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九十九节 坍塌
    阴界,玄明山。

    所有谜团的尽头,都直向了这个神秘的地方。

    无论是禁忌石碑上的记载,还是石蔓空间内神秘的壁画,无不阐述了一件惊人的事实。

    大罗山的人,并不是无缘无故地被灭亡了的。

    他们是自己主动离开,他们离开云州,甚至是离开五洲战场。

    在此之前,他们甚至和龙界作战,把龙界之主的身体熔炼成了云州大陆的龙脉。

    在那之后,他们集体扑向了黑暗之中。

    那片无尽的黑暗,应该就是所谓的阴界。

    而魔影口中的玄明山,应该是阴界一处非常重要的地方。

    “难道阴界才是荒的起源地?那荒界呢?”

    韩乐始终认为,青铜门背后,便是真正的荒界。但这个猜想也只是猜想而已,余白衣从里面走出来过,现在又离去了。当年从青铜门里走出来的人,似乎只剩下了他。

    而现在,非白剑仍在,证明余白衣还活着。他去了五洲战场。

    余白衣,何庆芝,两大绝代天骄一般的人物,居然还都活着。

    只不过一个去了五洲战场,一个去了阴界玄明山。

    韩乐回忆起何家后人提到的关于何庆芝的种种蛛丝马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推断。

    或许最初的时候,何庆芝是大罗山留在云州的最后力量,但他解决了云州的麻烦之后,便毅然决然地去了玄明山。

    曾经韩乐还以为他去了泸界,但是现在看来,一切的推断都是错误的。

    大罗山没有陨落,他们只是换了一种形式存在着。

    那些白骨仙人……应该只是平荒天师们的尸体,尸体多年不腐,最终形成了全新的执念。

    这种执念只是让他们守护着大罗山。

    而他们真正灵魂精魄,却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阴界。

    一个神秘而森冷的世界。

    韩乐对阴界一无所知,但通过壁画里偶尔流露出的描述,不难看出,那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方。

    常人无法抵达阴界,只有舍弃肉身,才能入阴界。

    而那种姿态,只有极少数修为极高的平荒天师,可以肉身入阴界,而他们用的法门,便是高家庄众人选择被悬挂起来的那种仪式。

    具体仪式韩乐当然不清楚,这一切只是他根据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做出的推测。

    他相信自己已经非常接近了真相。

    这魔影的主人,生前一定是一名平荒天师。

    或许,他本人,此时也在阴界,只不过不知道为何,在这古墓里,留下了一个影子。

    韩乐看着那努力在雕刻符文的魔影,心中竟然有一丝悲戚。

    这魔影在墨芸等人眼里,是十恶不赦的大魔王。

    但事实上,他并没有伤害任何人。

    他想要带着高家庄的人,一起去阴界。

    在他的执念之中,阴界玄明山,需要他们。

    他的思维还停留在百年前的战斗前夕阶段。

    这么多年过去了,玄明山究竟变得怎样,韩乐不知道。

    乐观点来说,何庆芝既然能回应自己,那么说明,玄明山至少还没有失手。

    每每到这种时候,韩乐便会越发感慨自己的无知和弱小。

    这个世界便是这样子,你变得越强大,接触到的世界越广阔,往往反而会觉得自己越发渺小起来。

    他作为云州最后一个平荒天师,对当年的事情一无所知。

    祖树金刀应该也是不知道的。

    当年大战爆发的时候,他仍然是属于未长成的古树,红尘剑或许略知一二,只是韩乐还没有确定,古神兵镇压九大荒兽和大罗山集体入阴界的时间线。

    “下次有机会,必须好好问一下红尘剑了。”

    韩乐按捺住心中的好奇心,知道现在不是意识潜入炎黄界的时候。

    而且红尘古树返璞归真之后,需要长时间的休养,他也不愿意轻易打扰他的修行。

    他看着那忙碌的魔影,突然厉声喝道:

    “你是谁?”

    这不是单纯的问句,而是带上了大罗山法门的喝声,有醍醐灌顶般的效果。

    那魔影身子微微一颤,却也不回答,只是执着于符文的雕刻。

    但他的符文,总归只记得一半。

    哪怕他的手艺再熟练,也只能写一半。

    天石九炼在他手上展示地出神入化,但却起不到任何效果。

    韩乐心中暗叹一声。

    到底只是一个执念而已。

    送他去大罗山吧。

    这是他的念头。

    下一秒,他果断出手。

    这一次,他已然掌控了石蔓空间的独特频率,有着天石九炼和碑法在手,这石蔓空间再也无法阻拦韩乐。

    煤油灯闪烁不定,一道黄光扫过,便定住了魔影。

    失去黑暗物质的魔影一直在挣扎,他愤怒地嘶吼着。

    韩乐试图让他安静下来。

    毕竟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没有结果的。

    他生前多半也是大罗山的人,不如带回大罗山,和那些白骨仙人作伴。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在永生之果的光芒照射下,魔影竟然一点点地融化了!

