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零六节 海之母
    镇海楼内,乍听那声音,韩乐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下一秒,哗啦啦的声音传来。

    熟悉的剑气,刺破了那石壁,一个虚空的口子出现在了他面前。

    “韩乐!”

    “我果然挖到你了!”

    石壁后,阿牛大喜过望!

    韩乐瞠目结舌。

    虽然在炎黄界中是黑夜,但他何等修为,自然能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隔阂一层玄之又玄的世界之门,他能看清石壁后的阿牛灰头土脸,仿佛在地底下挖矿挖了好几年似的。

    “阿牛?真是你?”

    韩乐大喜过望:“你怎么浑身是土?”

    说罢,他下意识地穿过那石壁。

    四周围的尘埃仿佛有灵性似的冲他飞来。

    咳咳!

    一时间,便是韩乐也咳嗽不已!

    “这是什么鬼地方!”

    韩乐看着点点矿灯的光芒,抬头向上望去,一个入口极为狭窄,仿佛有无限距离的遥远一般!

    “这是你家呀。”

    阿牛也在咳嗽,连日来的消耗三万六千剑,让他这样底子深厚的家伙也有些吃不消。

    不过找到了韩乐,他也是意外兴奋:

    “穆大叔果然厉害,居然真的在这里挖到了你!”

    “你怎么会跑到地底下的?”

    地底下?

    韩乐愣了一下。

    两人略作交流,韩乐才吃惊地知道,炎黄界的镇海楼,居然连接着云州大陆的太安市他曾经的小院子。

    “土龙脉……”

    那一瞬间,韩乐想到了很多很多。

    当初,他刚穿越的时候,就曾经听秦婆婆提起过,这小院子底下埋藏着云州龙脉!

    现在,他已经确定,秦婆婆便是当年的秦舒,这剑匣,也是她亲手制作,送给剑神何庆芝的。

    “原来如此。”

    韩乐大略猜到了一些东西。

    “我们走吧。穆大叔还等着你呢,他说有很多事情要你去做。”

    阿牛老老实实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一遍。

    韩乐面色微微一变。

    这穆兵心的确有过人之处,当初自己莫名其妙地加入树人学院,说不定也有他暗中出手的安排。

    一个剑神弃徒,恐怕并不能说明什么。

    当年的大罗山发生了太多事情,他能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很多秘密他都已经近在咫尺了。

    “你先上去,我需要一些时间。”

    韩乐略作思索,如此回答。

    炎黄界中,还有一些需要处理的事情,他不能就这么直接离开。

    阿牛急道:“那你可要快点,我挖洞的时候都非常小心,那头小龙脾气非常差,若不是我用的是三万六千剑,他早就翻脸不认人了。”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说的话一般,地底深处,隐约有龙吟声。

    韩乐点头。

    他知道,若不是祖树金刀闹出了这种乌龙事情,一般人是绝对不会招惹土龙脉的。

    阿牛也算是以身犯险了。

    只不过这一切又和三万六千剑有什么关系?

    看来离开之后,要好好和穆兵心谈一谈了!

    ……

    确定了可以离开,韩乐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些。

    阿牛并没有离去,而是守在了石壁后等待。

    据他所说,两界通道并不稳固,需要以三万六千剑的剑气支持。

    他最多能支撑二十四个小时。

    韩乐返回镇海楼。

    余长歌的阵痛暂时消弭了,只是隐患始终在。

    “找到出口了?”

    祖树金刀大喜过望。

    韩乐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然后按住红尘剑:

    “刚刚是谁说我连这个世界都走不出去的?”

    红尘剑彻底无语了。

    他纵横天下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过这么憋屈的事情过。

    刚刚还叫嚣韩乐连自己的世界都出不去,这边就来了援兵,实在是打脸到了极致。

    可偏偏他还不能说话,只能干生气。

    ……

    “我们可以离开了。”

    “但是你的身体。”

    韩乐有些迟疑。

    他想要将余长歌留在炎黄界中。

    这样至少可以延缓隐患发作的时间。

    余长歌摇了摇头:“不需要如此。”

    “我相信我一定会找到办法的。”

    韩乐叹了一口气。

    余长歌大部分时候都温和无比,只是一旦内心有了决断,便很难劝说回来。

    就算是韩乐,也没办法让她改变主意。

    “那好,等会我们一起离开。”

    “你先在这里休养,我先去解决这个世界的一个隐患!”

    韩乐嘱咐说。

    镇海楼里,一道流光闪过,往大海深处飞去!

