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零四节 掘地三千尺!(五千字)
    东海之上,波涛滚滚。

    海族大军云集于此。

    在这炎黄界中,因为镇海楼的存在,陆上生灵对海族的认知知之甚少。

    但事实上,这并不意味着这些生灵树木稀少。

    他们只是被镇海楼中的神秘力量镇压住而已。

    但天地大劫之后,所有强大的海族都能感觉到,那种禁锢之力似乎松懈了很多。

    再加上一些其他的原因,原本内部一直不和谐、勾心斗角的海族终于在三大海王的努力下联起手来。

    这一支海族联军,势不可挡。

    根据他们对人类的情报来看,陆上生灵在天地大劫中受到的伤害非常严重,很多剑侠都失去了御剑的能力。

    只有少数人,借着某些独特的机缘,反而更加突破了。

    两极分化严重,这是海族对陆地剑侠们的判断。

    虽然陆地剑侠中不乏决定高手,包括吕忘尘和展凌罗这样的仙剑级别的强者,但在绝对的数量面前,他们很难做什么。

    更何况,海族之中,也有足以和他们媲美的强者。

    所以这一战,他们势在必得。

    踏平镇海楼,将海之母的福泽传播到大陆之上。

    “这次大战过后,镇海楼倒,天地间将会再出现四口海泉,从此再无陆地的说法!”

    “这个世界,将变成海洋的世界,海之母必然超然于世界之主之上!”

    海族大军中,很多人都得到了这样的消息。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海之母的狂热信徒。

    在天地大劫中,剑侠世界近乎崩塌,但海族并没有受太多影响,原因就是海之母出手,庇护了他们。

    所有的海族都非常感激海之母,虽然这位神秘存在,哪怕强大如海王都没能见过她的真身。

    但他们愿意为她赴汤蹈火!

    而厉害些的海族则是存了另外一份心思。

    比如三大海王。

    他们虽然很感激海之母,但是也渴望更强大的力量。

    海之母承诺,一旦踏平镇海楼,她就能让海水蔓延掉整片大陆,从而让天地间再多出四口深海海泉!

    深海海泉!

    那可是海族的生命发源地,也是海族强者最重视的生命瑰宝!

    没有之一!

    如果能得到一口深海海泉,他们的力量必然会更上一层楼!

    所以今日,镇海楼必须要倒!

    ……

    海族们兴奋异常。

    三大海王倒是淡定无比,他们坐在海龙拉着的车上,不屑和普通的海族并肩踏浪,而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低空飞行。

    他们自然看得更远。

    那方烨,便是其中一位海王的手下。

    “方烨果然勇猛无比,看来第一个踏上陆地的海族,非他莫属了。”

    那海王笑了笑,眼里却没有多少得意之色。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都非常惜命。

    这些虚名他们都不会在乎,虽然海之母跟他们承诺过,镇海楼不会再有以前那样的神秘伟力了,但他们还是有些忌惮。

    有人愿意探路,自然再好不过。

    “咦?那方烨为何改变了方向?”

    另外一名海王诧异道。

    原先那海王笑道:“估计是看那人类女子不爽吧,方烨性子暴戾,估计这次要大开杀戒了。”

    “那女子莫不是一个傻子?方烨都这么冲过来了,居然还不闪不避?”

    这样的疑问,浮现在很多高级海族的脑海里。

    他们的目光渐渐从镇海楼上,转移到了方烨这里。

    方烨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他眼里闪过浓浓的戾气。

    哗啦啦!

    在海浪的加持下,他的速度快如龙,身后水妖更是成群结队,为他壮声势!

    天空之上,几名剑侠有些坐不住了,想要出手,却被展凌罗喊住:

    “且慢!”

    下一秒,方烨靠近了那礁石,上百名水妖也将那礁石包围的团团转!

    “死!”

    方天画戟残忍无比地横扫过来。

    刹那间,那白衣女子抬了抬眼皮,原本木然的眼神突然有了些灵性。

    只不过令众人奇怪的是,她的眼中一闪而过的,居然是羞愤之色。

    然后才是微微蹙眉。

    但见她手一挥,非白剑陡然亮起恐怖的白色剑光!