    韩乐愣了一下。

    这魔影是念灵的一种,永生之果却是最适合保持念灵的。

    比如人鱼公主,她在永生之果内,活了不知道多少年。

    按理说,这黄色光芒,对魔影来说应该是无害的才对。

    但时间上已经来不及,魔影快速地消融,但他本身,却从愤怒的挣扎,变成了安静地微笑。

    没错,是微笑。

    尽管他只是一团影子,他没有脸,但韩乐还是能感觉到他在微笑。

    魔影仿佛在一点点清醒。他不再反抗了,反而是闭上眼睛,在思索着什么。

    末了,他突然睁开眼睛,看着韩乐。

    那一瞬间,韩乐感觉到,那是一个有灵魂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魔影怔怔地看着韩乐,半晌,才突然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难道玄明山已经沦陷了吗?”

    话音刚落,他的身体悉数消散,化为粘稠的黑暗物质,融入韩乐身体之中。

    韩乐怔怔地看着这一切,稍稍明白了一些事情。

    这魔影,并非是什么人的影子,而是那黑暗物质凝结出的执念。

    至于为什么黑暗物质为何能凝结出执念,韩乐也搞不清楚。这股力量太过神秘,类似于本源之力,只不过形式有所不同罢了。

    他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和探索才行。

    倒是魔影在消失之前,对韩乐说的最后一句话,让韩乐感到惊讶。

    “他好像认识我?”

    “不可能,大概只是执念作祟罢了,对任何一个见过的人,他都会这么说?”

    “也可能是他感应到了我体内的本源之力,认出了我平荒天师的身份。”

    韩乐的脑海中转过万千念头。

    可惜没等他思考多久,整个石蔓空间陡然发生了异变。

    那魔影消失之后,韩乐便感觉到,石蔓空间开始坍塌。

    韩乐动作很快,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还是抢在空间坍塌之前,顺走了一百多块空白的石碑!

    他掌握了碑法,这石碑虽然空白,但日后说不定有大用场。

    至于这石蔓空间嘛,反正无法挪动,留在这里,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

    韩乐动作很快,他还用天石九炼解开了高家庄众人的束缚,最终将所有人,都带出了禁忌线之外。

    而正忙着恢复秘火锁的墨芸看到这一幕,却是大吃一惊。

    但见黑色的迷雾如潮水般褪去。

    禁忌石碑昂然耸立,高家庄的众人,已然被韩乐救了回来。

    不多时,地上响起苏醒时的呢喃声。

    墨芸手中的秘火锁已经完成,但她看向韩乐的目光,却充满着不可思议。

    “这个人,已经不能用人类来形容了吧?”

    她的大脑一片混沌,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搞定了魔影?

    要知道,在大长老的口中,古墓里的魔影,可是能给整个大荒林世界带来大破灭的存在!

    韩乐倒是没有看地上的人。

    他看着那些迷雾。

    事实上,这些都是假象。

    韩乐看到的,是石蔓空间的不断坍塌,最终,石蔓空间坍塌成了一个石球,石球最后滚入了古墓的深处。

    而不远处的古墓入口,大门上有一个钥匙孔。

    与其说是古墓,不如说是一座豪宅,只不过这豪宅如今大门紧锁,主人也不知是死是活。

    韩乐已经很满足了。

    这一趟来了,得了上百块空白天石碑,又学会了天石九炼和碑法,受益无穷。

    而关于阴界和大罗山众人消失的真相,相信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一定能慢慢找出所有的原貌。

    只不过,看着那钥匙孔,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于是他随口问了一句:“那里有一个钥匙孔,你可知道,什么钥匙可以打开古墓?”

    刚刚赶到的高辛长老摇头不已,高家兄弟也露出了疑惑之色。

    反倒是刚刚站起来的墨芸,沉吟片刻,最终还是吐出来两个字:

    “阿荼。”

    “阿荼?”

    这个答案,让韩乐有些意外。

    这座古墓,居然还和阿荼扯上关系了?

    这大荒林的水,还真是深吶。

    “先走吧。”

    韩乐没有犹豫,弄醒高家庄众人之后,一行人离开了古墓腹地。

    路上,墨芸倒是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韩乐。

    “阿荼有一把钥匙,那把钥匙可以打开一个恶魔的封印。”

    “所以我们旧日盟,一直很忌惮他。”

    “他的那把钥匙,就是用来打开古墓的入口的。那个恶魔,可能是魔影,但也可能是古墓里的,其他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