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五十四节 黑龙默克!
    小白龙的动作很敏捷,她的身躯没有过于庞大臃肿,所以在这山腹之中也能施展开来。

    只是韩乐的速度更快!

    他不清楚龙族的战斗实力,所以没有贸然动手,只是暂时以速度和她周旋。

    几个回合交手下来,韩乐心中也有了数。

    这头小白龙,实力不咋滴。

    至少肉搏能力,估计还不如韩乐看到过的那头霸王龙。

    这么弱的家伙,应该不是龙界守护者吧?

    他心中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间,他看到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块闪亮的银色铭牌。

    一开始韩乐没有注意到,是因为银色和小白龙的肤色实在太接近了。

    那块铭牌就挂在小白龙的脖子上,上面还有一个可爱的银色项圈。

    韩乐瞬间反应过来:

    “停手!”

    小白龙几次扑腾都没能抓到韩乐,本来就有些恼怒,听到这话不乐意了:

    “为什么要停手!我要吃掉你哇!”

    “吃你个大头鬼!”

    韩乐不客气地道:“你是秘火守护者吧?我是高家庄的人。”

    “按照多年前的契约,我是来取秘火的!”

    他指着小白龙脖子上的铭牌说道。

    那个铭牌上,有一个小小的火焰标记。

    赫然和韩乐手里的信物一模一样。

    “不是说秘火的守护者都很强大的么?”

    “这小白龙也太弱了些。”

    韩乐将信物取了出来,远远地丢了过去,心中却暗自吐槽。

    然而他没意识到的是。

    对于大荒林世界的其他人类来说,小白龙已经足够强悍了。

    像高征、韩乐这个级别的武道高手,其实是很少的。

    毕竟大道宗师又不是大白菜,哪哪儿都能随便捡到一个。

    ……

    “秘火?”

    “高家庄?”

    小白龙一脸狐疑:“你真的是来取秘火的?”

    她已经确认了韩乐给的信物,的确是真的。

    作为这一代的秘火守护者,她虽然年幼,但是还是继承了长辈们流传下来的规矩和契约。

    有些东西,是必须要遵守的。

    如果韩乐真的是来取秘火的,那就得按规矩来办事了。

    想到这里,小白龙一阵气馁。

    她看韩乐很不爽。

    原因很简单,因为她总觉得这个人类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怀好意。

    难道这就是母亲还在的时候,常说的“色-眯-眯的眼光”?

    小白龙心中愤怒无比:“这种目光实在太恶心了!”

    “不行,就算是高家庄的人,也得好好教训教训他!”

    想到这里,她忽然伸了伸爪子,一脸认真地问道:

    “信物是真的,你怎么证明你是真的呢?”

    韩乐一愣。

    他有些心虚:“这小白龙还挺机灵啊。”

    他的确不是高家庄的人,事实上,就连高田高征都不知道取秘火的具体手续,韩乐又怎么知道呢?

    小白龙一看韩乐语塞,顿时得理不饶人:

    “哼!果然有问题!”

    “我看你目光不正,心有邪念,肯定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信物!”

    “我才不会把秘火给你哩!”

    “相反,我要把你吃掉!”

    韩乐无奈地松了松筋骨。

    既然这小白龙这么执着地想要吃掉自己,那么说不得,要给她一点教训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雪山洞窟之外,突然传来一声低低的呼唤声:

    “露易丝……”

    “我来取这十一年的酒……”

    “顺便,还得让你帮我一个忙,我抓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家伙。”

    一听到那声音,小白龙脸上顿时浮现出惊慌之色。

    “你快躲起来!”

    她突然命令韩乐。

    韩乐一脸懵逼。

    “龙界守护默克大人来了!”

    “他最讨厌人类,当年我们一族和人类签订契约已经让他不高兴了,如果让他知道你是那群人的后代,他会发怒的。”

    “到时候你被他吃掉也就算了,我也会被你连累惨的!”

    小白龙的声音听起来都快急哭了。

    韩乐心道这关我什么事儿。

    但是不知为何,在小白龙的哭腔中,他竟然真的鬼使神差地躲到了一个洞窟里。

    “诶?我这算是爱护小朋友么?”

    韩乐对自己的反常举动也有些吃惊。

    一旁的小白龙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旋即又非常忐忑地站在那里。

    没多久,一头黑龙飞了进来,瞬间化为一个黑衣男子。

    他手里还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

    韩乐微微一怔。

    这不是高征么?怎么被这黑龙抓了?

    这大荒林世界究竟是怎么回事?白龙黑龙都出现了,龙与地下城啊?

    一想到小白龙刚刚的话语,韩乐的思维倒是清晰了不少。

    “她刚刚情急之下,好像说了龙界守护这个词,默克?是黑龙的名字么?”

