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七十五节 洛青泥
    我?我好像叫高田吧。

    这句话一出来,众人便一阵无语。

    这家伙也太敷衍了吧?

    这种态度,估计是连名字是杜撰的都懒得隐瞒了吧?

    只不过刚刚那场面实在太过震撼,很多人还没缓过劲来。

    他们都在猜测,韩乐究竟是什么来历。

    能压倒虹岛的控火术,绝对不可能师出无名?

    “难道是鞠红乡?不可能,鞠红乡的人一直很高调的,不可能来参加资格赛。”

    “他说他叫高田,难道是高家庄的人,也不对啊,高家庄都没有人来天火镇。”

    众人低声议论,一双双目光看向韩乐,充满了震惊和猜疑。

    如果说冷千韵的控火术让他们感到羡慕嫉妒的话,那么韩乐的控火之法,甚至让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敬畏的意味!

    他们的境界低,只能凭借本能来感知。

    只有境界到了范大师这种地步,才看出来一些端倪。

    所以他的脸色并不好看。

    因为他感觉到,韩乐似乎并没有用正常的控火术——甚至,他都没有在控火!

    他是在……命令秘火。

    他和通灵之火是心灵相通的,他能感觉到通灵之火的那种……畏惧。

    韩乐的所有指令,通灵之火都会无条件执行。

    如果这世上真有这种控火术的话,那大荒林世界恐怕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这已经巅峰了众人认知中的秘火体系。

    当然,范大师没有点破这一点。

    他只是默默将秘火交流会的资格令牌交给了韩乐。

    他也看出来了,这黄脸少年油盐不进,估计也不是什么容易应付的家伙。

    只可惜了冷千韵,如此天才,竟然都没能在资格赛中拿到名额。

    他对冷千韵是惜才,对韩乐,却是隐隐有些抗拒。

    韩乐倒也不在意范大师的态度。

    拿到令牌之后,他便准备离开。

    “等等!”

    冷千韵一步冲到他面前,大声道:“你究竟用的是什么妖法?”

    韩乐有些乐了:“你用的就是控火术,我用的就是妖法?”

    冷千韵涨红了脸,在刚刚的比试中,他是彻彻底底的输了。

    不仅输了,而且输的很难看。

    韩乐能悄无声息地将那些秘火之花从他手中抢过去,便已经输了一筹。

    更丢人的是,他竟然还没发觉,他还以为是自己修为不够,导致秘火失控了,这就更加雪上加霜。

    最让他觉得耻辱的是,韩乐居然用他分化出来的秘火之花煎茶。这种程度的细腻操作,固然能展现出韩乐的超强控火能力,但在少年眼里,却仿佛在讥笑他只能为他人做嫁衣一般。

    他不服!

    他很不服气!

    他今天就要拦着韩乐弄明白对方到底用的是什么法门!

    只是很快的,他就被人一只手拎起来了。

    “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冷千韵的脸红得发紫。

    冷千钧直接无视了他,乐呵呵地看着韩乐:“阁下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居然真的教训了我弟弟。”

    “我冷千钧向来言出必行,从今天起,无论阁下是高田还是其他什么,都是我朋友!”

    韩乐笑了笑:“好。”

    这冷家兄弟,还蛮有意思的。冷千钧这家伙脸皮也厚,见韩乐同意了,直接打蛇上棍,问道:

    “今天晚上,在天火镇千羽楼,有一场我们虹岛举办的宴会。大人物们会在一起讨论回归的事情,我们小辈们,也会彼此聚一聚。”

    “不知道高田兄弟有没有时间一起,大家一起热闹热闹,也算是在秘火交流会之前多交几个朋友嘛。”

    众人顿时露出羡慕之色。

    关于今夜在千羽楼的宴会,他们也都听说过。

    就算是那些拿着保荐函的年轻人,都未必能有资格入席。

    据说这次宴会,旧日盟的大人物们都会露面,他们会一起商谈这一次的秘火交流会的具体内容,还有回归之路的很多事情。

    运气好,说不定能得到旧日盟的前辈指点,在秘火交流会上获得更大的好处。

    一般人,根本没有这样的资格入席!

    只有大荒林最强大的家族一些内部子弟,才有可能。毕竟主办方是虹岛的人,入席的年轻一辈,也只有出自鞠红乡、流云地等人类聚集地的核心家族的嫡系才有资格。

    很显然,韩乐的这一手控火术,引发了冷千钧的注意。

    他当然也想弄清楚这法门背后的秘密,只不过他没有冷千韵那么直接,而是想先套近乎。

    韩乐一开始是准备拒绝的,只不过听到回归之路的事情,便欣然答应:

    “好。”

    “来人,请柬。”冷千钧倒也痛快,直接将时间地点告知,然后将请柬奉上。

    之后便极有礼貌的拜别了范大师和韩乐,颇为潇洒地离开。

    当然,如果他手里没提着一个少年的话,临去时的背影估计会更潇洒。

    冷家兄弟离开了,范大师一脸心疼之色,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将冷千韵收为弟子。

    哪怕是虹岛的人,也要抢过来!

