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九十八节 玄明山
    碑法上的内容并不繁杂,主要讲述的是天石的来源和材质、作用。

    以及如何使用这种天石。

    一般来说,荒天书都可以让平荒天师吸收,晋级。

    但这一页荒天书似乎失去了这样的能力。

    “难道是被人用过的?又或者是被人为提炼出来的荒天书?”

    韩乐心中有些猜测,但不敢确定。

    所谓天石,值得便是这石蔓空间中孕育出的石头。按照荒天书上所说,这天石乃是天生地成之物,最初被人发现,试图搬运回大罗山,但最终都失败了。

    因为天石只会出现在天石世界中,而天石世界似乎是固定的,无法挪动。

    比如韩乐眼前的这个石蔓空间,便是一个天石世界。

    天石世界非常安静祥和,如果没人打扰,那么没过几十年,天石世界中便会出现一些自然而然孕育出来的石碑。

    这些石碑,材质非常坚固,而且有自我恢复的能力,被认为相当优秀的材料。

    石碑拥有的特性当然不止是坚固,还有穿透和稳定。

    因此,荒天书上认为,天石最重要的作用便是用来制作跨越两界的界碑!

    当然,没有秘法和坐标,界碑是无法制作的。毕竟空白的石碑再厉害也只是材料而已。

    书中讲述了炼制石碑的办法,名为天石九炼。

    九炼法则颇为苛刻,但好在韩乐身为平荒天师,基本上满足了这些条件,以此为根基,再通晓所谓的碑法,相信很快便能掌握这天石的奥秘。

    只是对天石了解的越多,韩乐反而越发不相信荒天书上的说法。

    “什么天生地成之物,这天石世界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啊。”

    “否则那些空白的石碑又是怎么回事?一定是人为制作,才会定期像流水线产品一样出现的。”

    “荒天书上并没有讲述黑暗物质的事情,那黑暗物质又是怎么回事?”

    韩乐的疑惑很多。

    但他没有选择多想,而是放出三大法器为自己护法,开始修炼天石九炼和碑法。

    前者可以让他掌控天石的炼化法门;而后者则是可以让韩乐驾驭那些空白的界碑。

    “这么说来,古界碑和禁忌石碑,都是天石制成的。”

    “旧日盟的人说,古界碑镇压着大荒林,估计是以讹传讹了,不过古界碑应该的确有让他们重返龙界的能力。”

    “因为上面的文字,大概就是龙界的坐标和穿越时空的秘术,古界碑本身只不过是一个载体罢了。之所以要动用秘火,差不多就是染料的意思吧?”

    韩乐以前世的思维考量大荒林的种种秘闻,发现居然还能解释的通。

    不管怎么样,虽说这一页荒天书并非是他想要找的那一页,但阴差阳错之下得到了碑法,已经让韩乐心满意足。

    这次来小弦界,收获颇丰,恐惧之源都是最普通的货色,秘火和天石才是真正的大头。

    因为不是提升修为的荒天书,只是两个法门,韩乐领悟的非常快。

    毕竟是三阶平荒天师了。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天石九炼和碑法,便深深地印入了他的脑海里。

    不出意外,这两大法门都是以本源之力催动,韩乐可以毫无障碍地使用这两大法门。

    只不过,在他第一次尝试着使用天石九炼的时候,他突然感应到,整个石蔓空间都在欢欣雀跃。

    他好像能感受到这些石头的情绪。

    下一秒,他身子一晃,来到了一处黑暗的空间内。

    不远处,是那个魔影。

    那魔影看到韩乐出现在这里,不由怪叫一声,又特么溜了。

    看得出来,他对韩乐的种种异常举动,非常惊惧。

    韩乐也是无语了。

    不是大哥你先挑衅的么?怎么突然就怂了?

    不过他也不去管那魔影。

    通过天石九炼,他渐渐知道,这里便是石蔓空间的核心。

    掌控了这核心,便能在这石蔓空间中穿梭自如。

    韩乐顿悟了石蔓空间的独有频率,获得了石蔓空间的半个控制权。

    之所以说是半个,因为剩余半个,还在那魔影手中。

    “我可以获得石蔓空间的控制权,是因为碑法和天石九炼,还有平荒天师的缘故。”

    “那魔影充其量只是一个影子?难道他真是这空间前主人的影子?”

    “这空间的前主人到底是谁?他难道真的死在了这里?”