    刺啦!

    极为刺耳的声音发出,原本插在礁石上的神剑拔地而起,须臾间在礁石附近杀了一个来回!

    空气近乎凝固。

    方天画戟终究是没能攻击到余长歌。

    因为方烨本人,已经被碎尸万段!

    不!

    应该说所有靠近那礁石的海族,都变成了一块块血肉和鳞片!

    有些还长着刺!

    就这么哗啦啦啦地落在了海面上。

    场面血腥无比。

    无论上是陆地上的众人还是海族妖怪们,都震惊无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只青色的大鸟从天空中飞过。

    一个人影徐徐降落,看似随意地踩在了不远处的一块礁石上。

    “唔,有心情吃生鱼片,情况应该不算太糟吧。”

    韩乐低低地嘀咕了一句。

    余长歌的脸上泛起微微红色,她轻声喝道:

    “韩乐!”

    韩乐顿时就怂了。

    谁知道余长歌后续也没有责骂或者其他动作,她只是有些羞愤、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措。

    韩乐明白,这一切来的太突然。

    尽管有当初那荒唐一夜作为铺垫,但两人都已经将那件事情当成曲境轮回中的一个插曲。

    虽然关系不错,甚至有些过度暧昧,但终究还没到那一步。

    这才是问题所在。

    这个孩子怎么办?

    两人之后又该如何相处?

    这才是余长歌这几天心乱如麻的原因,也是韩乐头大如斗的关键。

    他虽然嘴上说炎黄界应该无人能伤害到余长歌,但暗地里思忖再三,还是跟了过来。

    海妖之乱明显有些蹊跷,在之前的剑侠世界中,他韩乐可是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海妖的。

    “看来这一趟没白来。海族攻打大陆,真是奇怪。”

    韩乐看向远方的那些海族,喃喃自语。

    余长歌忽然一反常态,性子大变,瞪了他一眼:

    “你就关心这些东西么?”

    韩乐挠挠头,张张嘴吧:

    “我……你不要生气。”

    余长歌跺脚道:“生气又怎么?你还不准我生气了?”

    韩乐眼睛瞟了瞟余长歌的腹部:“生气……容易动胎气……”

    “韩乐!”

    余长歌愤然一剑,非白剑惊天而起!

    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剑必定会斩向韩乐,虽然不知道这两人什么关系,但能和神秘女子搭上关系的人,自然也不凡。

    剑侠们严阵以待。

    海妖们渡过了最初的震惊之后,开始看好戏。

    方烨的死只是让他们惊讶,原来陆地上也有这样的强者。

    真正头疼的,还是三大海王,因为只有他们才知道方烨的实力。

    他们刚想商量,谁知道下一秒,那非白剑竟然是冲着东海方向斩下的!

    这一剑,石破天惊!

    自上而下,天空仿佛都被撕裂!

    哗啦啦!

    海水倒流,东海中央生生被劈开一道深渊来!

    无数海妖惨叫出声,这不可思议的一剑,至少有数万海族遭殃!

    众人都懵了。

    “夫妻吵架,旁人遭殃。”

    祖树金刀颇为八卦的评论道。

    韩乐毫不留情地一巴掌将他拍了下去。

    余长歌的脸色通红,继而微微有些泛白。

    这一剑消耗了她太多力量,也发泄了很多负面情绪。

    她终于恢复了镇定。

    她看着韩乐,许久,才咬着嘴唇说道:

    “孩子我要了。但你不要多想。”

    “我之前是什么关系,之后就是什么关系。”

    “其余的,顺其自然吧。”

    韩乐还能说什么?

    自然只能苦笑点头。

    便在此时,三位海王忽然遥遥喊道:

    “两位,今日我们海族的目标只有镇海楼,若是现在离去,我们可以不计前嫌!”

    余长歌眼底闪过一丝戾气,她刚想发作,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腹部忽然传来轻微的疼痛。

    她的神色顿时被韩乐捕捉到了。

    “怎么样?”

