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零七节
    韩乐心头微微一震。

    没想到在这海底深渊,居然还能听到穆兵心的声音。

    也不知道他身在何处,居然能这么遥远地将自己的声音传递过来。

    “是那个贱人!”

    海之母听到这个声音,眼底闪过浓浓的愤怒。

    两人似乎曾经有过节一般。

    韩乐没办法回应穆兵心,但是后者却非常严肃地警告他,最好不要和海之母有任何的交易。

    和她交易,无异于与虎谋皮,绝对没有任何好处。

    韩乐倒是没有完全听信穆兵心的话,只是在他连续试探之后,海之母明显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她冷冷地看着韩乐:

    “我感觉不到你任何的诚意。如果荒天书对你的重要性并没有那么足够的话,那么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她的态度非常强硬,根本不像一个囚徒。

    韩乐冷笑一声。

    如果换成其他平荒天师,或许荒天书对他们的吸引力无比强大。

    但是作为一名穿越者,韩乐的眼界自然不同寻常。

    “荒天书我自己会去找,不管它在哪儿。既然你觉得在这冰冷海底待的挺舒服的,我也就懒得管你了。”

    说罢,他转身便走。

    海之母脸色再三变幻,却最终没有喊出口。

    韩乐心头诧异,虽然离开了深海海泉,但却暗暗留了个心眼。

    这头荒兽被囚禁在炎黄界中,终究是一个祸患。

    他在和海之母闲谈的时候便发觉,如果不是她一身荒之力都被削去,自己估计都不是对方的对手。

    想要杀死她,恐怕是难上见难。

    也不知道当初的何庆芝到底达到了怎样的境界,居然能镇压这么一名逆天的荒。

    韩乐离开深海海泉之后,便在那附近布下重重封印。

    这可不是凡俗手段,一方面他以世界之主的力量设下封印,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宇宙真眼,另外一方面他以平荒天术再三控制,防止海之母真的冲出剑神留下的封印,兴风作浪。

    ……

    弄明白了海之母的存在之后,炎黄界暂时便恢复了平静。

    在世界之主展示了雷霆手段之后,海族们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撞上枪口来。

    韩乐没有让阿牛多等,便带着余长歌离开了炎黄界。

    原本按照韩乐的意思,是想让余长歌留在炎黄界的,那样的话,至少她的身体状况可以得到暂时的延缓。

    但是余长歌却不愿意一个人躲在炎黄界中。

    外界的纷乱她也知道,用她自己的话来说:“逃避不可能真正意义上的解决问题,有些事情,还是要我自己来面对。”

    韩乐心头一阵烦闷。

    他恨不得把红尘剑的意识空间给一口吞了,从而看看能不能搜刮到补救手段。

    只可惜这古神兵实在厉害,韩乐连炼化都做不到,更遑论吞噬了。

    “看来只能问问那不靠谱的家伙了。”

    韩乐想到就一阵头大,这事儿本来就有些羞于启齿。但是为了余长歌的生命安全,还有自己的孩子,他只能硬着头皮做好被穆兵心嘲笑调戏的准备。

    只不过,来到地面上,令韩乐感到惊讶的是,见到的熟人不只穆兵心一个,居然还有红袖章和千里独行!

    “好久不见。”红袖章看上去精气神很足,对韩乐微笑道。

    只不过当他看到余长歌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惊讶,旋即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而穆兵心则比较没正形了,立马干笑道:

    “行啊韩乐,动作这么快。”

    “别告诉我孩子不是你的。”

    余长歌俏脸微红,非白剑似乎有些不满,绽放出凌厉的剑锋。

    那恐怖的剑意,让穆兵心和许如意都有些心惊。

    ……

    时间紧迫,最初的寒暄过后,双方自然直入正题。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韩乐问道。

    “别急,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惑,但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等你去做。”

    穆兵心看着即将入夜的太安城,淡淡道:“有些事情我会告诉你,但有些事情,恐怕只能你自己去探索了。”

    韩乐深吸一口气,他知道眼前这人绝非剑神弃徒那么简单。

    他知道的一定很多。

    在穆兵心简单的叙述中,韩乐才了解到多年前的一些隐秘:

    原来,当初剑神何庆芝本来便出自大罗山,乃是货真价实的平荒天师,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成为了大罗山在云州的行走代言。

    他在云州留下之后,和各种荒兽战斗,杀死了不知道多少对人类有害的荒。

    唯独海之母,是他早年遇到的较为强大的一头高级种荒。

    强大如何庆芝,也无法将其击杀,只能镇压。

    “何庆芝修炼三万六千剑的剑匣,乃是秦舒取云州土龙脉之精髓制作而成。一方面可以方便他修炼三万六千剑,另外一方面的原因,自然是为了镇压那海之母。”

