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零五节 挖到一个宝贝
    “你特么又作弊!”

    穆兵心勃然大怒。

    红袖章嘿嘿一声,作弊做的如此光明正大的,倒也是独一家了。

    穆兵心一把将棋盘推翻,眯着眼睛:

    “我倒是很好奇,你和千里独行之间发生了什么,居然还能和解。”

    棋盘上陡然闪过一个老气横秋的声音:

    “我只是暂时和他合作,并没有和他和解的意思!这老小子追杀了大爷我十几年,这笔账我迟早要算。”

    一只黑猫的影子跳了出来。

    和之前相比,他身上的气息似乎有些不同,变得更加凝视了。

    作为一只舍弃肉身的荒,他看上去完全没有任何荒的气息。

    “啧啧啧,蜕变成了高级种就是了不得。”

    穆兵心看着那只黑猫,喝了口酒:“想要有这种机遇,非五洲战场不可得。”

    “难道那次,你们误打误撞闯进了五洲战场?”

    穆兵心和红袖章是老相识,双方的关系虽然谈不上多密切,但至少不是敌对。

    他早就知道红袖章因为妻子的事情,追杀千里独行十几年,只不过没有想到,当对方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居然和那只黑猫握手言和了。

    方才他和红袖章下棋的时候,正是千里独行做的手脚,将一局势均力敌的比试直接变成了死棋。

    对于这种充满恶趣味的行为,穆兵心内心鄙夷不已。然而殊不知,在别人眼里,他穆大叔的行为似乎也好不了多少。

    “算了,不八卦你的事情了,也幸好有你在,我都不知道韩乐那小子在太安的人气这么高,不就是挖个洞吗,那些小姑娘差点把我生吞活剥了!”

    穆兵心忍不住吐槽说。

    回忆起前天刚来太安,他带着阿牛准备挖洞的时候,被人发现居然在“韩乐故居”乱搞,差点被韩乐的粉丝大军给淹没。

    也就在这个时候,许如意出现了,替他搞定了这些麻烦。

    不管韩乐影响力多大,五人委员会,才是这座城市最高的主宰。

    特别是在这风雨飘摇的时代。

    哪怕太安的信息再落后,关于术士之王和云乐的战争,也传到了东海岸;据说因此,原本调往华清的大军,已经开始回撤。

    原本近乎绝境的华清人居然幸存了下来。

    龙城地域的局势,反倒陷入了异常紧张的情况,这是很多人都始料未及的。

    ……

    “我的确是有一些意外的遭遇。”

    “当年的事情,是我误会了这家伙,也是这家伙灵魂离开本体之后,记忆混乱,根本不记得具体细节了。”

    红袖章少见地露出尴尬的神色。

    旋即,他的神情又变得兴奋了起来:“但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芊芊没死。”

    叶芊芊,便是许如意的妻子,早年在探索千里独行地宫的时候意外失踪,这么多年以来,许如意一直以为她命丧棋局之中,只不过在箜篌曲境中的一次偶然机缘,让他发现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安啦,我早就给你老婆看过相,长命百岁的命格,哪儿那么容易挂掉,当初你就是不听。”

    穆兵心似乎并不吃惊:“所以,你们的确去了五洲战场?”

    红袖章摇了摇头,有些东西,他也讳莫如深,不能想说。

    “我能确定的是,她可能在泸界。”

    “泸界?”穆兵心的神色凝重了起来。

    “怎么可能?当初的千里独行只不过是一只懵懂无知的荒,怎么可能打开前往泸界的通道?”

    黑猫顿时不满意了:“怎么滴?全盛状态下的大爷我,区区一个泸界,还进不得?”

    穆兵心撇撇嘴:“你现在给我开一条前往泸界的通道?”

    千里独行顿时蔫了。

    他的确没有那样的能力,哪怕在箜篌曲境中,他得了天大的机遇,蜕变成了真正的高级种,依然不能轻易跨界。

    “当初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甚至怀疑又和那扇青铜门扯上了关系。”

    “所以我才要帮你找韩乐,他是大罗山的人,只有他才能靠近那扇门。”

    红袖章认真道:“不过我可以确定,她的确是在泸界。”

    穆兵心点了点头。

    “五洲战场、泸界、云乐、阿布纳索尔……这些东西都要冒出来了。”

    “这世道,果然要乱了啊。”

    “这种时候,就需要年轻人出手了,韩乐那小子居然临阵脱逃了,这次非得把他揪回来不可!”

    红袖章一脸无语。

    他瞄了一眼那越挖越深的洞,心头打鼓道:

    “你让你弟子挖了快两天了,能行么?”

    穆兵心认真道:“不知道。”

    红袖章一阵无语。

    “要不,你去帮帮忙?”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不可!”

