖,如坠冰库。

    ……

    抛开虹岛和鞠红乡的斗争。

    韩乐一路独行,速度极快,期间也遇到了一些人,但是大多数人都没发现韩乐的痕迹。

    很快的,他便找到了第一阶段的那条地下河。

    地下河蜿蜒而漫长,他顺着河流,找到了地下二层的入口。

    这里,就是天火库开启的地方。

    早有不少旧日盟的人在等候。

    看到韩乐,有人眼前一亮:

    “哟,这么快就来人了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