    韩乐有些紧张:“不会是真的动了胎气了吧?”

    余长歌摇头:“不知道,这几天经常轻微疼痛。”

    韩乐皱眉:“还是检查一下比较好。”

    两人自顾自地对话,显然将三大海王给无视了。

    那三位强者,也是在海洋中纵横多年的人物。

    余长歌惊天一剑固然让他们震惊无比,但还不至于后退的地步。

    他们也知道,想要攻破这镇海楼不容易,必定要和陆地上的强者交锋。

    “没想到陆上强者,实力如此骇人。这女子看着年轻,居然有比肩你我的实力了。”

    “诸位,我们一起上吧,别和人族多做纠缠,这是海之母交待的。”

    “所有海族听令,进攻,镇海楼!”

    滔天战鼓声起!

    海啸万丈而来!

    天空上的剑侠们也拔剑道:

    “战!”

    所有人都紧张地准备着,虽然余长歌已经给了他们巨大的惊喜,但他们也没指望她一个人,就能拖住整个海族大军。

    海浪翻滚,海妖凶猛,但他们都下意识地绕开了余长歌所在的礁石。

    话说回来,镇海楼外的两块大礁石也奇怪,刚好南北对望。

    海妖们避开了余长歌所在的礁石,自然要经过韩乐所在的那块……

    于是,惨不忍睹的一幕发生了——

    韩乐只是伸出手指,轻轻一弹,那压过来的万丈海啸,居然倒卷回去!

    所有海族,莫不身不由己!

    他们被一股恐怖的力量包裹着,那海水也仿佛退潮一般,竟然往深海处倒流回去!

    所有人都傻眼了!

    海水倒流!

    大片大片的近海区域,变成了沙滩!

    就连强大无比的海王都无法抵抗。

    甚至他们都没看清韩乐用了什么手段,便将那三大海王拘了过来,在那礁石下跪着,不能动弹。

    “阁下……”

    三大海王的眼里泛出惊恐莫名之色。

    此等人物,恐怕连海之母都比不上。

    大陆生灵,竟然这么强大?

    可惜韩乐懒得回答他们问题。

    他只是冷冷道:

    “炎黄界重开之后,海陆两族素来互不相反,为何今日攻打东海?”

    三大海王不想回答,但韩乐身上的无边威压让他们瞬间失去了任何抵抗能力。

    这就是世界之主的能力!

    “海之母想要超脱。她得神秘强者指点,说镇海楼中有珍宝,得之能超脱世界之外。”

    “镇海楼本来是镇压我等海族的神物,但天地大劫之后,这神物便失去了效果。”

    “我等也是奉命行事。”

    三大海王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韩乐。

    “海之母?神秘强者?”

    韩乐眉头微蹙。

    “啊。”

    另外一块礁石上,余长歌居然疼的蹲了下来。

    韩乐猛然冲了过去。

    “不对劲。”

    祖树金刀冒了出来:“一定是红尘剑在捣鬼。”

    韩乐召出红尘剑,后者嘿嘿笑道:

    “这一次可不怪我,我没动手。”

    “只不过之前我在动用红尘之力查看箜篌曲境的时候,你太早阻止了我。”

    “曲境碎片不够完全,这孩子便是先天不足,非常容易夭折。现在看来,果然如此。我看你们两个这两天也挺纠结的,孩子没了不是更好?”

    韩乐冷冷道:“有什么补救措施么?”

    “没有。”红尘剑很光棍地说:“有我也不会告诉你。”

    “除非你能和我合作。”

    “啊……”余长歌疼的更厉害了,虽然她极力在忍,但是明显这种痛楚是难以忍耐的。

    韩乐咬牙:“说!”

    红尘剑冷冷道:“让这些海族攻打镇海楼。我就帮你。”

    “原来那个神秘强者就是你!”

    韩乐就知道,炎黄界出问题,一定是红尘剑在背后搞鬼,当初他干扰余长歌的曲境,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混淆韩乐的视听。

    红尘剑也不否认。

    “镇海楼里,到底有什么?”

