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五十五节 龙界往事
    黑龙走了,走的如此突兀,甚至连地上的高征都没带走。

    不难想象,他走的时候心情是多么的惊慌。

    韩乐对着冰窟照了照镜子,问道:“我有那么恐怖吗?”

    他还没准备动手呢,对方就跑了。

    虽然他准备一出手,就是祖树金刀,但对方未免跑的也太快了些!

    “难道是本能?”

    “据说有些厉害的龙族,危机意识非常强烈,这头小白龙都能感受到我的杀机,比她厉害许多的黑龙自然能感觉到。”

    “只是,他逃跑的时候喊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他认识我?”

    韩乐脑中乱作一团,黑龙的举动,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半晌,炎黄界里传来祖树金刀不满的声音:

    “好不容易要出手一次,怎么又给我按回去了?”

    “到底要不要动手?”

    韩乐看了一眼一旁惊诧莫名的小白龙,淡定道:

    “暂时不动。”

    “靠!”

    祖树金刀发了几句牢骚,闷闷不乐地溜了。

    两人的对话都是处于虚空边缘,小白龙自然听不到。

    她歪着脑袋看着韩乐,疑惑道:“我从来没见过守护者大人这么惊慌失措过。”

    韩乐走了过来。

    她有些警惕:“你干嘛?”

    韩乐随手取出一块手绢,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只是想给你擦擦眼泪。”

    小白龙愣住了。

    韩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虽然这小白龙嚷嚷着要吃自己,但他怎么也无法对她生起反感之心。

    反而是她哭哭啼啼的样子,让他觉得有些可怜。

    心中居然有一种怜惜的情绪。

    “靠,不会是被那个阿荼传染了吧?”韩乐被自己可怕的念头吓了一跳:“这家伙还是个孩子啊。”

    他看向小白龙的目光中,便多了几分闪烁。

    小白龙居然有些害羞了。

    她用小爪子接过韩乐的手绢,抹了一下,认真道:

    “太小了。”

    “还有。”韩乐干脆取出了超大包的抽纸。小白龙的体型并不是超巨型的,而且爪子很灵巧,这些抽纸也用的得心应手。

    “那个……总之谢谢了。”

    小白龙擦干眼泪,情绪也变得欢快了许多:“我想默克大人一定是认错人了。”

    “也是我们今天运气好,把他吓走了。”

    “不然你就惨了,你一定会被他吃掉的!”

    韩乐笑了笑,没有反驳。

    他指着高征问道:“他怎么了?”

    黑龙离开之后,韩乐第一时间便试图唤醒高征,却发现他怎么都弄不醒。

    小白龙过去用爪子扯了扯,说:

    “中了默克大人的法术,一时半会醒不来。不过没什么大碍。”

    韩乐点头。

    黑龙之前大闹一场,山腹里的冰窟也变得杂乱无章。

    小白龙欢快地收拾起来。

    韩乐在一旁,完全被忽视了。

    好半天,小白龙才想起韩乐来。

    她一脸警惕地看着韩乐:“啊!你怎么还没走?”

    “你是不是对我有别的企图?”

    “我可告诉你,我还没成年!我今年才三百零九岁!”

    韩乐:“??”

    “我还没取秘火呢我!”

    韩乐忍不住吐槽道。

    小白龙恍然大悟。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对了,你是来取秘火的。”

    “唔,本来你对我有坏念头,我是要吃了你的,但是既然你帮我吓走了默克大人,那就不吃你好了。”

    “咱们就按正常流程走。”

    “我出一个考验,你只要能完成,我就让你带走秘火。”

    韩乐顿时精神一震。

    “什么考验?”

    小白龙目不转睛地看着韩乐,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狡黠之色:

    “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

    “一炷香之后,你告诉我毛球身上有多少根毛!”

    “计时……开始!”

    说罢,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只雪怪!

    那雪怪有些异常,浑身毛发都是黑色的,被小白龙抓在手中,看上去惊恐万状。

    他的目光看着韩乐,仿佛在央求韩乐将他从这个恐怖的女人手里救走。

    “他就是毛球?”

    韩乐指着那雪怪问道。

    小白龙乐呵呵地拨弄雪怪圆滚滚的身躯:“是呀,他是我最喜欢的宠物了,他和别的雪怪不一样……”

    韩乐直接打断她:

    “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答案。”

    小白龙:“啊哈?”

    韩乐一把抢过那只雪怪。

    毛球露出了感激之色,差点没对着韩乐一顿感激涕零的表白——毕竟他被小白龙当成宠物玩已经很久了,这期间的种种遭遇说出来,简直天悲地恸!

    然而他的感激没持续多久。

    韩乐抓着毛球,成竹在胸地说:

    “零。”

    下一秒,在小白龙瞠目结舌的注视下,韩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竟然活生生地把毛球身上的毛给拔光了!

