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五十七节 思念之火
    史前遗迹。

    那颗神秘的宝树面前。

    千里独行气急败坏的声音遍布了整个遗迹:

    “是谁把老子的天材地宝给偷走了!”

    “气死你大爷了!”

    “怎么可能,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自己,还有谁能破掉千里独行的阵法?”

    黑猫觉得不可思议!

    这株天材地宝,是他日夜呵护的宝物,原本他准备用来脱身用的。

    只是他脱身的时候,这宝树尚未开花结果,时间上有些来不及了。

    这一次答应韩乐帮余长歌,也是算计到这宝树的果实差不多该成熟了。

    这宝树生命力悠长,不比千里独行自己来的年轻。

    其果实蕴含强大的生机之力。

    足以抵消余长歌腹中孩儿的消耗。

    但现在,那颗果实没有了,显然是被人捷足先得了。

    这让一直将这片遗迹视为自己自留地的千里独行如何受得了?

    他愤怒地到处乱跑,想要找到真凶的痕迹。

    只是到最后,他才找到了一根头发。

    那是一根女人的头发。

    千里独行瞪大了双眼:“一定是凶手留下来的!”

    “看时间应该还不久,我一定能把他抓回来!”

    余长歌静静地坐在一旁,因为剧烈的痛疼,她甚至不能说话。

    到了这个时候,她的脸色已经惨白到了极致。

    她突然有些想念韩乐了。

    “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么?”

    她这么想着,突然间,她看到了一个人。

    “你还好么?”

    “长歌……”

    “这么多年过去,你都有孩子了呢……”

    那是一抹湛蓝色的倩影,漂亮的无以复加。

    尤其是那双眸子。

    当真是天底下最漂亮的眼睛了。

    “陆妍……”

    余长歌有些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你怎么……”

    “临终之前,想要来看看你,没想到你的情况这么糟糕。”

    陆妍的脸色从一开始的平淡,变成了懊恼和愤怒:“韩乐那个不知所谓的家伙,就这么把你丢在这里了?”

    余长歌沉默了一会儿,才勉强道:“他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

    “比你还重要吗?”

    陆妍质问。

    余长歌只能再沉默。

    便在此时,千里独行突然爆发了:

    “别吵了!我要用千里追溯之法,寻找盗窃果实的真凶!”

    “弟媳妇儿,别慌,既然韩乐小弟把你托付给我,我一定保你母子平安!”

    说罢,他竟然开始扯着猫爪子,在大地之上开始画一个又一个奇怪的符文。

    两女都是一阵默然。

    这只猫,是把韩乐当小弟了吗?

    不过陆妍也知道,再争吵这些已经没有了意义。

    她其实已经死了,油尽灯枯,只剩下一律游神,执念不散,在水龙灵之力的护送下,来见余长歌最后一面。

    谁知道余长歌的境地竟然如此危险!

    而那个韩乐,现在还在小弦界里玩的不亦乐乎么!

    他是压根没打算管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么?

    “呵,男人。”

    陆妍忍不住冷笑出声。

    这一声嘲讽,倒是让一旁的水龙灵感同身受。

    而黑猫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汗水。

    不是愤怒,而是羞愧。

    他当然知道韩乐并不是那种喜欢逃避责任的人。

    韩乐将余长歌交给他,是因为他夸下海口,说一定会把问题轻松搞定的。

    韩乐相信他。

    余长歌相信韩乐。

    他们两个将余长歌和孩子的性命交给了他。

    但他却搞砸了。

    “不可饶恕。”

    他嘴里念念有词。

    别人以为他说的不可饶恕,是指盗窃果实者;但他说的其实是自己。

    内疚感。

    “原来这就是内疚的感觉么?”

    他心中默默道。

    没多久。

    追溯之法需要的各种准备已然完成。

    “你们别急,我倒要看看,是谁偷走了我的果实!”

    黑猫咬牙切齿地说道:“只要让我发现他的影子,只要他在云州世界,无论天涯海角,我都能给你追回来!”

    这不是在吹牛。

    他的确有这样的能力。

    像他这超脱于传奇之上的荒兽奇行种,自然有两把刷子的。

    否则也不会夸下海口。

    伴随着黑猫的念念有词,追溯之法已然形成!

    水龙灵素手一点,一滴湛蓝色的水珠落下。

    “论占卜秘术,小猫咪你还嫩着呢。算了,姐姐今天心情好,就帮你们一把。”

    在千里独行惊讶的目光中,水珠直接扩散成了一面薄薄的镜子。

    镜子里出现许多图片。

    他们看到,一个人影悄然潜入遗迹之中,夺走了果实。

    后来,那人影便消失不见。

    最后一幕,却是她走进了一扇门。

    只是在那一瞬间,她好像回了个头。

    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她看着镜子的这面,忽然嘀咕了一句:“哪个变-态偷-窥我?”