    “那海之母,又是什么东西?”

    韩乐质问。

    红尘剑冷笑:“现在是你求我吧?顺便提醒你一句,你这孩子先天不全,在垂死挣扎之时,会下意识地吸收母体的生命力——因为他毕竟是在箜篌曲境中怀上的,若是能活下来自然是天赋异禀,若是不能,别说那孩子要死,说不定你老婆也要死!”

    韩乐的眼睛眯成一条线。

    他当然能感觉到余长歌的生命力正在急速流逝!

    “韩乐,不要!”

    余长歌忽然抬头:“我能感觉到,镇海楼里有很重要的东西,不能让他得逞!”

    韩乐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祖树金刀!”

    然而祖树金刀也是摇了摇头。

    红尘剑的力量太过神秘,现在他和韩乐联手,也只能勉强制约红尘剑不再乱来而已。

    已经发生的事情,他们很难去改变。

    好在这件事情也不是一下子就爆发完的。

    余长歌疼了一会儿之后,那孩子似乎是得到了些许补足,变得安分起来。

    只是她却看起来憔悴了很多。

    “不能让海族攻打镇海楼。”

    余长歌认真地说:“孩子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

    韩乐沉默了很久:“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

    余长歌目光清澈:“我很喜欢这个世界。”

    “韩乐,难道你不觉得,所谓的曲境,所谓的世界,都是真实的吗?”

    “无论是箜篌曲境的江左城,还是李郎曲境的苏州城。那些我们经历过的曲境,都是真是无比的。”

    “至少我是这么相信的。”

    “我不能让这个世界那么多人因此遭劫。我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你也不要有心理负担,你是世界之主,不能因私决断。”

    韩乐深吸一口气。

    突然间,他开口,声音传遍炎黄界的每一寸角落:

    “吾乃世界之主,居于天伦神山之上。”

    “海族违约攻打镇海楼,勒令东海千里海域化为陆地,如有再犯,定当诛杀!”

    下一秒。

    东海外千里内的近海海水凭空蒸发,真的变成了陆地。

    海族们胆寒,相互搀扶着撤退。

    至于三大海王,韩乐也没有为难他们,他真正在意的,只有海之母。

    只不过现在不是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

    他放走三大海王,逼退海族之后,便带着余长歌离开。

    陆地上,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那便是拯救了我们世界的世界之主么?”

    所有人的目光中流露出崇拜之色。

    一时间,炎黄界震动!

    ……

    夜里。

    两个人影悄然返回。

    白天他们撤离,是因为人太多了,虽然韩乐可以强行驱散那些人,但他不喜欢这种手段。

    “镇海楼里到底有什么秘密?”

    韩乐和余长歌对视一眼,走了进去。

    ……

    云州大陆。

    太安市,某小院子里。

    院子外的土已经堆得三四层高,目前还有拔高的趋势。

    来回走过的人都很诧异。

    “这是在搞什么拆迁工程吗?”

    “我没记错的话,这里面好像是韩乐故居吧?五人委员会在搞什么鬼?”

    “他们到底在里面做什么?”

    来往的市民都很诧异。

    而守在外面的一众警卫也露出了苦笑之色。

    他们也不知道,里面的那些大人物们在做什么。

    外面的土堆越来越多,他们也吃了不少尘。

    他们的好奇心,可比路人多得多。

    “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

    如果说从天空上看的话,那小院子已经被挖成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坑洞深不见底。

    洞外,两个人影正在喝酒,下棋。

    “穆大叔,没找到啊!”

    洞里传来嗡嗡的回声。

    喝酒的穆兵心宛如残酷的资本家:

    “挖!给我继续挖,就算挖地三千尺,也要把韩乐那小子给老子挖出来!”

    在他对面,戴着红袖章的青年好奇道:

    “你就那么确定,韩乐躲在地底下?”

    他这么说着,手上却也没闲着。

    “将军!”

    棋盘上,奇妙的图案闪烁而过,原本是均势的棋局,忽然变成了死局!

    ……