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七十九节 红衣使
    千羽楼,四下里稍稍有些寂静下来。

    场面气氛变得剑拔弩张,所有人都很好奇,这黄脸少年凭什么这么嚣张。

    到了现在,他们反而不认为他就是阿荼通缉的韩乐了。

    真的是韩乐,应该不会这么自己主动承认吧?

    至少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很显然,他们根本不了解韩乐。

    就连青丘的眼中都闪过一丝异色,她其实也不能真的做出判断。

    这个黄脸少年身上的气息变化不断,有一种难以捕捉的感觉,和当初在白龙雪山上找到的踪迹虽然有一些吻合的痕迹,但又有本质上的不同。

    他好像和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虽说从阿荼那里得知,那人极有可能是来自外世界的强者,但这反而让青丘难以确定。

    毕竟虹岛和鞠红乡之间的矛盾,她也是清清楚楚的。

    阿荼和旧日盟,向来是彼此忽视,但就算是阿荼,也不会轻视旧日盟。

    倒不是他有多怕这些秘火武士,而是隐藏在旧日盟背后的那股强大力量。这些不确定因素加在一起,让她选择了静观其变。

    但是她没想到,自己隐藏地这么好,还是被人找了出来。

    这黄脸少年就算不是韩乐,也是虹岛隐藏的很深的一枚暗子。

    如果擅自介入虹岛和鞠红乡之间的斗争的话,她也很为难。

    而另外一方面,荆南河也陷入了类似的困境。鞠红乡和阿荼的关系也非常特殊,虽然近年来,鞠红乡有向阿荼示好的意思,但是不能做的太明显,否则会引发其余人的厌恶和反弹。

    阿荼毕竟是他们名义上的监视者。

    他们都知道,所谓的大荒林,只不过是一个巨大的监狱,用来关押他们这些所谓的罪民罢了。

    “虹岛的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难道下午的资格赛,也是故意演给我看的?”

    荆南河的心思很重,他想要从冷千钧的脸色中捕捉到更多信息,可惜冷千钧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气氛变得越发僵硬起来。

    只有韩乐笑出了声。

    这就是眼界和格局的问题了。如果说大荒林世界是一局棋的话,那么眼下的这些人,都是一步步按照棋局规则行走的棋子。

    而韩乐,是超脱于棋局之上的棋手。

    他自己冲进去,本身就是对棋局最大的破坏。

    如果不是为了挖掘棋局本身的秘密的话,他早就可以横冲直撞,把这局棋弄个天翻地覆。

    甚至他不高兴了,还拥有直接砸碎棋盘的能力。

    这种超然的力量和格局,本身就造成了双方的信息不对等。

    “有种开小号虐菜的感觉……”

    韩乐笑着笑着,更觉得无聊透顶。这荆南河看似气势汹汹,自己都承认了,他却陷入了深深的迟疑。

    那青丘也是,好歹也有巨龙级的战力,现在眼神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

    韩乐的笑让众人看得莫名,都到了这种时候,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还被怀疑身上携带了白龙一族的秘火,居然还能笑出声来?

    这家伙莫不是疯子吧?

    “是不是,我们想太多了?”

    荆南河背后有人低声道。

    众人眼神闪烁,似乎也感觉到,可能真的是他们想多了。

    虹岛和韩乐之间,就算达成了某种协议又怎么样?

    反正这个人有问题,不如拿下他再说!

    如果虹岛敢保他,那就刚好有了动手试探的机会,反正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荆南河和青丘对视了一眼,后者轻轻点了点头。

    在天火镇的范围内,青丘自己是不好动手的,旧日盟里,有几个怪物她并不敢招惹。

    所以她在确定韩乐在天火镇之后,才联系上了鞠红乡。

    有些事情,还是鞠红乡的人来做比较好。

    “既然阁下已经承认了,那今天,就更别想走了。”

    “我想,虹岛的诸位,也不会包庇杀人凶手的吧?”

