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一十五节 当年承诺
    黑暗笼罩大地。

    仅存的光明的不远处,可怖的衍生物正在缓慢地爬行着。

    韩乐站在沙丘上远眺龙城,眉头微皱。

    看起来情况非常不妙。

    术士之王的大军已经彻底包围了龙城,要和云乐决一死战。

    虽然其他地方也有雅典娜的根基,但是龙城所在的终端才是最重要的。

    一旦这里的终端被摧毁,其余十一座人类主城的云州智脑都要受到重创。

    可惜尽管其他主城的人已经接到了云乐的消息,但云州大陆实在太浩渺了,那些地方的强者想要赶过来,还需要很多时间。

    在这些时间里,可能阿布那索尔已经打下了龙城。

    眼下,粒子屏障依然守护着龙城。

    韩乐看见那些衍生物虽然试着靠近龙城,但对于温和的粒子屏障,他们始终不敢逾越一步。

    这就是荒兽之王的威慑力。

    “看起来也没那么糟糕。”

    韩乐自言自语。

    他没有擅自行动,而是在等一个人。

    因为现在的他,根本进不了龙城。

    原因很简单,在离开弦界之后,他便摘去了自己的生命检测仪。

    城内的人,都是根据生命检测仪来往出入城池。这是云州智脑定下的规矩。

    为了防止被云乐找到,韩乐只能将之丢弃在荒野。

    现在的他,从身份上来说和那些野人也没什么区别。

    再说了,就算生命检测仪在手,他也不好就这么大大方方地走进粒子屏障。

    相信云乐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韩乐可不想让他第一时间发现自己。

    他虽然已经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但还需要观察一些东西,收集情报。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韩乐虽然莽,但该有的谨慎却绝不会含糊。

    哪怕有两大古神兵在手,他也不敢托大。

    云乐虽然可恶,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百年来在雅典娜天网系统中晋升地最高的一个人。

    他的实力,韩乐依然无法评估。

    所以他只能耐心地等待。

    黑暗中,依稀有人影晃动。

    “你比我想象中要快一些。”

    “也幸好,再迟几天,你估计只能看到一地废墟了。”

    来人的声音有些颓废。

    韩乐大吃一惊。

    穆兵心从黑暗中走出,满脸疲倦之色,他一边走,一边递给了韩乐一个类似生命检测仪的东西。

    “这是陆家那丫头给你的。”

    “在她被软禁之前。”

    韩乐接过那生命检测仪,戴上之后,顺利地通过了粒子屏障。

    很显然,这是陆妍替他伪造了一个新身份。

    作为雅典娜化身的一员,她有这点权限倒也不足为奇。

    只是穆兵心的话让韩乐有些不解:“被软禁?”

    他不在的这些日子里,龙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穆大叔,你还好吧?”

    韩乐有些担忧。

    穆兵心喝了一口酒,脸色却不见好转。

    “勉强还活着。”

    “能等到你,我也算无憾了。”

    “走吧,我们进去说。”

    ……

    树人学院。

    冷冷清清。

    弦界之后,所有的学生都退学了。

    龙城之中,暗流涌动,而当云乐归来之后,整座龙城的平衡彻底被打破了。

    在此之前,虽然是云州智脑掌控一切,但雅典娜始终遵守着让人类自我统治的规则。

    龙城的各大世家和公司,把控着整座城池运转的命脉。

    但现在不同了。

    云乐归来,等若神明。

    没有人胆敢违抗他的命令。

    这些日子以来,龙城人心惶惶。

    就连向来超然的学院区,都纷纷闭上院门。

    所有人都知道,除了那场硝烟弥漫的大战,一定还会有其他事情发生。

    果不其然,没几天便传出陆妍被废除龙城圣女资格,改由施冉冉顶替其位置的消息。

    再然后,云乐又颁发了一系列苛刻无比的战时条令。

    整座龙城都陷入了风雨飘摇之中。

    ……

    “是我连累了她。”

    韩乐微微一叹。

    他原本想要在弦界将一切了断,却没想到红尘剑上有天机石的封印,因而导致原本计划好的那场战斗被无限期拖延。

    云乐憎恶自己,自然会迁怒于和他亲近的人。

    太安乐师,据说都受到了牵连。

    而陆妍和韩乐的往来,自然也瞒不过云乐的眼睛。

    他回来第一件事,便是彻底封锁了她在天网中的权限,因为同为雅典娜化身,他不能直接杀了她,却可以软禁她。

    韩乐甚至怀疑,云乐会将陆妍炼制成类似阿青的角色。

    好在接下来的消息让他心中稍微宽慰了一些——最起码最近的云乐是没有时间做那些事情的。

    “他在试图收集五龙脉之力,他已经彻底疯了。”

    穆兵心苦笑道:

    “我原本以为,他会适可而止,但他还是来找过我一次。”

    虽然那场战斗被穆兵心说的轻描淡写,但韩乐也能感受到那场战斗的激烈。

    整座翻修过的树人学院,如今几乎变成了平地。

    除了安宁湖之外,其余的地方,都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损坏。

    最终,云乐退走了。

    穆兵心重伤。

    更糟糕的是,他身上的寒毒彻底发作,这一次,普通的药酒似乎已经无法镇压。

    为了此事,阿牛离开了龙城,去寻找传说中一种非常强劲的神药。

    据说那种药,可以治疗穆兵心的伤势。

    听到这里,韩乐不由微微一动:

    “神药?在哪儿?”