    太多的谜团,让韩乐郁闷不已。

    不过也值得欣慰的事情。

    在韩乐掌控石蔓空间控制权的时候,一道独有的信息,流入了他的脑海中。

    那是一篇奇怪的文章。

    韩乐起初以为又是什么秘法或者神异无比的东西,但后来,他渐渐明白了。

    这是一份翻译表。

    古界碑、禁忌石碑上的蝌蚪文,都是根据这翻译表翻译过的。

    所以看起来杂乱无章,韩乐明明懂蝌蚪文,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而现在,韩乐有了翻译表,自然能通晓其中之意。

    一念及此,韩乐便快速在石蔓空间中穿梭。

    他连续找到了那三幅壁画,通过翻译表,他终于看明白了壁画上到底在说些什么!

    只是这些文字的内容,却让韩乐震惊无比!

    第一幅画——

    【大罗山战龙界,取龙界之主之尸,镇压云州地脉,化五龙,锁脉龙城。至此,龙界四分五裂。此界本不该存在……】

    后续的文字有些模糊,就算有了翻译表,韩乐也看不清。

    但是单单是这些内容,就看得韩乐头皮发麻!

    当年大罗山攻打龙界的目的,竟然是为了用龙界之主的尸体,镇压云州地脉?

    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也曾听过五龙的传说,据说五龙归天,云州将不复存在。没想到五大龙脉,居然是从龙界之主的尸体!

    大罗山的人,到底在做什么啊?最初的云州,又是怎样的满目疮痍?

    为什么他们要说,龙界本不该存在?

    带着这些疑惑,韩乐奔赴了第二幅图。

    第二幅图,是大罗山众人奋不顾身,投身黑暗的那一张图。这幅图的文字寥寥——

    【阴界凶险,然阴界与龙界,是接近……之处,想要探明荒之谜,必然要有人走这一步……】

    阴界。

    一个比较陌生,但又有些耳熟的词。

    韩乐气的抓耳挠腮,他实在想知道,那些模糊的字体是什么,但实在看不清,所以只能用省略号代替。

    看起来,似乎是大罗山要找到荒的秘密,于是采取了一项行动。

    这项行动,让大罗山众人,一去不返。

    他们认为,阴界和龙界是最接近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可能便是揭开荒之谜的地点。

    第三幅图,就是异常惊悚,大罗山众人齐齐倒吊的那幅图。

    只是韩乐解读完了之后,却有些啼笑皆非。

    原来并不是有人把他们吊起来,而是他们自己把自己吊起来。

    这是一种仪式和姿态,以天石石蔓为载体,大罗山众人,用这种方式,进入阴界!

    “那么高家庄的人……难道那些魔影,也想送他们去阴界?”

    韩乐忽然心中一跳。

    阴界到底是什么地方,韩乐不知道,是否属于五洲之一,韩乐也不了解。

    但是现在他可以确定,大罗山的人并没有完全消失。

    他们应该是集体去了阴界!

    何庆芝,应该也去了阴界。

    他们是抱着某种目的去的。舍弃了大罗山作为根基,以如此古怪的方式入阴界,多半是有些难言之隐。

    韩乐迅速转移,来到了高家庄众人的所在地。

    好在,石蔓上的符文并没有发动。

    “是了,这符文只有一半,魔影对于生前的记忆也只有一半。”

    “他不可能让这些人去阴界的。”

    “但是他这么做,难道只是……生前的本能,或者执念?”

    韩乐心头犹豫。

    便在这个时候,魔影忽然出现,他踉踉跄跄地在石蔓上跳跃着,口中居然呢喃出声:

    “不对,不对!”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啊!”

    他焦虑地在石蔓上,试图用自己的手指写下完整的符文,却发现怎么写都不对。

    这是天石九炼中最高境界,直接以手指代替神兵,炼化天石。

    这魔影生前,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韩乐突然问道:“什么来不及了?”

    魔影看了他一眼,似是有些怨恨和愤怒,但还是开口回答:

    “玄明山,来不及了,要被荒占领了。”

    “玄明山,不容有失。我们的人,无论战死多少,都要守住玄明山。”

    “死战玄明山!”

    “因为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哪怕我们战死,也不能放弃啊……”

    他的话多少有些语无伦次,但韩乐竟然感受到了一种悲壮的意味。

    究竟是多大的执念,才让这个人死后化为魔影,依然在心心念念地想着生前的战事?

    玄明山,玄明山……

    韩乐忽然想起了什么,猛然回头。

    那禁忌石碑的背后,赫然写着一行字:

    【此去玄明山,战死不足惜。只可惜,时间还是错了……】

    韩乐猛然响起自己在前世之火中听到的那一句话:

    “大人,龙界来犯,玄明山虽然已经攻下,但是同时和阴界、龙界两界作战,恐怕是有些困难。”

    玄明山!

    阴界、玄明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