    可怜的毛球,只剩下一个圆滚滚的身体,在冰冷的洞窟上不断打转。

    韩乐摊摊手:“瞧,答案就是零,也就是一根毛都没有。”

    小白龙怒了:“你这是作弊!”

    韩乐眨了眨眼睛:“你又没说不许我这么干。”

    小白龙仔细一想,还真是这样。

    洞窟里,一人一龙大眼瞪小眼,完全没有理会一旁哀嚎出声的毛球。

    ……

    “人类果然都是诡计多端!”

    “哼,秘火库就在下面,想要什么秘火自己挑,但是记住,你只能带走一种秘火。”

    “秘火非常危险,有很多秘火都对人类具有敌意,你自己小心,别死在里面了。”

    小白龙非常不甘心地将韩乐带到了一个非常深幽的冰窟之中。

    在这冰窟里,闪烁着点点火光。

    每一个火点,都是一处秘火种子的藏匿之处。

    “这些秘火是你们创造的吗?”

    韩乐问。

    小白龙摇头:“我们白龙一族只是这些秘火的守护者而已。”

    “秘火乃是最伟大的龙神从天外带来,抵御荒兽的圣物。据说当年荒亲自降临龙界,无论是人类还是龙族,都没能抵御荒的力量。”

    “很多人都变成了荒的奴仆,就算是现在,大荒林世界里的那些龙兽,也无法回忆起他们真正的归属。”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多少有些伤感。

    龙界?荒?

    韩乐心中一动:“据我所知,这里是云州大陆的人类,创造出来的一个牢笼……”

    “谁说的?”

    小白龙瞪着眼睛:“这里是龙界。”

    “只不过大荒林曲境挂在了龙界边缘,所以你们才能过来罢了!”

    龙界?

    韩乐深吸一口气。似乎接触到某些了不得的秘密了呢。

    这小白龙虽然年幼,但到底是龙族,很多血脉传承的知识,都是非常宝贵的。

    韩乐想了想:“先不着急取秘火,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

    小白龙不干了:“凭什么,我已经按照约定带你到秘火库了!”

    韩乐试着取出一包薯片。

    “要不,尝尝?”

    小白龙将信将疑地撕开薯片,一口吞了进去。

    下一秒,那双美丽的眸子里顿时绽放出炽烈的光芒:

    “嗷嗷嗷!太好吃了,我还要!”

    韩乐乐呵呵地说:“一个问题,一包薯片。”

    小白龙舔了舔嘴边的碎屑:

    “好的好的。”

    果然,对付未成年女性生物,零食还是一如既往地管用啊。

    韩乐心中偷着乐。

    薯片巧克力什么的,自从有了炎黄界之后,他早就备了不少;别说零食了,就算小白龙想吃海鲜大餐,韩乐也能给她变出来!

    论投其所好的本事,韩乐真的不是针对谁。

    ……

    龙界。

    或者说是龙洲,属于五洲之一。

    龙界的历史据说非常悠长,只是荒界入侵,导致了龙界受到了非常严重的破坏。

    很多知识都被埋没在了历史的尘埃中。

    小白龙知道的东西,也都是血脉传承,以及她母亲偶尔谈到的。

    真正的龙界,其实在当年那场大劫中,便已经陨落了。

    现在的龙界,残破不堪,到处都是时空漩涡,非常危险。

    就连龙界守护者,都不敢肆意探索。

    像小白龙这种弱鸡角色,基本上就没出过雪山。

    而大荒林之所以连接着龙界,也是因为当年那场大劫。

    据说是为了取某个宝物,龙界之主亲身入云洲,最终却失败了。

    龙洲和云洲发生了一场不为人知的惨烈大战。

    大战过后,龙界变得更加虚弱了,龙界之主不知所踪。

    而龙界本身,更是在这场大战中变得残破不堪。

    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大魔王。

    那个大魔王,乃是云洲的一名传奇乐师,他竟然想要将整个龙界都炼化成自己的曲境!

    虽然大魔王最终失败了,但是他也创造了大荒林。

    大荒林和龙界连为一体,后来估计就变成了大试炼场的一部分,几经变更,后来又被云乐插手,改造成了小弦界。

    至于那个大魔王的名字,小白龙并不知道。

    据说龙族之人,只要听到那个名字,都会心生哀伤。

    因为,这是自诩龙界之主的龙族永远的痛。

    ……

    “后来呢?那个大魔王去哪儿了?”

    韩乐听故事听得入迷了,根本不想去管秘火。

    云洲、泸洲、龙洲。

    五洲,他已经接触到了三个洲,剩余两个,还会远吗?

    这个宇宙,到底是有多少秘密啊。

    面对韩乐的这个问题,小白龙想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回答说:

    “我想,他应该是死了吧。”

    韩乐有些失望。

    便在此时,小白龙突然问道:“我们聊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韩乐回答:“韩乐。”

    小白龙突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韩乐吓了一跳:

    “怎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