    荆南河冷冷地道。

    冷千钧眉头一皱。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出乎了他的预料。

    他当然想保下韩乐,但这家伙的举动,让他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自己主动承认行凶事迹,是生怕鞠红乡的人抓不到动手的借口么?

    他当然可以强行阻止荆南河,但那样的话,虹岛也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他有些着急,不由咳嗽了一声,想要辩解什么,那边的灰衣老者已然出手!

    嗖!

    他的身影宛如一道电光,直接扑向了韩乐的后背。

    韩乐冷冷一笑,准备动手。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红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楼梯口。

    “住手!”

    灰衣老者的身形本来是一往无前的,但是听到这个声音,仿佛中了什么魔咒似的,竟然生生定在了原地。

    他有些不敢置信地抬头。

    所有人怔怔地看着出现在楼梯上的那抹红衣身影。

    那是一个俏丽的女子,只是浑身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和鲜红衣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身上那冷若冰霜的气质。

    “居然是红衣使……”

    “果然,鞠红乡和虹岛之间的牵扯太多,居然惊动了红衣使。”

    “不对啊,红衣使只有三名,向来不问世事,只负责回归之路的事情,今天怎么会来管虹岛和鞠红乡的事情了?”

    众人低声议论,有些摸不着头脑。

    韩乐也有些意外。

    不过仔细一想,也瞬间想通了。他脑海里浮现出那红色面具,心中不由暗骂一句:

    “老狐狸。”

    他心中已经决定,鞠红乡的这些白痴再说,这青丘是绝对不会让她活着离开天火镇的。

    哪怕洛青泥插手,也是如此。

    ……

    “墨芸姐姐……”

    荆南河似是认识那红衣使,有些不解道:“此人已经承认杀害我兄长,为何阻止刘老?”

    那女子冷冰冰地看了荆南河一眼:

    “长老们有命令,要见这位先生。”

    “高田先生,还请上三楼一叙。”

    众人大吃一惊。

    三楼?

    那不是真正的大佬们聚会的地方吗?

    这高田充其量不过是虹岛和鞠红乡斗争的棋子,为何能得红衣使另眼相看,请上三楼?

    别说荆南河了,冷千钧都惊得嘴巴快掉到地上了。

    青丘冷冷道:“旧日盟想要包庇阿荼大人的通缉犯吗?”

    墨芸淡然道:“我不知道阿荼大人的通缉犯是谁,我只是奉命行事。大长老亲自请高田先生上三楼,诸位可以退散了。”

    青丘露出一丝忌惮之色。

    墨芸的话里,强调了大长老三个字,这就有些不同了。旧日盟的大长老,是阿荼都忌惮的角色。

    她想了想,选择了沉默,反正自己已经锁定了对方的气息,怎么都跑不掉。

    然而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韩乐并没有顺水推舟,反而摇头道:

    “不想上楼。”

    “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众人已经麻木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和红衣使讨价还价?被大长老接见不是值得欢呼雀跃的事情吗?

    凭什么还一脸嫌弃的样子啊?

    更出乎他们预料的是,墨芸蹙眉道:“你说。”

    韩乐指了指荆南河,又指了指青丘:

    “他们两个人,一会儿等我下楼的时候,我不希望再看到他们。”

    青丘和荆南河都是一愣,韩乐这话,虽说指代模糊,但竟有一种杀气。

    墨芸想了想:“好。”

    “先生请。”

    韩乐点头,头也不回地上楼。

    荆南河不甘心地拉住了红衣使,低声问道:“墨芸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墨芸颇带警告意味地看了他一眼:

    “离开千羽楼,马上。”

    “这是大长老看在鞠红乡刚死了个少主的份上,特意给你留了个情面。”

    “至于那位青丘大人……也请好自为之。”

    荆南河彻底傻眼了。

    其余人也懵了。

    他们看着韩乐的背影,只觉得三观被颠覆的有些厉害。

    ……

    “你就这么怕他们两个死在你的地盘上?”

    空无一人的三楼,此时只有一个红面具盘膝正襟危坐。

    韩乐伸了一个懒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