    ……

    如果说炎黄界中还有什么让韩乐不安的,自然便是海王们口中的海之母。

    那个想要超脱于世界之外的强大存在。

    “镇海楼连接着云州的土龙脉,所以能克制海之母的力量。”

    “但剑匣世界重塑之后,这种联系变得微弱了许多,原本可以自由来去的通道,现在只能以三万六千剑的力量开启,难怪那海之母变得不安分起来。”

    “我倒要看看,这海之母,到底是什么东西!”

    韩乐在大海中飞行。

    他是这方世界之主,想要找到海之母,应该不难。

    更何况,对方似乎并没有隐藏自己的意思。

    在那大海深处,一处强大而浓烈的气息自动爆发。

    这是在吸引韩乐过去。

    韩乐从容潜入大海之中。

    海底三万里处。

    一口纯净的深海海泉不断喷吐着天然的海水。

    海底白沙干净无暇,很多海底生物都安详地生活着。

    这里没有海族,只有一些懵懵懂懂的生物。

    韩乐在海泉旁边,看到了一个被铁链锁住的女子。

    那女子面容和人类女性一般无二,只不过额头上,有奇怪的乐纹。

    “你就是海之母?”

    韩乐好奇地看着她:“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在我的世界兴风作浪?”

    海之母平静地看着他:

    “你的世界?就算你是大罗山的传人,也不该如此狂妄。”

    “若不是我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你现在早已经死了一万次。”

    韩乐眉头紧皱。

    这家伙好狂妄。

    她虽然和人类相似,但眼神之中却没有任何人性,只有纯粹的淡漠。

    这种眼神,韩乐曾经在箜篌身上见过。

    “你是荒!”

    韩乐正色道。

    “我自然是荒。”

    海之母怨毒地说:“若不是何庆芝将我镇压于此,磨砺他的平荒术,我早就统一了泸界!”

    “泸界?”韩乐微微一愣,这是他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

    “你是大罗山的人,居然连泸界都不知道?”

    海之母的眼中露出一丝诧异之色,旋即冷笑:“难道大罗山出了问题?”

    韩乐沉默不语。

    他觉得这个海之母知道很多东西,想要从对方口中套话。

    但偏偏这海之母也是人精,似乎看出了韩乐虽有平荒天师的修为,却对很多东西一无所知,干脆来了个闭口不谈。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

    韩乐摊手道:

    “你将我引来此地,总有些说法的吧?不然我直接转身离去,你继续在这里当无尽的囚徒好了,你也不要指望那些海族会听你的话去攻打镇海楼,我重塑天地之后,镇海楼必将坚不可摧!”

    海之母眼底闪过浓浓的愤怒,旋即,她平息了怒气。

    她的确有求于韩乐。

    “我希望你能放我离开。”

    “带我重回泸界之后,我送你一页荒天书!”

    荒天书!

    对于平荒天师来说,这是最珍贵的东西,韩乐眼皮一跳,旋即冷笑道:“我不信。”

    “我已经没有了任何荒之力,对你毫无威胁。”

    海之母无奈道:“再者说,我重回泸界对你们大罗山并没有什么威胁,当年我和何庆芝只不过是私人恩怨而已。”

    “最后,你真的对那页荒天书不动心吗?当年你们大罗山兴师动众攻打泸界荒之大泽,不就是为了那卷最终天书吗?”

    最终天书?

    韩乐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是不平静。

    他从叶天师手中得到的传承里,并没有提到过荒天书到底有多少页,但却表示,荒天书的最后一页才是全书最重要的精华。

    也是许多平荒天师一生都在追求的东西。

    因为,最后一页,据说藏着能解开荒之谜甚至永久铲除荒界的秘密!

    韩乐眼珠一转:“我可以放你出去,但你必须回答我一些问题。”

    海之母爽快道:“只要不涉及某些隐秘,我都可以告诉你。”

    “荒,到底是什么?”

    韩乐一开口,便开门见山。

    他死死盯着海之母。

    除了雅典娜、箜篌之外,海之母是他见过的少有的能保持理智的荒。

    他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谁知道面临这个问题,海之母也蹙眉。

    “这个问题,的确不好回答。”

    她叹气说:“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形成的,只是突然有一天,便有了自己的意识,知道自己身为荒,该做些什么。”

    “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荒并非绝对的邪恶之物,虽然很多低级的荒会本能地扩散自己的族群,感染其他生灵;但荒之中的高级种,都有自己的理智和行事准则。”

    高级种?

    韩乐对这个词汇有些耳熟。

    “甚至……”海之母犹豫道。

    “甚至什么?”

    海之母轻声道:

    “在高级种中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我们荒,其实是你们人类创造的。”

    韩乐瞪大了眼睛。

    “别听她胡说。”

    一个沉稳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这头高级种的来头很不一般,韩乐你不能将她放走,否则云州大陆会被大海漫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