    穆兵心淡然道:“康城。”

    韩乐笑了笑:“不存在的吧。”

    穆兵心赞许一笑:“就知道瞒不过你小子。”

    “阿牛虽然修为不错,但是在这种级别的战斗面前,实在帮不上忙。”

    “我让他去康城,当他回来,我若还在,自然好;就算龙城都不在了,那么他也安全。也不枉我受师父恩惠的那些年。”

    韩乐有些惊讶。

    这是他在穆兵心口中,第一次听到师父这个词。

    在平时,他都是直接称呼其名为何庆芝。韩乐知道,这并非是穆大叔对何庆芝的不尊敬,而是作为弃徒,他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再称呼何庆芝为师父。

    但今天却改口了。

    韩乐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他让阿牛远走康城,又说终于等到了自己,难道……

    不容韩乐多想。

    穆兵心便带着他,来到了安宁湖畔。

    两人在那里坐了一会儿。

    “你要我做什么?”

    韩乐知道,穆兵心帮了他这么多,一定是有求于他。

    “我要你做很多事情。”

    “你是大罗山的传人,只有你能击杀夏虫和阿布纳索尔,至于云乐,交给我对付就好了。”

    “如果我死了,那么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拜托你。”

    韩乐点头:“好。”

    穆兵心有些惊讶:“你都没听我说什么。”

    韩乐笑道:“您老人家一副临终托孤似的话,我能不答应么?”

    他自己心知肚明,穆兵心不可能提出太过分的要求。

    对付云乐和术士之王,本来就是韩乐这次回来的目的。

    这两人为了祖树金刀和红尘剑,也绝不会放过他。穆大叔帮了他这么多,也是时候回报一下了。

    韩乐向来恩怨分明。

    “如果我死了。”

    “请你帮我保护好她。”

    最后一壶酒饮下,穆兵心似是有些醉醺醺地说了这么一句。

    韩乐微微一愣,旋即仿佛明白了什么。

    平静无比的安宁湖地,不知何时起,竟然微微起了一丝波澜。

    穆兵心却不再去看,他起身就走,没有任何转身的意思。

    哪怕那湖面上,一个美丽飘渺的身影已经近乎凝聚而成。

    韩乐若有所思。

    他看着穆兵心的背影,大声喊道:“大叔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回我的剑。”

    穆兵心大笑着离开:“用了这多年的秘术,终于算是完成曾经的承诺了。”

    “韩乐,我走了,你自己小心。”

    说罢,他的背影消失在了树人学院之中。

    自始至终,湖面上那飘渺的身影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

    “他要去找什么剑?”韩乐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身影的声音清脆好听:

    “一把杀人杀己的剑。在他成为弃徒之前,一直用性命修炼的那把剑。”

    “这个傻瓜,总是装作一副很潇洒的样子,其实一直在干蠢事。”

    “明明有最厉害的占卜术,却始终不好好珍惜自己。”

    韩乐听得一头雾水,却也明白,这位穆大叔必然也有一段令人唏嘘的往事。

    湖面上的水龙灵沉默了一会儿:

    “你是大罗山的人?”

    韩乐点了点头。

    她的脸色顿时便冷漠了许多。

    但她依然开口道:“那柄红尘剑,能借给我看看么?”

    韩乐犹豫了一会儿,直接打开了炎黄界的入口。

    水龙灵进入炎黄界,化为一绿衣女子。

    她绕着那祖树走了一圈,只留下一声轻轻的叹息,然后便化作烟雾,消散不见。

    只是在那红尘之力的感染下,韩乐却看到了一些泛黄的画面——

    那年他意气风发,剑术大成,发誓要守护天下太平。

    那年她凶性依旧,想要突破束缚,归于苍穹。

    一场大战之后,她败了,他却留了下来,变成了龙脉守护。

    那一夜,她身上封印之痛发作,他默默守着,最后忍不住将自己的本命剑元渡了一点过去。

    这一渡,就是数十年。

    后来的很多年啊,他们经常坐在湖底,彼此就这么看着。

    没有任何逾越之举。

    他始终只是遵守着当初的那个承诺——

    “师父说过,龙脉不能归天;但这封印也太过狠毒,日夜腐蚀你身躯。这样吧,我的本命剑元可以缓解你的痛苦。”

    “只要我在一天,我就会保护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