    韩乐能感觉到,黑衣男子身上强大的力量。

    这股力量,绝对不是自己单纯能用武道来抗衡的。

    单单以默克现在暴露出来的气息,便足以让韩乐严肃对待。

    “不出动古神兵,不可能拿下他。”

    韩乐心中暗自心惊。

    这就是大试炼场意识给自己发布的支线任务?

    杀一头黑龙?

    果然有些难啊。

    韩乐本来是不着急的,但是现在高征在黑龙手里,此时昏迷不醒,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不动用古神兵,他肯定不是黑龙的对手;如果动用古神兵,很可能整个小弦界都要被他捅穿……

    韩乐突然感受到了手握核武器在低武世界时的痛苦。

    “先静观其变。”

    韩乐躲在冰窟里,屏住呼吸,冷眼旁观。

    ……

    很明显,小白龙对默克非常畏惧。

    说起话来,连声音都在颤抖。

    她将一个巨大的坛子从某个冰窟里取出,恭敬地献给黑衣男子:“尊敬的龙界守护,这是未来十一年份的白龙酒。”

    默克接过坛子,看了一眼,有些不悦道:

    “怎么比上一个十一年,少了那么多?”

    小白龙顿时吓得快哭了:

    “我、我、我的酿酒技术,比不上我妈妈……”

    默克一脸蛋疼。

    他的性情本来很残暴,但是面对小白龙,居然罕见地没有发怒,只是微微皱眉:

    “好了好了,别哭了。酿酒技术不过关就要努力练习才对。”

    “这不,我给你带来了一个绝佳的材料。”

    “这个人,身上有罪纯正的永生龙血脉,一会儿,我会把他的血脉之力抽出来,你将那股力量封存起来,酿入白龙酒里,下一个十一年,我再来取!”

    说罢,他便将高征丢了过来。

    小白龙怯怯地道:“是……”

    她根本不敢违抗默克的任何指令。

    默克大大咧咧地走过去,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站住了。

    “怎么有其他人类的气息?”

    他的声音陡然变得凶戾起来。

    小白龙颤抖着回答:“我、我不知道啊……”

    “又是取秘火的人吧?”

    默克阴阴地说:“露易丝,当年我就警告过你母亲,不得再和那些人做交易,他们已经忘了本,根本算不上龙界的子民。”

    “现在,你竟然敢违背我的意志!”

    恐怖的龙威在冰窟中炸裂开来。

    小白龙哇的一声就哭了。

    她一边哭一边哇哇大叫:“我没有啊,我没有和人类交易,我也没有把秘火给他……”

    默克冷笑一声:“那就是契约还未执行咯?看来我来得正巧。”

    “那个人类,就在附近吧?”

    “你把他藏到哪个洞窟里了呢?”

    说罢,他的身体开始发生巨变。

    从一个黑衣人,变成了一条身躯足以将整个山腹填满的巨龙!

    吼!

    咆哮声震耳欲聋!

    韩乐躲在冰窟里,差点被给他震成耳鸣!

    而可怜的高征,被这巨大的动静弄醒,紧接着又被这龙吟真的再次晕厥过去。

    轰隆隆。

    雪山外,发生了非常严重的雪崩。

    山脚下,高田猛然站起来,脸色苍白到了极点。

    “刚刚那声,是龙吟?”

    他的心情一下子就跌落谷底。

    ……

    “可怜的爬虫。”

    “你现在的心情一定是非常忐忑的吧?”

    “虽然能侥幸苟活一时,但是……死亡随时可能降临。”

    “你可千万要藏好,别让我轻易地找到你。”

    黑龙默克发出戏谑的笑声。

    他非常享受这种游戏。

    他和人类打过很多交道,知道这种生物贪生怕死,尤其在死亡来临之前,他们会非常恐惧。

    这种感觉,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这是他最喜欢的酷刑。

    他其实早就确定了对方的位置。

    几次走过的时候,他都假装没发现。

    先给对方一点希望,然后再让对方彻底绝望。

    这种喜悦能让默克的神经兴奋起来!

    至于可怜的小白龙,已经被他一脚踹到了角落里,根本没有正眼瞧过。

    事实上,对他来说,如果不是白龙一族酿酒不错的话,他早就灭了这个种族了。

    小白龙虽然长得不错,但太小了,等她张大需要太久,还不如直接吃掉。

    他一边幻想着那个人类此刻胆战心惊的样子,一边在山腹中徐徐走着。

    终于,他觉得时机差不多了。

    于是他陡然一抬头,那巨大的眼睛,直接对准了韩乐所在的洞窟!

    韩乐叹了一口气,虽然没什么办法,看来只能硬来了。

    只是下一秒,令人惊愕的一幕发生了——

    那黑龙仿佛见鬼了似的,整个身体猛地抽搐起来,伴随着一连串的惊呼声:

    “是你?”

    “怎么是你?”

    “你还活着……我……不,放过我……不!”

    哗啦啦!

    黑龙化为旋风,竟然落荒而逃!

    留下韩乐和小白龙面面相觑,两脸懵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