    然后便消失在了门后。

    小黑猫看得目瞪口呆。

    水龙灵似乎是被勾起了什么往事似的:

    “这个女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小黑猫更是懊恼地捶胸顿足!

    陆妍和余长歌倒是一头雾水。

    陆妍质问道:“你不是说只要你看到她的影子,无论她在哪里,你都能找到的么?”

    小黑猫点了点头,旋即露出了痛苦之色,又摇了摇头。

    “怎么了?”余长歌的声音依旧平静,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我的确说过,只要看到影子,就能追踪到凶手……但问题是,她不在云州啊!”

    千里独行恨的咬牙切齿。

    “就是这个女人,害我被一个疯子追杀了十几年!”

    “他-娘的,现在又来偷老子的宝物,简直气死我了!”

    余长歌好奇道:“她是谁?”

    关于千里独行的故事,她也略有了解,只不过没有韩乐知道的那么清楚罢了。

    千里独行向天张牙舞爪,愤怒地道:

    “她就是许如意那个王八蛋的老婆!”

    ……

    冰窟之中,火光闪烁。

    这些都只是秘火种子还未点燃时本能散发出的光辉。

    韩乐的身体在冰窟里来回跳跃,好奇地查看着这一道道秘火。

    洞窟里的秘火,何止上百。

    每一种秘火,都有自己的名字。

    比如他眼前的这种秘火,便叫做【清冽之火】。

    从秘火种子中蕴含的力量上来看,似是有一种能让人灵台清明的功效。

    但这些都只是附带的。

    秘火最强大的还是焚尽万物的霸道属性。

    对于很多人来说,秘火的种类并不重要。

    韩乐一路看下来,发现秘火种子其实也存在不同。

    有些种子力量温和些,日后想要控制估计也简单不少;有些就特别霸道。

    比如最底层的一枚秘火种子,它直接将其余秘火都逼到了角落里,霸道的很。

    韩乐远远看了很久,发现那枚种子附近的标注木牌消失了。

    只有一堆灰烬。

    果然很霸道,连说明自己属性的木牌都被烧掉了。

    要知道,这些用来标注秘火属性和名字的木牌,都是玄霜竹林附近的木材制作而成,是龙界中少有的能和秘火抗衡的宝物之一。

    高田给韩乐用来收服秘火的宝物,就是一只小竹筒。

    竹筒的本源材质,便是那极为稀少的玄霜竹。

    大部分的秘火都能被玄霜竹克制,所以能收入竹筒之中,但也不排除极少数异类。

    看起来,最底层那枚就是一个异类。

    韩乐有些好奇,想要凑过去看看。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余光忽然扫到了一块木牌。

    那木牌上写着四个字:

    思念之火。

    “思念之火?”

    “这是什么意思?透过这火焰,能看到自己思念的人么?”

    韩乐饶有兴趣地凑了过去。

    那是一枚相对温和的火种。

    韩乐想了想,稍稍输送了一点本源之力过去。

    果不其然,在本源之力的刺激下,火种被点燃了!

    噗嗤!

    火种形成火焰,若不是这冰窟中有白龙一族世代设下的禁制,恐怕这一下,整个冰窟都要被吞噬。

    一种奇妙的力量感应从火焰中延伸出来。

    韩乐好奇地看着那火焰。

    火焰明亮,仿佛要将他的眼睛灼伤。

    “思念之火么?”

    “我心中若有思念之人,又该是谁?是……长歌么?”

    他期待满满地看着那火焰。

    火焰里,什么都没有。

    韩乐忍不住吐槽道:“什么思念之火嘛,分明就是骗人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冰窟上头传来:

    “两件事情要说明一下。”

    “思念之火会让你看到你最思念的人,如果你什么都看不到,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对你来说是非她不可的。”

    “第二件事情就是。”

    “不要再秘火库里点燃秘火。”

    小白龙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态度冰冷僵硬到了极点:“看中了什么秘火就带走,别磨蹭了。”

    韩乐愣了一下。

    没有什么人是非她不可的么?

    他忍不住自嘲一笑。也是,作为一名穿越者,他的内心深处,始终存在无法和人共享的秘密。

    哪怕再亲密的人,也不能说。

    对于他来说啊,这个世界始终是有疏离感的。

    “也可能是我天性冷漠呢。”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

    火焰突然跳动里一下。

    下一秒,他突然看到了一个人!

    画面的背景,似乎便是黑猫之前提到的史前遗迹。

    余长歌坐在那里,面色很痛苦。

    小黑猫仰天长啸,虽然气势很凶,但外貌太萌,反差很喜感。

    “发生什么事情了么?”韩乐忍不住脱口而出。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遗迹里的人仿佛看到了韩乐似的:

    “你怎么在这里?”

    说话的人,是陆妍的游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