    “那天你从弦界迷失之后,我怎么算都算不出你的坐标,便知道出了问题,你多半自己钻到坑里了,幸好当初秦舒在制作剑匣世界的时候,在土龙脉处留下了一个节点。阿牛就是通过那个空间节点,才找到你的。”

    “云州龙脉各有不同,但其实这么多年来都诞生了自己的意识,秦舒自己虽然能压制土龙脉,但土龙脉最害怕的,还是当初给他留下深刻教训的何庆芝,所以想要打开空间节点,非三万六千剑不可。”

    穆兵心侃侃而谈,言语间虽然没有任何对剑神和秦婆婆的敬意,但韩乐还是能感觉到在谈及这两人的时候,这家伙少有的会正经一些。

    韩乐静静听着,很多东西都呼之欲出。

    比如阿牛的身份。

    又比如炎黄界的现状。

    这次阿牛打开空间节点之后,秦婆婆昔年留下来的节点便会自动破碎。

    韩乐如果再次迷失在自己的世界里,恐怕真的谁都救不了他了。

    当然,这种错误他肯定不会犯第二次,特别在叮嘱祖树金刀之后,后者也只能讪讪一笑。

    ……

    当年的那些事情,韩乐虽然感兴趣,但韩乐更想知道的东西,自然是关于荒和其他东西。

    关于这些,穆兵心并没有多提。

    他只是给韩乐简单解释了一下“高级种”和“泸界”等概念。

    所谓高级种,乃是在强者们进入一定境界,才会了解到的概念。

    现有的云州对荒兽的分级,其实都是对低级种的分级。

    哪怕是sss级的荒兽,也只是普通的低级种。

    真正的高级种,都是拥有独特能力、且大多数都是智慧非凡的荒兽。

    比如雅典娜、箜篌、海之母、幽冥……

    这些都是荒界中真正真正的高级种。一般来说,荒界派往其他世界的高级种不会超过三个,所以这些存在被称为荒兽之王倒也没有问题。

    高级种们的行动远比普通荒兽更有目的性。

    虽然至今为止,包括穆兵心、许如意以及蒋东云等人都没有摸清楚,他们到底想要干嘛。

    但他们相信,这些高级种来到世界上,都是有其使命的。

    “举个例子吧,以云州智脑——也就是雅典娜为例,它的使命肯定是在云州建立起足够强大并且根深蒂固的势力。”

    “至于更进一步的进化,根据目前人类在天网中获得的半神权限获知的资料,还不能洞察。云乐是目前在这方面走的最远的,但我估计他自己都说不清最后会进化成什么样。”

    “而被土龙脉的力量镇压住的海之母,其本身是要统一泸界的。”

    穆兵心耸了耸肩:“只不过她当年比较倒霉,在进入泸界之前,不知为何来云州瞎逛,被何庆芝给镇压了。”

    “但你千万不能小看她,任何一个高级种,都是不凡的。同样,也适用于雅典娜。”

    韩乐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虽然雅典娜和他有共同的敌人,双方也交流过,但他始终对这种存在有些不安。

    术士之王固然已经丧心病狂,但云州智脑却也未必是正义的化身。

    这方世界的水实在太深。

    “那泸界呢?难道是另外一个世界?”

    韩乐问道。

    “这个问题我来解释吧。”

    红袖章清了清嗓子:“反正你到了某个层次,也会了解到这些东西。”

    “所谓泸界,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泸洲。”

    “正如云州大陆其实应该叫做【云洲】一样。泸洲和云洲,都隶属于五洲之下。”

    “有人说,跨越重重深渊之海,便能达到传说中的泸洲,但我更愿意相信,泸洲是相对于云洲而存在的一个平行世界。”

    “泸洲的世界法则据说和云洲有着天壤之别,但同样的是,被荒兽所困扰。”

    “有一种说法是,泸洲比我们云洲更接近所谓的荒界。”

    泸界,就是泸洲。

    韩乐想到了传说中的五洲战场。

    有泸洲,有云洲,那么是不是还有其他三个洲呢?

    这个世界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海之母为何会说荒是由人创造的?

    高级种们降临五洲,又背负着怎样的使命?

    一想到这些,韩乐的心就普通直跳。

    仿佛触及到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似的。

    只不过这些东西只在他脑海里停留了一小会儿。

    他看了一眼余长歌,咬着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穆兵心和红袖章。

    就连一旁的千里独行,他都没有瞒过。

    这事儿实在太超出常人想象了,他需要这些强者来帮忙。

    听完韩乐的阐述之后,三位高深莫测的家伙都露出了惊容。

    穆兵心和许如意都陷入了沉默中。

    唯有那千里独行,高傲地扬了扬抓子:

    “先天不足,后天补上就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