    而其余人的目光却全部落在了韩乐身上。

    韩乐仿佛根本没看到他们,略作沉吟,便走到那胖子身边:

    “你叫什么名字?”

    那胖子微微一惊,有些紧张道:“我、我叫白卓……”

    韩乐想了想:“没有名额,你多半是没机会获得秘火了,什么时候离开天火镇?”

    众人都露出不忿之色。

    刚走了个冷千韵,没想到这家伙更嚣张,明明已经展现出了这么强的实力,偏偏还要揭人短。

    他们对韩乐顿时好感全无。他们觉得韩乐对着同组人耀武扬威,未免太过无聊下作。

    那胖子脸上闪过一丝黯然之色:“既然没办法取得秘火,我还留在天火镇作甚?最迟明天就走。”

    韩乐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大可多留几天。”

    “其实你的资质也能成为秘火武士,只是运气不太好。如果秘火交流会之后,你还留在天火镇,我或许可以送你一份机缘。”

    说罢,他便无视了旁人的目光,径自离开。

    只留下胖子一脸疑惑。

    好半天,才有人凑过来冷笑道:“这人没安好心,之前嘲讽你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骗你。”

    “是啊,我们走吧,留在这里还能做什么呢?”

    “白卓,我跟你说,如果秘火交流会之后,你还留在这里,再遇到那黄脸小子,估计只能被他羞辱。”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头头是道,仿佛他们把韩乐那龌龊的内心看得清清楚楚似的。

    好半天,那白卓才讪讪道:

    “我感觉,他好像没有骗我的意思。”

    ……

    韩乐当然没有骗白卓的意思。

    如果秘火交流会之后,白卓还留在天火镇,韩乐不介意送他一份机缘。

    只要解开秘火之中的谜团,那些秘火对韩乐来说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这白卓天分心性都不错。

    当然,这倒不是韩乐愿意给他一个机会的最主要的原因。

    实在是因为,这家伙的侧脸看上去有些像宋野。虽然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但韩乐依旧记得自己穿越过来,在这个世上遇到的第一个朋友。

    不知道他现在在太安过的怎么样了。

    看到白卓,韩乐也忍不住回忆起云州的事情。

    他一路快步,离开人群。那些试图跟踪他的人,都被他轻易甩开。

    没多久,他出了天火镇,一路向北,直接来到了北部的荒原。

    “再往前几步,你就会有生命危险。”

    一个平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韩乐停住脚步,好整以暇地转身。

    一个戴着红色面具的男人站在不远处的山丘上。

    “你就是旧日盟的老大?”韩乐问。

    红面具点了点头。

    “要动手吗?”韩乐很直接。

    他知道,自己施展了控火之术后,一定会被认出来。

    但这种相对低调的方式,其实是韩乐给旧日盟的高层一个暗示,很显然,旧日盟的老大读懂了韩乐的意思。

    这才有了双方在荒野的碰面。

    “我本来是来杀你的,毕竟你杀了老四他们。”

    红面具很诚实。

    韩乐好奇道:“本来?那现在呢?”

    “我决定还是不动手比较好。”

    红面具叹气说:“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两股非常……非常危险的气息。”

    “老四他们死的不冤,连我可能都打不过你。”

    韩乐悄然撤去了古神兵的力量。

    对方的感知还真是敏锐。

    “那么,韩乐先生,我们可以来谈谈。”

    “我其实很好奇阿荼为什么对你这么感兴趣,也非常好奇白龙一族的誓约是如何被你解除的……但是这些和我们现在准备的大事比起来,都不算什么了。”

    红面具郑重道:“鄙人洛青泥,旧日盟盟主。想必以你的能力,我们在筹备什么,也知道的差不多了。”

    “我只想知道你的态度。”

    韩乐挑了挑眉毛:“你们在筹备的事情?是指回归龙界吗?”

    洛青泥点了点头。

    “我不会妨碍你们的回归之路,甚至,我对龙界非常感兴趣,时机恰当的话,我甚至会帮你们一把。”

    韩乐也很光棍道:“我知道你心里有顾虑,所以干脆约你出来聊聊。”

    洛青泥沉声道:

    “我想知道阁下来天火镇的目的。”

    韩乐回答:

    “秘火。我只是对秘火感兴趣。小白龙告诉我,水晶龙和你们旧日盟签订了契约,天火库目前在你们手里。”

    “我可有说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