    穆兵心大手一挥,异常严肃:“只有掌握了三万六千剑的人,才能挖掘土龙脉,不然我早让你动手了。”

    “你我修为虽然高,但是没有三万六千剑,动不得土龙脉!”

    许如意被惊得瞠目结舌。

    若是被外人知道了,强大无比的三万六千剑,在阿牛和穆兵心手里居然是用来挖洞的,恐怕不知道该如何做想!

    不管怎么样,韩乐小屋外的泥土是越堆越高。

    以三万六千剑挖洞的阿牛则是任劳任怨。

    各色剑光吞吐不定。

    终于有一天。

    洞里传来阿牛的声音:

    “大叔,我挖到了硬硬的东西!”

    ……

    炎黄界。

    镇海楼里,两道人影来回穿梭。

    几个守卫早已昏迷不醒。

    只是韩乐的眼里却充满了迷惑之色。

    “有什么发现吗?”

    韩乐问。

    余长歌摇了摇头。

    两人都有些困惑。

    这镇海楼,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楼宇。

    硬要说有什么与众不同,就是地基极为坚实。

    而白天,余长歌从镇海楼之中感应到的那种奇妙的波动,也消失无踪。

    韩乐两人将这镇海楼里里外外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任何异常的东西。

    “奇怪了,我身为世界之主,这世界还有能蒙蔽我双眼的东西?”

    韩乐眉头紧皱,他总觉得有些怪异。

    他以宇宙真眼洞察,却始终如隔着一层迷雾一般,看不清真切。

    两人在最高楼层上,从这里,可以俯瞰东海海域,只不过此时肉眼可见的海域,都变成了陆地。

    第七层上,装饰也很简单。

    除了必要的桌椅外,便只有一副石刻。

    那石刻雕刻于面海的墙上,却是一条真龙潜藏于九地之下栖息的图案。

    韩乐也怀疑过这图案,但仔细查看之后,发现这只是一副普通的图刻,并没有特意的东西。

    “嗯哼。”

    一旁在搜索的余长歌忽然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忽然佝偻下去。

    刹那间,她的脸色变成了刷白色。

    韩乐猛地冲了过去。

    “你的生机……”

    韩乐咬牙。

    她腹中那先天不足的孩儿竟然又开始不由自主地掠夺余长歌的生命。

    原本她便遭箜篌困扰多年,生命力比寻常人要虚些,如今又遇到这种事情,更是雪上加霜。

    也好在这里是炎黄界,韩乐可以短时间控制,让余长歌身体附近的时间无限接近凝固。

    但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韩乐的本源之力不足以支撑他永远这么做!

    “韩乐……不可以。”

    余长歌冰冷的手轻轻捏住了韩乐的衣角。

    尽管处于剧烈的痛楚之下,但她的意识仍然很清晰。

    她能看出韩乐的犹豫。

    眼下镇海楼的秘密又没有线索,而关于自己的事情又如此棘手,她太了解韩乐了——他一定是想和红尘剑做交易了。

    韩乐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苦笑道:“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死。”

    “事情总有转机的。”余长歌的气息变得越发薄弱:“箜篌都要不了我的命,更何况是我的孩子呢。”

    韩乐脑子里转过一万个念头,却没有任何办法。

    这种情况他实在没遇到过。

    “或许,真的只有红尘剑才能救她。”

    祖树金刀叹息说。

    “我可以替你炼化了他。这样一来,你不仅不会有坏处,还会获得很多原本属于他的能力。”

    红尘剑幽幽道:“前提是你答应我的要求。”

    红尘剑所说的他,自然是余长歌腹中的孩子。

    余长歌冷冷地注视着他,断然摇头。

    她虽然对这突如其来的巨变很迷茫,但事到如今,她不想放弃这个孩子!

    她能感觉到,它的灵动和生命。

    再者说,如果一直被红尘剑牵着鼻子走,天知道后果会怎样。

    韩乐沉默。

    红尘剑继续诱惑道:“你们两个何必如此执着,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嘛!”

    “他本来就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生物,他的存在,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炼化掉他,你甚至可以突破传奇,看到这个世界更广袤的一角!”

    余长歌用尽所有力气挥手:“韩乐,让他闭嘴。”

    啪!

    韩乐一巴掌,将红尘剑拍在了地上。

    红尘剑恼羞成怒,在韩乐封印掉他言语能力之前怒吼道:

    “你们这些卑微的凡人,无知而弱小,你们连自己的世界都无法掌控!我所看到的世界,远远不是你们可以想象的。”

    “韩乐!你要想清楚了,不和我合作,你甚至都没办法离开这个世界!”

    啪!

    韩乐依然面无表情地将红尘剑镇压,让他彻底不能说话。

    余长歌露出释然的笑容。

    她刚想说些什么,便在此时,一旁忽然传来刺啦的石裂声。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韩乐的耳朵里:

    “大叔,我好像挖到了一个宝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